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最简单的逻辑
    旁听区内,群情激奋。

    本来只是单纯想要看看这场连华夏最高级别的几个官媒都参与了的热点案件到底怎么审理的。

    可是,当他们听到金玉祥介绍沈耘的两块奖章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震撼了。

    军功章也就罢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一名普通的上尉,居然让国产ct机都用上了他的算法。这是怎样的牛逼和吊炸天。

    而那些不明白高玉才奖章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人,只是手机一时也不在身边,没法搜索这奖项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过仅仅是这些,已经让沈耘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作为原告,沈耘的妻子居然是相当著名的青年军旅演唱家韩玉华。

    而且虽然不知道两人什么时候结的婚,但韩玉华现在居然已经快要生孩子了。金玉祥提供的结婚证明以及医院开具的预产通知,全都说明事实。

    二十一家媒体傻眼了。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不论是沈耘,还是韩玉华,本身情况居然是这个样子。这官司还怎么打?

    他们就算是想要辩解,却根本无从辩解起。

    一小时后,当法庭宣判被告承担原告申诉要求的时候,这场官司便暂时告了一个段落。

    二十二家媒体要不要上诉,上诉什么,都还是个未知数。但旁听的人走出法院,取回自己通信设备之后,第一时间在各自的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今天旁听的见闻。

    而在逼乎上面,第一次有人专门为沈耘发布了一个帖子。

    “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沈耘。”

    文章的作者显然在军中也有不小的关系,沈耘之前的一些隐秘的事情,居然全都被揭露出来。

    包括大家耳顺能详的歌曲,包括沈耘对于 ct算法的改进,包括沈耘在金陵陆指的成就。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情,瞬间让大众知道了沈耘究竟是什么人。

    本以为沈耘就是个普通军人,可是谁知道,他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沈耘。

    有些人已经开始设想,如果沈耘在逼乎上边注册了账号,他到底该如何的在回答问题的时候装逼。

    是要说你曾经上过985,我曾经怼过985高校的成教主任;还是要说你曾经去米国留过学,但国产ct现在都用我的算法;又或者,要说你曾经得过四年奖学金,我在部队领过金镶玉奖章?

    五花八门的设想让不少看不惯某些装逼大v的逼乎用户可劲用沈耘的故事来怼他们。

    一时间逼乎居然也有一种正本清源的架势。

    但真正引发巨大影响力的,却是地沟油饭店和坑人小旅馆,以及无良青团卖家三个“坑人专业户”联手发布的文章。

    “弘扬正确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不为无良媒体打call.”

    文章直接点名指出沈耘是当代大学生的典范,是新时代军人的榜样。作为一名军人,不仅能够做出自己的贡献,还能够不求名利不惧生死。

    同时公布的,还有沈耘在接到大使馆电话之后写下的那八个字。

    “向死而生,矢志报国。”

    早些时候,在各类社交媒体上,爱国向来被视为是一种贬义词。

    在某些人的刻意引导下,这个社会似乎除了黑暗一无所有。

    许多早早被西方文化洗脑的年轻人,谈及爱国避若蛇蝎,反倒是对那些外来的偶像明星恨不能跪舔。

    可是,沈耘的事例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

    沈耘用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们,爱国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恰好相反,用最真诚的感情爱国,是一件值得夸赞终生的事情。

    舆论终于逐渐回归正义,而对小黄毛的公诉,此时也正式步入正轨。

    但是,这一切,对于沈耘和韩玉华而言,都比不上他们面前那个小小的视频画面。

    韩玉华从开庭那天开始,就已经住进了医院。就在刚才,一阵强烈的痛感让韩玉华知道,自己快要生了。

    面对巨大的痛楚,韩玉华唯一的要求就是想要看到沈耘的样子。

    老爷子听到这个请求,二话不说,直接打通了自己老朋友的电话。

    “我那孙媳妇快要生了,我希望,如果条件可以,能够让我家臭小子视频通话一次。我老头子第一次求你,行不行,给个准信。”

    电话那头愣了下:“要生了?”

    随即迅速答应:“给我五分钟,五分钟后,我们会把视频信号转接到你们准备好的通讯设备里。”

    看似小小的要求,背地里却是紧锣密鼓的通知。

    当沈耘被大使馆告知他打开营地那台连接了卫星信号的电脑时,心里还有些不明所以。

    只是,当电脑屏幕里出现韩玉华躺在病床上的样子的时候,沈耘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

    “玉华,你这是怎么了?”

    关心则乱,这句话用在沈耘身上再合适不过。他只是看到韩玉华躺在病床上,便再也没有注意到她隆起的肚子。

    沈耘的额头渗出了细汗,紧张地盯着韩玉华的脸,想要看清楚她到底怎么了。

    “傻瓜。”

    虽然疼痛,可是看到沈耘的面孔的时候,韩玉华却忽然心安了很多。尤其是见沈耘一脸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因为笑意带来的痛楚,又让她忽然眉头一蹙。

    “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这是当初沈耘经常对她用的套路,此时却被她用在了沈耘身上。

    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沈耘,二愣子一样眼睛里饱含泪水深情地说道:“不管是什么消息,我都对不起你,玉华。”

    苦情的戏码被韩玉华哭笑不得的表情打碎:“真是个傻瓜。告诉你吧,咱们的孩子,估计马上就要出生了?”

    “什么,孩子?”沈耘懵了好大一阵子,终于反应过来:“玉华,你是说,咱们的孩子?”

    老爷子适时凑到跟前:“你小子有种,临走前给咱们留下了个惊喜。玉华去了金陵一趟就怀上了,我们怕你分心,就没跟你说。”

    而沈耘还在梳理一个非常简单的逻辑:“也就是说,我要当爸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