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小黄毛的报复
    

    北海港口,繁忙的码头上车辆往来,昭示着这里的繁华。

    作为南海北部湾畔最为重要的港口之一,每天这里的集装箱吞吐量都颇为巨大,以至于往常这里的车辆都是即停即走。

    然而今天港口却有些特别。

    在码头的某一处,大量的新闻媒体记者汇聚于此。

    份属同行,彼此之间也颇为熟悉。在他们需要采访的人和事没有出现之前,这些人都沐浴在海风中闲谈。

    “老张,没想到这次来的是你啊。”

    “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也来了。”

    “还不是因为这事儿发酵了整整大半个月,国内上上下下都在密切关注,需要咱们采访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派个新手,还不得搞砸了。”

    言辞之中颇有些自得,不过这话既是自夸,也是夸人,倒也颇让这位姓张的记者受用。

    “可不是,谁都没想到,这事儿居然会闹这么长时间。一般的热点也不过就是一周左右罢了,可自从这‘巨婴式游客’的叫法出现,大家伙眼睛都盯在这里了。”

    张姓记者忽然眼睛一眨:“这下可是要哭死那些娱记了。刚刚炒起来的新闻,瞬间就没人关注了。要我说,之前曝光的那一对可真是幸运。”

    “算了算了,咱们可不是那些低级的狗仔,别说那个了。咱们还是探讨一下各自得到的内部消息吧,老张,咱俩可是老熟人了,这方面的消息应该共享才对啊。”

    两名记者的交谈只是这些人中间的缩影,所有人等待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利西比亚神秘消失足足一周的那队游客。

    接到报案之后,官方第一时间再度提醒国民,禁止继续前往利西比亚旅游。

    同时严令国家旅游局严格查处代办护照,私自组团等各类违规运营手段。这一查,可是捅了马蜂窝了。

    合着去利西比亚虽然只有这一桩,但是去其他十几个高风险国家和地区旅游的也不在少数。

    这些风险可不仅仅来自于战乱,有些是严重的自然灾害,有些是重大的感染疾病,还有些是恶性犯罪事件频发。

    无论是哪一种,对于游客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都有严重威胁。

    几个重要的官媒瞬间开始有意识的针对这些违规操作的旅游公司,今天这家公司被曝出偷税漏税,明天那家公司被曝出违规操作。

    搂草打兔子,针对国外的违规旅游被强制叫停之后,在热心网民的带路下,顺手开始整肃国内某些违规旅游项目。

    大名鼎鼎的雪乡首当其冲,每天都有游客被坑被宰,每天都有游客实名举报。

    这个月,忽然间就成了旅游业正本清源的时间。

    几个声誉败坏到极点的旅游区,直接通过行政手段停业整顿。而某些涉及到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的项目,同样陷入了迷局。

    但是,在拍手叫好的同时,谁都没有忘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开始的。

    微博上每天都有人在向官媒询问利西比亚七人队的下落,直到几天以前,当官媒正式通知已经派人找到了这些人,不日将乘坐运送维和物资的轮船回来的时候,人心才稍稍安定。

    当然了,官媒在这个时候肯定是少不了吸一波粉。

    尽管吸粉的效率还没有人家睡个嫂子吸粉那么快。

    今天记者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看看七人队的健康状况,同时向他们采访一下在利西比亚艰难的旅程。

    银白色的巨轮出现在天边,虽然看着遥远,但是闲聊的记者们还是迅速开始进行有利的站位。

    这站位可是非常有讲究的,想要拍出一张能够放在官网或者头版头条上的照片,就需要非常直观,没有任何障碍地获得镜头。

    因此就算人多,大家也非常有默契地依照江湖地位和媒体性质放好自己的拍照设备。

    不过四十分钟,巨轮缓缓停靠在港口,当弦梯搭在码头上,几名海军战士缓缓护送四男三女下来的时候,记者们兴奋了。

    摄像师抓住时机迅速开始拍照,直到七人走到近前,记者们才围了上去。

    “几位好,你们就是被困在利西比亚的游客吧?能说一说你们安全回到祖国的感想吗?”

    “请问利西比亚现在局势怎么样,你们在旅游期间有没有遭受重大危险?”

    “你们是怎么被国家派人找到的,能说说详细的情况吗?”

    七嘴八舌的询问中,几个眼尖的记者看到了小黄毛手上缠着纱布。这下子可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立刻追问:

    “请问这位先生,你手上的伤是在利西比亚武装组织交火的时候被打的吗?除了手受伤,还有什么问题吗?”

    七个人自从在前往卜雷加港口的时候,关系就有了为妙变化。

    此时那个中年男子最是会做人,不仅对着媒体连连为自己无视风险赶往利西比亚旅游道歉,还大肆夸赞祖国能够在危难时刻派人营救他们。

    冠冕堂皇的回答简直就是几家主流媒体的最爱,几位官方喉舌的记者们简直感动坏了,这回答,绝对符合当代主流价值观。

    至于那位胡姐,作为旅行社的导游,当然被很多媒体诘难。

    不过干这一行,嘴皮子肯定是非常厉害的。胡姐很清楚自己应当扮演一个什么角色,想要在公司更好的发展,这事儿肯定她要在媒体前边承担主要责任。

    所以胡姐更多的时候就是在揽责任求原谅。

    但就在这个时候,当记者们问起小黄毛手上伤的时候,几人同时闭上了嘴巴,等候小黄毛的回答。

    而小黄毛从一开始就憋着一肚子的怨气,此时正好当着这么多记者爆发出来。

    “我手上的伤,不是被武装分子打的。这是咱们华夏人民解放军的杰作,是那个叫沈耘的,为了逼着我们回来,开枪打穿了我的手掌。”

    “我们害怕他对我们继续使用残忍的手段,这才被迫答应跟他回来。利西比亚现在很安全,根本就不像有些人故意描述的那么乱。”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