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开枪
    

    沈耘缓慢的接近着这些人,口中劝告的言辞并没有因为男子的不耐停止。

    “同志,国内你们的亲人朋友都非常担心你们。我希望你们能够照顾他们的心情,尽快跟我回去。”

    面对沈耘这样的劝慰,那个叫做常可欣的女子,非常没有领情,反而眼神中带着几分蔑视冲沈耘问道:

    “我们申请救援了吗?”

    沈耘摇摇头,确实,虽然国内是报警了,但这些当事人确实没有任何请求援助的行为。

    “那你多管什么闲事?”

    一句话瞬间问的沈耘无话可说。

    甚至一瞬间,沈耘都有些怀疑自己当初怀着慷慨赴死的心思走出营地,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来这里白跑一趟?

    “同志,虽然你们已经成年,拥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但是现在利西比亚的局势非常危急,我希望你们能够听从劝导,跟我回去。”

    “哪来的家伙,说我们要跟你回去?回哪去?”

    在场的两男三女还没有说什么,忽然从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

    沈耘扭头一看,一个满头黄毛打着耳钉的家伙,一手扛着56式,一手拎着两只肥大的兔子从树林里走出来。

    走到近前,将两只兔子扔在一边,黄毛肩头一耸,将枪支甩到手里。以极为花哨的动作转了两下,这才将枪口对准了沈耘:

    “小子,你谁啊?”

    面对这样的二愣子,沈耘是真的想立刻做出几个战术规避动作然后随后冲着他的手腕开上一枪。

    但是既然这家伙没有主动开枪,仅仅是挑衅的话,沈耘也只能装聋作哑。

    而紧随着这个黄毛身后从树林里走出来的,是个四十多岁穿着皮夹克的男子。

    他显然是个非常注重生活品质的人,虽然在这里游玩了七八天,但是皮夹克并未因此显得很脏,反而在阳光下反射出油光。

    比起黄毛,此人就显得慎重多了。

    “听说你是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你有证件吗?”

    沈耘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军官证,在这几人防范的眼神中冲男子扔了过去:“我是大使馆的武官,这是我的军官证。”

    沈耘现有的证件里,也只有军官证上边没有反应他具体的工作单位。

    当男子从地上捡起军官证,对照沈耘的长相打量了一番之后,这才点点头回答:“大使馆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是大家出来就是为了玩玩,所以不可能这么跟你回去。”

    “小伙子,你先回去吧,我们过几天玩够了就会回去的。”

    虽然语气很温婉,但依旧是一幅拒绝的口吻。

    沈耘对此非常无奈,有些人,事情逼不到他的头上,他就永远一幅牛皮哄哄的样子。

    自己从候夫拉追到这里,整整用了九天的时间。

    如果自己回去了,万一这群家伙遇到了什么危险,再请求救援的时候,只怕到时候自己真的力有不逮。

    “同志,你们就听我一句劝吧。我过来的时候,迈博鲁克城里还在持续响起枪炮声,你们的旅游签证估计也就三五天的时间了,要回去肯定会遇上的。”

    “比起生命安全,我想你们眼下的这点玩乐应该很微不足道的才对。”

    眼前这些家伙赫然就是那些装睡的人,无论沈耘怎么劝告,他们都置若罔闻。

    而且为了现实他们根本不听从沈耘建议的决心,甚至当着沈耘的面,开始清洗那两只兔子。

    面对这样的情况,沈耘只能叹了口气。

    这几人,他是一定要带到的黎波里的,任凭这些家伙这么胆大妄为,早晚会发生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情。

    “几位同志,如果你们继续执迷不悟的话,那我只能强行带你们离开了。在我过来的时候,大使馆已经授权我在特殊情况下使用武力。”

    沈耘说出了他最后的决定,但是同样也引起了几人的不快。

    小黄毛再度举枪对准沈耘:“小子,你很嚣张啊。当了几天兵就很了不起吗?”

    一个嚣张的家伙,说别人嚣张,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可笑的事情了。沈耘不得不板起脸对小黄毛警告:“如果你的枪口继续对着我,我不敢保证,你的手今天能够安然无恙。”

    “呦呵,还威胁我。小子,你自己数数,老子这边有几条枪?要不是看你是华夏人,就你这么嚣张,老子早就让你尝尝这子弹的厉害了。”

    “不要在我面前逞什么口舌之勇,我现在正是通告你们,吃过这些东西,立刻跟我回去。”

    沈耘这个暴脾气。

    他是实在忍不住想要教训一下这孙子。

    而黄毛显然要给他这个机会,冲身边两个年轻的男子点点头,三人持枪站起身来,对着沈耘缓缓靠近。

    看那个样子,绝对是要准备依靠人数优势,到沈耘跟前好好教训一下他。

    沈耘没有任何动作。

    没有害怕,也没有期待,只是冷眼看着这三个家伙,以及,坐在火堆前抱着肉串开始烧烤的那名中年男子。

    既然这几个家伙想要试试他的分量,那么,他不介意给他们这个机会。

    不比中年男子的淡然,三个女人似乎对于这件事情颇为期待。嘴里嬉笑着,眼睛不停看着这边的状况。

    五米,三米,一米。

    枪口都要盯在沈耘的胸口和脑门上的时候,这三人才停住了脚步。

    黄毛示意两人继续盯着沈耘,自己却放下枪,凑到沈耘面前。

    “你不是要武力带我们回去吗?带啊?”绕着沈耘转了一圈,黄毛一口吐沫吐到了沈耘裤子上:“来啊,你打我啊。”

    沈耘咧嘴笑了笑:“既然是你要求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身体一错,瞬间避开对着自己的两杆枪。随即使出近身格斗的招式,狠狠砸中两人肱二头肌的肌腱。

    到底只是普通人,吃痛之下,下意识松开了握枪的手。雷鸣电光之间,沈耘将两杆枪收到自己手里,而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就近距离,直接从腰间掏出手枪。

    在做战术规避动作的刹那,借用腰带上沿,将手枪保险打开,“啪”一枪,直接将子弹穿透了黄毛的准备射击的右手腕。

    起身到黄毛身边,一脚将那56式踢出好几米远,这才回身将枪口对准了坐着烧烤的中年男子。

    “怎么样,我的建议,枪扔了,跟我回去。你们说呢?”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