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继任者居然是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从这个时候开始,沈耘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风餐露宿的生活让他充分体到了作为工兵的辛苦。

    当然了,在业余的时候,跟随着这些战士们,沈耘也学到了不少专业的技能和知识。

    而忙碌的工程,同样让他将这些知识储备迅速转化为实践。当时间迫近十二月底的时候,以搞技术出身的七连长也不得不称赞:

    “教导员,你要是在我之前的部队,现在当个工兵连长绝对没人敢说二话。”

    这话倒是真的没有一点吹捧的嫌疑,沈耘这是实打实用自己的行为获得七连长肯定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潘光那边,忽然打来了电话。

    “沈耘,今天没有出任务吧?”

    前几次打电话,沈耘都在施工工地上,周围轰鸣的机械声哪怕隔着老远都能让潘光听到。但这次显然很安静,潘光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

    “整整五个月,我们把整个中部的道路交通都过了一遍,要是还出现问题,那我还真怎么混。”

    沈耘的回答颇为自傲,当然,他也有自傲的底气。

    正如他所说,五个月时间,基本上利西比亚中部的交通线他们大部分都走过,总共新建了三座桥梁,修缮的道路不计其数。

    比起之前负责运输保障的队伍,他们做的更多更细致。

    潘光哈哈大笑了一回:“行了,我知道你们辛苦了。是这样,咱们的时间也快到了,所以司令部通知咱们过去开个会,同时国内也会来人,跟咱们商议任务交接的事情。”

    “时间这就到了?”

    忙碌的工作,让沈耘完全忘了时间已经到了年底。

    他们这一批的维和任务,将在月底彻底结束。

    电话里的潘光也带着莫名的情绪:“是啊,司令部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的时候,我也跟你一样,浑然不觉时间快到了。你准备一下,立刻出发,我在司令部等你。”

    说完之后,潘光就挂断了电话。

    沈耘看着身边的几位连长,挤出一丝笑容:“我要去趟司令部,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电话里潘光的声音大家都听的一清二楚,此时同样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说真的,异国他乡的生活让他们极为思念故乡的亲人,但这里他们通过辛劳和汗水换回的荣誉和信任,同样让他们不舍。

    “教导员,你就去吧,这里的一切,我们会好好盯着。”

    情绪复杂到沈耘不知道怎么安慰,不过现在已经不太重要了。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沈耘孤身驱车赶往司令部。

    由于距离的问题,潘光比沈耘早一步到达司令部。他在门口已经等了很久,当看到沈耘开车过来的时候,潘光笑着迎了过去。

    沈耘也注意到了潘光,车辆微微靠近,便迅速停下来下车。

    而后,冲到潘光面前就是一个熊抱。

    “老潘,几个月不见,可是想死你们了。”

    “行了行了,别矫情了啊。你当这是上春晚呢。不过你小子是真的受苦了,居然瘦了这么多。”

    松开之后,沈耘嘿嘿一笑:“我现在算是明白了,这搞基建得多苦了。你是不知道,我在工地上就特别羡慕那些鬼子,他们运个菜都要带上几个厨师给他们做寿司。”

    闻言潘光哈哈大笑起来:“你不提他们还好,一提我就想笑。自从听说你收拾了一个鬼子二佐我就留意了一下这里的倭国维和部队。”

    “结果你才怎么着?”潘光略带神秘地说道。

    沈耘摇摇头,对于倭国的八卦,他倒是非常想知道。但自己整天接触的除了自己人就是那些利西比亚平民,根本就没有更多的消息来源。

    潘光笑眯眯地凑到沈耘耳边:“这些家伙,一天不务正业,就知道惹是生非。在咱们来之前啊,他们的人喝了酒开车乱闯,结果撞上了当地一个部落的好几人。”

    “结果,被人家用枪直接逼的他们交出了所有的武器装备,连装甲车都没有放过。到最后还是维和司令部出面调停,赔偿了五万米元才将装备赎出来。”

    合着,这就是鬼子装备被缴的真正内幕。

    沈耘一听登时乐了。

    “合着这群家伙是记吃不记打啊。”

    闲谈了一阵子,看着时间差不多,沈耘和潘光两人一起走进了司令部。

    比起他们的营地,司令部就要忙碌多了。个别区域的武装冲突,以及某些地方潜在的战争隐患,这些都在司令部的分析之内。

    当沈耘看到熟人约翰娜的时候,她正皱着眉头看一张地图。

    听到沈耘跟她打招呼,约翰娜这才舒展了眉头,热情地招呼一声,这才带着抱怨说道:“沈耘,我感觉在这里呆上一年,我就要老十岁了。”

    “哪怕你老十岁,一样美丽动人。”

    一句称赞,让约翰娜绽开了笑容:“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跟我来吧,你们华夏来人正在陪司令官谈话。”

    二人点点头,跟在约翰娜身后往里边走了一段路,随即停在了一件没有门牌标志的房间门口。

    “司令官阁下,华夏维和营的两位主官都到了。”

    “请他们进来吧。”

    得到许可,沈耘与潘光推门而入,随即,沈耘便愣住了。

    里边坐着的居然全都是他的熟人,司令官沈耘有过数次接洽,而麦瑟尔更是他们的关系户。

    至于国内的来人,赫然是秋少寒,以及前些时候打电话还要求当他宝贝女儿干爹的方涵。

    没错,就是方涵。

    一年不见,方涵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显然基层没有机关那么清闲,比起一年前,他还是黝黑精壮了许多。

    当然,他最大的变化,还是体现在肩膀上。两毛一变成了两毛二,既然他出现在这里,显然接下来要过来的维和部队,他就是主官。

    秋少寒看着发愣的沈耘,以及笑眯眯的方涵,冲司令官和麦瑟尔笑着解释:“方涵和沈耘曾经在一起进修过,可以说关系相当不错。事先我们也没有告知沈耘我们会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