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携带武装的游客
    

    小心地将烟蒂装到自己准备的小包里,沈耘四处观望了一阵子,到底还是有了更加惊喜的发现。

    在距离这些断臂残垣不远处的地方,是一条通往绿洲深处的道路。

    沈耘匆匆下了石梁,跑到了那条道路上。

    清晰可见的轮胎印记,以及虽然被风沙遮盖了一层,但是依旧可以查探清楚的七个不同大小的鞋印,让沈耘笃定,这些家伙肯定是往朱夫拉绿洲深处去了。

    返回停车的地方,沈耘并没有第一时间跟着车印往前走。

    在没有找到他们之前,沈耘无法确定这些家伙到底走了有多远。为了保证找他们之后,还能够带着他们回来,沈耘决定冒着炮火到迈博鲁克城里采购一些油料和食物。

    城里还处在交火期间,采购食物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粮食和水都是沈耘花了大量金钱才换来的,至于油料,钱财实在有些不够的沈耘,迫不得已将自己手头仅有的二十桶方便面拿出来跟石油护卫队进行交换。

    还别说,这玩意居然也能够当做硬通货用,几个石油护卫队的家伙看到沈耘的钱和泡面,想也不想,就直接将一桶油搬进了沈耘的后备仓。

    面对这样的结果,沈耘是哭笑不得。

    泡面本来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这些武装分子其实就是为了图个新鲜。更何况,其实按照国际油价来说,沈耘付出的那些钱财已经绰绰有余了。

    做好了准备,沈耘这才重新回到那片遗迹,循着那些很有可能是游客的车辆痕迹前进。

    沈耘第一个圈定的是距离此地差不多五百多公里的一处泉眼。

    那里水草丰茂,动物出没,确实是个旅游的好地方。如果带上狩猎的工具,在那里生存一段时间绝对不是问题。

    而五百公里的路程,沈耘也不过用了半天时间就赶到了。

    因为这里鲜少人来,而且周围又有植被保护,那些人留下的痕迹就非常明显了。

    在泉水不远的地方,有一堆面积非常大的篝火余烬。

    而篝火旁边,则是杂乱无章地扔着烟蒂和动物的残破的骨头。以及某些食品的包装袋和矿泉水瓶。

    沈耘探手抹了抹篝火的残迹,发现里边已经没有了任何温度。显然,他们熄灭篝火的时间是超过一整天了。

    接下来这些人要往那里走,沈耘心里没底。

    但是他已经能够断定,这些家伙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至于他们接下来的动向,这还需要仔细观察过周围的痕迹才能够断定。

    比起那块历史遗迹,这里的痕迹就好判断过了。根据草丛被碾压过的迹象,沈耘断定这群人是一只往西了。

    说真的,如果这些家伙实在其他什么安全的地方这么玩,沈耘是真的有些要佩服这些家伙的探索精神了。

    可惜,这里是利西比亚,一个战火随时会爆发的地方。

    沈耘不觉得面对这些人自己能给他们什么好脸色。

    当沈耘最终确定这些家伙的大致范围的时候,他已经在视线之内,看到了两辆车斗里放着油料和物资的皮卡车被树枝遮盖起来。

    掩蔽的手段实在太过稚嫩,估计往上边盖树枝也不过就是为了遮阴。

    带着家伙事,沈耘将车停靠在这些车辆旁边,迅速侦查着周围的情况。

    不远处的地方,沈耘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熟悉的乡音是在说,让另外两人赶紧处理好了肉食她来烧烤。而紧随着她的声音,另外两个男声非常爽快地答应着:

    “胡姐,接下来就看你的了。给,哈哈,上好的鹿肉,在国内肯定吃不到这么新鲜的。这几天咱们可是爽翻了。”

    于此同时,第四个声音出现。

    这是个听起来非常年轻的女子:“唉,要是咱们这会儿手机还能用,拍几张照片发出去多好。这么诱人的画面,不拿出来炫耀真可惜了。”

    “行了吧,常可欣,你一天就知道显摆。咱们这趟出来,玩的是个刺激。真想显摆,下次去西欧买买买啊。”

    同样是个女子,显然这俩有些不对付,沈耘一听就知道马上要开始一场撕逼的戏码。

    而两个女人果然也如他所愿,开始了似乎让大家习以为常的争吵。

    至于为什么说是习以为常,这就要说到其他几人的表现了。在沈耘藏身的这边,基本上没有听到任何人出来劝阻。

    直到,忽然两声枪响,两个女子才停止了争吵。

    枪响当然不是撕逼不成直接动手了,而是剩下两个未曾出现的人,正在使用枪械进行射击。

    沈耘听到枪响,忍不住摇了摇头。

    一听声音沈耘就知道这是华夏当年出口的五六半。在国际市场上,这种枪稳定性好,而且价格便宜,基本上现在八百华夏币就能够购买一支,还附送三百颗子弹。

    在国内禁枪的时候,这些家伙为了过瘾和刺激,居然跑到国外来玩这个。

    沈耘可以回到自己车上,取出了已经准备好,但是从来没想过要用的微型记录仪。

    收拾好了一切,沈耘正式越过低矮的土梁子,将身体暴露在这些人面前。

    倒也真是够警觉的,沈耘只不过是有意磕绊了一下路过的一颗小树,引起的树叶哗哗声瞬间让方才清洗鹿肉的两名男子端起了枪。

    当他们看到居然是个人的时候,瞬间用半生不熟的阿拉伯语问道:

    “停下,你是什么人?”

    沈耘伸开双手,冲他们点了点头,这才回答:“你们不要害怕,我是华夏驻利西比亚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接到国内的通知,说你们已经有超过好些天没有任何音讯,这才过来找你们。”

    “同志,眼下利西比亚由迈博鲁克开始,即将蔓延起大规模的交火。所以,我衷心希望各位能够跟我回去,尽可能早些回国。不要因为一时刺激承担巨大的奉献。”

    面对沈耘苦口婆心的劝导,几人却并没有如他所想乖乖听话。

    反到是其中一名男子非常高傲地说道:“我们的身体由我们支配,不需要你们下操心。行了,该干嘛干嘛去,别耽误我们野炊。”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