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句俗语,沈耘还没现在这么解气呢。

    虽然仅仅是占了几句口头便宜,但这已经足够了。沈耘也不想闹得太过火,真的引发一场冲突。

    一顿丰盛的晚餐吃过之后,正要作别回到车里休息的沈耘,忽然被上校拉住。

    “上尉,你们这些装备的隔音效果怎么样?”

    沈耘有些讶异为什么要问出这样的问题,但依旧如实回答:“我们的工程车辆在设计的时候考虑过降噪问题,因此性能还算可以。”

    “至于这些装备,很负责地告诉你,能够有效将噪音降低至百分之二十。”

    上校拍了拍沈耘的肩膀:“上尉,我真羡慕你们。要不是咱们国别有差,我真想带着我的战士跟你们调换位置。”

    调换位置就要睡车上,但车上睡觉其实并不怎么舒服。工程车辆驾驶舱里还有供人睡觉的地方,在装备内就之内窝着。

    第二天起来,浑身上下哪哪都痛。

    不得不说,沈耘真想问一句你们脑子是不是瓦特了。

    “唉,呆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约翰国的上校无奈地摇摇头,随即转身离开。

    虽然内心充满了疑惑,但沈耘还是招呼着战士们尽快休息。

    约翰国的同行们仅仅是为了情况站最后一班岗,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正式交岗,他们总归要好好休息一晚,到了明早九点正式开拔。

    然后,沈耘就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

    虽然经过车体的隔音,已经降低了很多个分贝,但传进沈耘耳朵里依旧让人感觉心生烦躁。

    打开车门,这噪声越发响亮。

    沈耘这会儿也听出来了,俨然就是营地外的这群倭国的家伙在搞鬼。

    他现在已经有些明白为什么汉斯国的上校会对自己表示羡慕了。就营地这些板房,隔音效果肯定比不上车里。

    同样的,他也对倭国人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表示震惊。

    试想,这里是利西比亚,不是自己国内。而且他们现在执行的任务,是运送物资,还不是在自己的营地。

    但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伟大的倭国战士居然还随队携带着音响和便携卡拉ok机。

    沈耘真的怀疑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难道是眼馋南棒用一群整过容的年轻人疯狂向世界输送泡菜文化,所以他们也开始采用维和军队来顺道做这么光辉而伟大的事情?

    面对这样的情况,沈耘选择了暂时忍耐。

    他希望这群倭国的家伙只是养成了不唱k就睡不着觉的习惯,看看时间现在也不过才九点过一些,便由得他们去唱。

    示意战士们稍安勿躁,沈耘回到车里,静静等着这些家伙尽快结束他们的自嗨。

    然而,沈耘失算了。

    他完全不知道,这群家伙这一路上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难道他们就完全不会感觉到累吗?

    十点,十一点,十二点。

    都三个小时过去了,营地外依旧是嘈杂的吵嚷声,沈耘忍不住再度打开车门,走到距离声源最近的一台重型机械上,爬上去往营地外一看。

    这一眼过去,沈耘只想叫一声尼玛。

    这位倭国的家伙居然也摆着长案,在长案附近专门有一辆车上,几名厨师模样的家伙不停地卷着寿司。

    而在长案上,居然有各式各样的酒水饮料。

    这哪是宿营啊,简直就是野炊嘛。

    照他们这个玩乐的架势,今天晚上玩个通宵都没有问题。

    眼看着自己的战士就要开始换班,而约翰国的同行们也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晚,沈耘忍不住冲他们吼了一句。

    “营地周围请保持安静,这里是维和营的运输保障中心,不是你们自家的营地。”

    倭国的那个二佐斜睨了沈耘一眼,用极为蹩脚的英语回答:“我们在营地外玩乐,你们管不着。华夏人,乖乖回去睡你的觉,不要打扰我们的雅兴。”

    说完之后,便再也不理会沈耘,继续拎着他的酒瓶畅饮一口,随即抢过话筒,对着沈耘呜哩哇啦唱着不明所以的歌曲。

    这简直就是示威啊,沈耘感受到来自这群家伙相当明显的挑衅。

    憋不住内心的怒火,跳下车来朝每一辆重型机械的车门上拍了一巴掌,随即低声喝道:

    “对准小鬼子的营地,都给我把作业大灯打开。娘的,他们不让咱们好好休息,咱们也不能让他们舒舒服服玩。都给我快点。”

    重型机械距离这些倭国人最近,遭受的侵扰也最厉害。

    因此哪怕车辆隔音效果极佳,到底也无法让人入眠。战士们这会儿都是强忍着愤怒闭着眼睛遭受精神的折磨呢,听到沈耘的话,哪里有半点拖延。

    为了不让突如其来的机器轰鸣声惊扰到值勤的约翰国维和战士,沈耘走到营地门口,开始向值勤的战士解释。

    “哥们,稍后我的战士会启动机械教训一下那些倭国人,希望你们做好准备。”

    约翰国的战士可是巴不得呢,他们可不想换岗回去之后,还要接受这些矬子的噪音袭扰。

    “上尉,非常感谢你这么热心。那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了。”

    沈耘点点头,对着重型机械区域的战士们一挥手。霎时间,二十辆重型机械同时启动,轰鸣的柴油机运转声居然还没有盖过小鬼子唱k的声音。

    只见二十辆车的机械臂忽然抬起,战士们熟练地将作业大灯的朝向对准了鬼子的长案区域,在熄火的瞬间,二十盏大灯瞬间将刺眼的光撒了下去。

    比白昼还要光明的这片区域,鬼子们一开始还在讥笑沈耘这是鬼蜮伎俩。

    但随后仅仅三十秒,他们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重型机械的作业大灯可不是冷光灯,二十盏灯的能量汇聚到同一处地方,让原本就炎热的空气瞬间变得烧灼起来。

    长案上那些低度的清酒瓶口,肉眼可见的水雾伴随着酒精迅速挥发出来,在灯光的照射下袅袅升起,随即消散在空中。

    听着鬼子们不停地咒骂声,沈耘朗声对着营地外,用熟练的英语说道:

    “你在营地外为所欲为,我管不着。但是我在营地内做什么,你们也最好不要有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