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武力镇压
    

    在黄毛的哀嚎中,沈耘走到篝火旁边,将中年男子手中的枪取过来。

    不过眨眼的功夫,一支五六式便被沈耘拆成了零件。

    直到整个时候,沈耘才轻蔑地看了黄毛一眼:“你觉得,就这几条破枪,能对付得了成百上千接受过军事训练的武装分子?”

    “不过一颗手枪子弹,你就开始哭爹喊娘。人家来一发火箭弹,你连哭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这些人开始瑟瑟发抖,连火上烤着的食物都不管不顾,沈耘只能将上边这些烤制好的食物取下来,放到旁边一个洗得挺干净的盘子里。

    “行了,给你们半小时的时间吃东西收拾。”

    沈耘将其他几支枪械也拆成了碎片,这才起身往自己的七座车那里走去。

    路过还在哀嚎的小黄毛那里,沈耘听到这家伙在不停地咒骂。

    什么兵痞啊,屠夫啊,回国一定要告到军事法庭啊等等之类的话随着小黄毛那张嘴,一直不停地往外吐。

    似乎这般的咒骂能够消除伤口带来的一些痛感。

    沈耘摇了摇头。

    只能说,做人不要太嚣张。如果这家伙刚才动的只是拳脚,那么他完全不用遭受这样的磨难。

    偏偏,他在那个时候选择了开枪。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沈耘在车上坐了半个小时,将自己的东西重新整理了一遍,随即重新越过那个土丘。

    这一行人除了一些吃的用的,其他物资全在两辆皮卡车上,因此也不虞他们逃走。

    路过的时候,黄毛还抱着手在哀嚎。虽然因为炎热的天气,血液已经完全干涸,不过这家伙显然鲜少手上,伤口处肉眼可见的尘土,让沈耘无奈地摇摇头。

    走到几个女人面前,沈耘在她们颇为惊惧的神色中,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袋子放在她们面前。

    “这里是消毒酒精,白药和纱布。你们带着清水给那小子洗洗。省的他还没来得及到国内就挂了,好让我逍遥法外。”

    沈耘嘴上是这么说的,但看着黄毛的眼神依旧凌厉。

    刚才他看过,那小子的枪确实已经打开了保险,只要扣动扳机,子弹就会击发出来。

    所以这会儿沈耘也不怕遭受什么处分,对于这群家伙,回到国内自然会有有关部门去处理。

    看着几个女人小心翼翼的样子,沈耘摇了摇头,直到伤口彻底包扎完毕,这才冲几人说道:“好了,赶紧上车,不要耽误。”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的样子,如果想要在归程中休息,那泉眼是最好的栖息地。算算时间,如果走的快,到了晚上九点钟的样子就能够到达。

    被沈耘武力震慑的七人不敢有丝毫怠慢,非常听话地回到了车辆停驻的地方。

    “三位女士,到我的车上,你们四个男的,分配一下开这两辆车。”

    看三个女人战战兢兢上了车,沈耘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启动车辆掉头往回走。

    “怎么,还在害怕?”

    有意缓和一下气氛,沈耘轻声问道。

    “你怎么,怎么可以开枪?”那个叫做常可欣的女子率先开口,精神已经有些崩溃的她歇斯底里的发泄出来,声音中带着哭腔。

    显然,由于小黄毛的遭遇,让她感觉沈耘很有可能随时都能够向自己等人出手。

    “如果你刚才能够非常公平地判断的话,他既然已经有了开枪向我射击的意图,那么我就有反击的权利。只要你们能够活着回到的黎波里,那么出手也在我的权限之内。”

    武力带回其实并不在沈耘被允许的范围之内,但是沈耘也不想真正等到这些人出事了,再带着人过来营救。

    维和营的任务是维持区域和平的,不是来给这些人当保姆的。

    “可是,难道你就不怕上军事法庭吗?”

    开玩笑,沈耘当然害怕上军事法庭。不过沈耘之所以不担心的理由,此时却不会告诉她们。

    “等你们回国之后,一切就都明白了。”

    沈耘尽可能说的云遮雾罩,不过多说了几句话,三个女人就稍微放松了一些。虽然依旧非常紧张地盯着沈耘,但已经没有了先前那种如临大敌的样子。

    当天色完全变成一团漆黑,只有天空中几点闪闪星光的时候,三辆车这才到达泉眼。

    沈耘将早已准备好的食物拎到还带着小心的几人身边,却并没有凑过去,而是返身回到车上。

    “我敢说,这个混蛋一定是自己躲着吃好东西去了。码的,这个兵痞,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黄毛的手上的枪伤强烈刺激着他的神经,导致他对沈耘的恨意越来越强烈。一路上他是累了就睡,醒了就骂,到了这里都没有消停。

    中年男子正跟黄毛是一辆车,一路上都是他在开车,说真的听都听腻了。

    这个时候忍不住呵斥道:“你特么嘴里放干净些能死啊?你要真惹怒了他,直接把咱们全都干掉,把罪责推到那些武装组织身上你信不信?”

    当沈耘枪口指着他的那一瞬间,中年男子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开枪。

    否则,他的下场比黄毛还要凄惨。

    虽然不知道沈耘从何而来的底气,但是中年男子只想着平平安安回到华夏,再也不搞这样的事情了。

    中年男子显然在一行人中地位很高,被他这么一呵斥,黄毛也不敢说什么了。

    当然,背地里的嘟囔还是有的,可总算也不容易被沈耘听见,几人也就由得他去了。

    匆匆吃过东西之后,六个人将车辆与沈耘的轿车开成了一个包围圈,随即在外围撒上了汽油和防虫药。

    然后将宿营帐篷从车上办下来安装好。七个人,三顶帐篷,也不管沈耘究竟怎么解决睡觉问题,反正他们是趁着篝火还在然后迅速进入了梦乡。

    其实,沈耘的车里倒是还可以睡俩人。

    但一方面他们害怕沈耘,另一方面车里还有枪械,沈耘不敢将其暴露在这些人眼前,所以沈耘索性装聋作哑,看着他们沉沉睡去,这才锁好了车窗进入梦乡。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