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车掉沟里了
    当第一辆装甲车驶上大桥,沈耘眨巴了一下眼睛。

    倭国的装甲车是进过他米国老子的,这个型号沈耘也有过了解。

    斯特赖克改装的三防侦察车,也不知道米国佬坑了这些小鬼子多少钱,反正价值不菲就是了。

    这样一辆装甲车,重量便达到了三吨半。

    而大桥的最大承重,似乎也就在十吨左右。但因为桥梁破损,这个承重能力自然要大打折扣。

    具体能有多少,沈耘不知道。

    但是,当他看到倭国将第二辆装甲车也驾驶上桥梁的时候,沈耘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还好,此时头一辆装甲车也快要下桥了,一切似乎都显得非常正常。

    有了两辆车的经验,鬼子二佐确定标志确实是沈耘在给他们制造障碍。此时他的胆子也大了不少。

    冲着身后挥挥手,第三辆装甲车跟在了后头。

    沈耘是真心服了。

    这前头就有四辆装甲车,根据用途分别是侦查车,反导车,火力支援车和指挥车,后边跟着的同样有四辆。

    沈耘是真的不知道就拉个补给,他们搞出来这么多车干什么。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此时也陆陆续续又过来了一些当地的居民开始围观沈耘他们的工作。

    前边的装甲和运输车辆都安全通过,鬼子二佐的自信心彻底膨胀,开始急着将剩下的四辆装甲车也开过来,然后好生在沈耘面前显摆一番。

    然后……

    老天似乎总是喜欢开玩笑,就在鬼子二佐心生欢喜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只听得嗵一声,倒数第三辆装甲车车头忽然下陷。

    人们可以直观地看到,桥梁的正中央,之前裂缝最大的地方,此时不断有混凝土残块向河里坠落。

    在装甲车里的鬼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拼命地催动油门。

    两只陷进去的前轮,已经因此迅速严重磨损。

    时间,便定格在了这一刹那。风烛残年的大桥并没有因为它是要通过的最后几辆车就给什么额外的面子。

    轰然一声巨响,桥梁顺间坍塌。这辆装甲车一头栽进河水,陷在淤泥中。

    虽然非常不甘心地轰了几下油门,但终究因为自身的重量和淤泥的厚度,让它的努力化为了无用功。

    坐在装甲车中的倭国士兵此时一动也不敢动。

    他根本就不敢打开舱门爬出去。一旦水流引进来,舱内的所有电子设备都要被损坏,到时候再请他们的米国老爹维修,花费绝对不菲。

    为今之计只有尽可能减少运动减轻呼吸,在舱内的氧气耗尽之前,祈求得到救援。

    本来还欢欣鼓舞的鬼子二佐傻眼了。

    沈耘适时开始补刀:“早就说了,这座大桥我们昨天才进行了修补,今天还在保养期,你就是不听。”

    对于大桥的损坏,沈耘当然是无话可说。

    但这不代表周围的平民没有话说。

    三十多年来,大桥一直维系着附近方圆几十平方公里内的便捷交通。可以说当地居民对这座大桥是有相当深厚的感情的。

    可是现在,大桥居然因为这些倭国人的强行通过损坏了。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沈耘在不经意之间,看到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往外飞奔而去。

    而现场留下的平民,居然在第一时间将倭国的装甲和运输车辆团团围住。

    每辆车前围着的人不多,也就五六个。可他们就是站在这些车辆前行的道路上,让他们进退两难。

    鬼子二佐米语说的都有些堪忧,何况是阿拉伯语。

    经过短期培训的他们,只能断断续续听懂几个熟悉的词汇,那就是“他们”“不能”……

    完全听不懂这些百姓们说什么的鬼子,看着平民们群情激奋,也知道这些语言并不是什么好话。

    而沈耘就听得清清楚楚,这些平民说的是:“他们损坏了桥梁,不能放他们离开。”

    “一定要让他们把桥修好,再放他们离开。”

    “记住,我们只收拾这些臂章上带红点的家伙,华夏军人是好人,不能对他们不敬。我们还要指望他们为咱们修桥呢。”

    沈耘自己都感觉哭笑不得。

    合着小鬼子还无形中帮助自己等人刷了一波粉。

    要不是他们破坏的是自己的战士们昨天辛苦了一个下午的劳动成果,沈耘这个时候都想好好跟鬼子二佐表示一下感谢。

    但现在嘛,呵呵,不收拾他都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

    而此时的鬼子二佐,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怎样的麻烦。相比情绪激动的利西比亚平民,他更关心继续往淤泥里陷的装甲车。

    “你们,赶快将我们的装甲车捞上来。”

    都到这个时候了,鬼子二佐的语气还是那么的高傲。蹩脚的英语本来就说不好,还偏偏用一幅命令的语气对沈耘说道。

    沈耘掏了掏耳朵,表示没有听到。

    鬼子二佐又重复了一遍,到这个时候,沈耘才慢悠悠地说道:“中校,不要以为的军衔比较高,就能够对我发号施令。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作为华夏维和营的主官之一,我对你的命令式口吻很不爽。”

    “想要让我的人打捞你们的装甲,请让维和司令部通知我。毕竟,这都是你们倭国的军事机密,我方不能擅自靠近。”

    当日他们拒绝进入营地的理由,此时正好被沈耘拿过来用。

    而完全没有预料到沈耘会这么回答的鬼子二佐,憋着通红的脸迅速往指挥车跑过去。

    在那辆车上,有直接跟他们基地联系的卫星电话。

    “大佐,我们的装甲车陷进了淤泥里,旁边就有华夏维和部队。我们请求他们替我们打捞,但他们拒绝了我们的请求。”

    “是,是的。他们的一个上尉告诉我,我没有资格跟他对话。想要命令他们打捞装甲车,只能通过维和司令部下命令。”

    “没错,这就是他的原话。大佐,华夏人太猖狂我。我请求您,为我们运输大队主持公道。”

    “我明白,是,一切以打捞装甲车为第一要务。好的,我等您的电话。”

    鬼子二佐放下了卫星电话,走出指挥车之后,重新以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走到了沈耘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