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不信邪的小鬼子
    沈耘短短几个字,让五名勘测人员感受到了极大的尊重和信任。

    对于河两岸的地质条件,他们早就有了充分的了解。此时得到授权,自然第一时间开始了工程方案的计划。

    裂缝太大,已经不允许车辆通行,想要延长它的使用寿命,就需要采用特殊的工艺和材料。

    五名勘测人员首先开始预估桥梁现在的承重能力。

    裂缝实在太宽了,只能采用灌浆的办法。

    当临时通行桥梁搭建完毕之后,大桥两端同时放上了使用米语和阿拉伯语两种语言书写的禁止通行标志。

    看着一个班战士们将裂缝凿成v型,随即迅速开始埋设灌浆嘴。而另外两个班也没有闲着,操纵机械的,调配环氧树脂胶泥的。

    基本上除了沈耘算是闲人,其他的战士们全都在不停地忙绿着。

    灌浆虽然是个非常形象的词汇,但就其中间的过程,却相当繁琐。在埋设好了灌浆头之后,还要进行压力试漏。

    眼花缭乱的操作过程,不仅仅是沈耘,就连其他几国的维和战士,都看得目瞪口呆。

    压力试漏是个非常繁琐的过程,连续四次实验,一个半小时之后,沈耘终于看到在桥面上的战士冲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这下沈耘终于放心了。

    接下来的灌浆过程,便显得极为简单了。

    看着环氧树脂胶泥被逐渐灌输进裂缝,沈耘终于松了口气。半个小时之后,八连长走到沈耘身边报告:

    “教导员,我们已经将最大的一条裂缝修补好了。其余的几个,预计在傍晚之前就能够全都封好。”

    这个速度,沈耘已经非常满意了。

    今天傍晚结束所有的灌浆作业,再过三天,大桥应该就能够投入使用。一心想要打一个漂亮仗的沈耘,此时内心已经安定了不少。

    来来往往的行人,并没有因为有事便立刻离开。

    恰好相反,这么修补桥梁在利西比亚来说难得见一次,以至于这些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反正,就很多人而言,其实家中并没有什么十分要紧的事情。

    这不是京城那种大都市,生活节奏快到早餐可以边走边吃,生怕上班迟到一分钟。

    因为战乱,方圆数百里,没有一家工厂处于开工状态。失去了工作的机会,还能够让他们做什么。

    除了在家种点粮食维持温饱,又或者在交战之后冒着生命危险捡拾弹壳。贫穷,并不是因为懒惰。而是想要勤劳,却根本没有明确的目标。

    而眼下作物还没有成熟,同样附近也没有交火的地方。

    恰好遇上了这样的热闹,回去也能够在日常的闲聊中,出了生活和战争,有一点额外的谈资。

    时间很快便来到了傍晚,工程如期完成。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是休息一晚,等待明天大桥正式通车之后,再进行新桥梁建造的准备工作。

    忙乎了一个下午,过来的时候也没有带上炊事班,沈耘跟战士们一道,使用液体燃料烧开了热水开始泡面。

    让沈耘等人吃的有些厌烦的方便面,汤料的香味却勾起了围观的平民肚子里的馋虫。

    到这个时候,他们也意识到了肚子饥饿,趁着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迅速离开了此处。

    而大桥对面的那些维和士兵听沈耘说大桥要三天后午后才能通行,纷纷选择了绕路。八公里对他们而言,算不上有多远。

    这一夜沈耘而言睡得极为舒心,当黎明的曙光准时唤醒他们的时候,肉眼可及之处,又出现了一行车队。

    沈耘一眼就认出来是哪国的维和部队。

    除了倭国,还有哪个国家的维和部队会这么风骚,只要出营地就开着武装直升机的。

    沈耘都有些期待,等看到自己这个仇人,这些家伙会是什么反应。

    车辆缓缓靠近,而武装直升机在头顶掀起狂风让沈耘等人不得不抓紧了机械,同时扣低了帽檐遮挡灰尘。

    依旧是那些装甲车护送的运输车辆,当他们看到那块警示的标志时,瞬间将车停了下来——尘土中他们并没有看清楚重型机械上华夏军队的标志。

    此时武装直升机已经飞过去不远的距离,为首的果然是沈耘的老熟人,那个鬼子二佐。

    等尘沙散尽,这厮走下车,当他看到沈耘正站在桥对面笑吟吟看着他的时候,忍不住低声来了一句经典的倭国国骂。

    经过环氧树脂胶泥修补之后,路面被战士们刷上了跟大桥眼色相同的漆。

    经过一夜的晾晒,从外观上来看,其实大桥完好无损。鬼子二佐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只以为是沈耘因为看到是他们才故意设的卡。

    “你们,为什么要阻拦交通。难道华夏的维和部队就是这个样子吗?”

    沈耘摇摇头:“如果你非要因为你我的恩怨怀疑我的职业道德,那我无话可说。老实告诉你,这座大桥已经有了眼中的裂痕,我们昨天才修补过。”

    “大桥分明好好的,我看你就是想要阻拦我们的去路。”

    沈耘耸耸肩:“如果你不相信,那么后果自负。”

    因为此时已经有华夏的战士在河水里进行一些桥梁建造的准备工作,鬼子二佐压根就不停沈耘的解释。

    随便叫了两个人,将阻拦道理的标志牌取开,他亲自在桥上走了一个来回。

    确认大桥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鬼子二佐向两人招了招手,示意将这边的标志牌也取开。

    沈耘心里非常清楚,今天自己这些人是根本不可能拦住小鬼子的。

    上次自己还跟小鬼子说自己人多,但今天自己这边总共就三十多人,反倒是鬼子人比较多了。

    既然拦不住,那就索性不拦。

    沈耘也想看看,这些家伙到底会不会那么幸运,在还没有完全凝固好的桥面上正常通行。

    想到这里,沈耘的嘴角扯出一丝浅笑,身体往大桥边一站,左手一引,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小鬼子完全没有想到沈耘居然会来这套,居然无脑地露出一丝得意,随即回到车上,命令自己的队伍继续开始行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