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番喊话的威力
    

    凌晨五点半,沈耘习惯性地醒来。

    从一个隐秘的位置取出卫星通讯设备,沈耘拨通了大使馆的号码。

    大使馆可不像是国内某些机关单位,朝九晚六之外根本找不到人,沈耘只是等待了半分钟左右,电话就被接通了。

    “你好,我是沈耘。”

    “沈上尉,是你啊,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大使馆这些天一直盯着七个巨婴式游客的事情,连带的沈耘已经成了他们关注的焦点。

    只是自从三天前沈耘告知要主动断开联系之后,所有人的心都揪成了一团。潘光可是每天都要打三五个电话过来询问,失去沈耘的消息,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谢谢,现在我有要事向你们通报。”

    “首先,七名游客已经被我找到,现在位于迈博鲁克往西五百多公里外的一处绿洲泉眼。预计行程顺利的话,不久之后便可以到达的黎波里。”

    “其次,在劝导他们的过程中,我动用了武力,开枪打穿了其中一名游客的手掌。对此我会向大使馆做出详细报告并提供当时的录像资料。”

    对于沈耘的手段,接线的使馆工作人员有些震惊。

    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平静:“大使馆并没有过问这件事情的权限,所以沈上尉你提交的材料,只会由我们传回国内交给有关部门处理。”

    “对了,范大使昨天向我们通报,如果你来电,需要我们告诉你,找到人直接把他们送到卜雷加港口,交由运送物资的舰艇送他们回国。”

    对于范大使改主意,沈耘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相较而言,去的黎波里简直太远了,还真是不如直接到卜雷加港口。

    而且运送物资的时间都是固定的,沈耘心里也好把握路上的行程,因而沈耘满口答应:“好的,那就这样了。今后每天这个时候,我会汇报头一天的情况,直到到达卜雷加。”

    “祝你们一路平安。”

    在接线员的祝福中,沈耘挂断了电话。

    祝福归祝福,但迈博鲁克的混乱,也不是一句简单的祝福就能够消除的。

    当七人醒来,再度带着小心吃了东西之后开车上路,行至午后两点多,便能够清楚地听到如炒豆子一般清脆的声音。

    当然,这不是真的在炒豆子,也不是在放鞭炮。

    这是真正的交火,沈耘不得不让这些人将车辆停靠在一个安全的所在,从自己的车里取出了几样东西。

    无论是中年男子,还是那两个被沈耘收拾过的家伙,手上拿着沈耘交给他们的东西,都有些不解。

    “这里头装的,是印制有华夏国旗的车贴,还有两面小小的国旗。在车上显眼的位置贴上这个,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咱们的安全。”

    “切,你以为这是米国国旗啊,还最大限度保障咱们的安全。我看是拉仇恨当靶子吧?”

    黄毛现在是恨沈耘入骨了,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死鸭子嘴硬地讽刺。

    “如果你想贴米国国旗,随时下车,你可以去迎接米国对你的保护。”

    而对于其他人,沈耘就解释的清楚了些:“华夏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形象,让利西比亚多少会照顾华夏人。”

    “至于武力,某些人奉若申明的米国,在这里曾经多次遭受地方武装的袭击。多年来死亡的外交大使就有两位,至于维和战士也有十多人因为遇袭死亡。”

    “而咱们华夏,从战乱开始到现在,范大使一直在跟各方势力斡旋,而我们的维和营在前不久,在人数不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零伤亡俘虏某武装力量三百余人。”

    “如果这样的华夏还不能够保障你的安全,某些人的米国老子,更没有资格说这话。”

    沈耘不屑地看了黄毛一眼,这才继续说道:“要不要贴,都在你们。好了,就这样。”

    说完之后,立马转身到自己的车跟前,贴上了所有标志,同时将三个女人叫下车锁好了车门车窗,才带着衣服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换上自己的军装。

    七人有些惊讶沈耘转身军装的特殊,但碍于双方的关系,到底还是没有将内心的疑惑问出来。

    等其他两辆车将那些车贴粘上去之后,沈耘带着他们缓缓行进。

    迈博鲁克城郊,维和司令部的几名观察员正在修建不久的观察岗内手持望远镜不停观察交战双方的动向。

    将交战区盯在城郊,也是他们的手笔,因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城内的平民。

    歪打正着的战争故事不少,但更多的显然就是那种歪打不着的。

    作为观察员,其实他们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整整一天了,不小心射到他们这边的子弹就有五十多发,炮弹也有三发。

    要不是躲避及时,今天少不得要出人命。

    眼看着就要到傍晚,双方似乎也即将非常有默契地停火休息。

    但就在此时,忽然在交战区的边缘出现了三辆车。其中两辆是挂着利西比亚牌照的皮卡,而为首一辆,赫然是一辆有着维和部牌照的轿车。

    这是怎么回事?

    当观察员们对着望远镜再度仔细观察的时候,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居然是华夏人,天,为什么他们会有维和部的牌照?他们是想要挑起维和部跟利西比亚各大武装组织的矛盾吗?”

    只是,事态似乎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为首的那辆车居然在此时用阿拉伯语发出广播:“各位利西比亚的战士,你们好,我是华夏维和营教导员沈耘,奉命护送七位迷失在朱夫拉绿洲深处的游客。”

    “希望各位能够秉持和平利西比亚的信念,暂时停火,寻求双方关系的缓和点。武力只能加深仇恨,不能获得和平。”

    随即,让一干观察员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之前这些家伙可是恨不得同归于尽的,此时居然在沈耘一番喊话中立刻停止交火,而且还各自后退了数百米,为三辆车让开了一条安全通道。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