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残留的烟蒂
    

    当潘光意识到沈耘执行的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的时候,最终他还是将早已发出嘟嘟响声的话筒扣了下去。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派出战士追上沈耘,但是范大使一再交代,沈耘不愿意让其他战士参与到这项任务中来。

    当兵的人,所有人都不喜欢行事太独的人。

    但像沈耘这个样子,却怎么也让人恨不起来。

    潘光很清楚沈耘内心背负的压力,他是不想让更多的战友跟着他去冒险,这才选择了一个人离开。

    到了现在这个状况,潘光只能选择在心里期盼能够尽早得到沈耘安全的消息。

    而此时的沈耘,已经开着那辆经过了特殊改装的七座轿车,在通往迈博鲁克的公路上。

    车内激荡的摇滚,正如他此时心情,慷慨激昂之中,却隐隐带着一丝留恋和伤感。

    也许,这正是他在于潘光作别的时候,主动提出来想要喝上一杯的原因。

    他不会喝酒,也不喜欢喝酒。但是从别人口中形容的甘冽的酒水入喉,让人心胸中充满一股子豪气的感觉,正式他此时想要从胸怀中抒发出来的。

    利西比亚的公路是非常发达的。

    很多武装组织也有意识的保护公路,因为他们知道交通对于任何物资匮乏的武装组织都是生命线。

    沈耘行走在这里,并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

    达赫拉,拜希,从前走过的一座又一座城市,重新又走了一遍,沈耘感觉随着路途的蔓延,他的心也变得越发澄澈起来。

    这并非是什么朝圣时候由信仰带来的心灵洗礼。只是单纯地在寂寞和兴奋之中,内心产生了无数的杂念之后彻底的平静。

    随着车辆逐渐逼近迈博鲁克,不连续的枪炮声让沈耘提高了警惕。

    战火蔓延的速度有些慢,但处于中心地带的迈博鲁克,到现在足**火了一周多的时间,沈耘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夜幕降临的时候,车辆缓缓驶进迈博鲁克城郊。

    在沈耘的记忆中,迈博鲁克最主要的旅游区域,并不在城区,而是在距离城区三公里远的一些历史遗迹。

    那些玩意其实也就是些断壁残垣,无情的风雨哪怕有朱夫拉绿洲的保护,依旧将这些遗迹逐渐侵蚀。说真的,还没有华夏的圆明园遗址好看。

    如果非要将这旅游冠以了解利西比亚深远的历史,那沈耘也就无话可说了。

    沈耘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找到这些家伙。

    只是夜间行车对于这里,危险性太过巨大,他也只能将车停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开始休息。

    连续多日行车,说不疲惫那是假的。一路上有条件就吃方便面,没有条件就是矿泉水加压缩饼干,这种苦日子直接让沈耘感觉暴瘦了好几斤。

    当他将后座放下当成床躺下去的瞬间,就立刻陷入了沉睡。

    走过南,闯过北,火车道上压过腿。一路上沈耘心里一直有些紧张,然而真正到了迈博鲁克的时候,心中的压力反而一扫而空。

    这一觉,直到外间再度传来枪炮声,沈耘才被惊醒。

    虽然事先在心里已经划定了一个大致的搜寻范围,然而沈耘并没有太大的信心能够找到这些人。

    打开卫星通讯设备,沈耘开始向大使馆汇报:“今天正式到达目的地,游客方面有没有最新的消息?”

    “非常抱歉,截止目前为止,大使馆并没有得到任何方面的消息。”

    使馆工作人员满怀歉意的声音,让沈耘无奈地叹了口气:“好的,那就先这样吧。我会立刻展开搜救行动,但是为了保证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在没有找到那些人之前,我会关闭一切通讯设施。”

    利西比亚除了本土的武装力量,还有联合国维和部组织的好些国家的维和部队,自己身上携带的定位器和卫星通讯设备,随时有可能被那些人侦测到。

    一旦引起什么误会,那就不好了。

    收起通讯设备,沈耘驱车往自己划定区域行去。

    也幸好那些武装分子对这里没有一点兴趣,所以沈耘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遭受任何的阻拦和袭击。

    同样将车开到隐秘的地方,沈耘将两支手枪全都别在腰间,下车之后,开始在这片区域探寻。

    虽说这里地处朱夫拉绿洲范围之内,但是环境却算不上多好。方圆好几公里全都是戈壁滩,稍微有点大风,空气中就弥漫着沙尘。

    带着墨镜,围着面巾,断壁残垣中沈耘一步一个脚印,很快便步入了这片无人看管的历史遗迹当中。

    想必当初这里一定是一片比城东行宫还要奢华的地方,只是一旦繁华不再,便是连那些不知从何处采来的石料,都被风沙侵袭成了土黄色。

    处在这一片天地中,沈耘只觉得心里那种悲凉中又多了几分荒凉。

    足足转悠了大半个钟头,始终没有发现任何有来人的痕迹。

    沈耘的心里开始升起一点焦躁,看着附近有一根中断的石梁搭在两块巨石中间,成为这里最高的地方,沈耘迅速冲过去,开始向上攀爬。

    他只是想要站在高处,看看这里到底还有没有什么隐蔽的角落自己未曾去过。

    当他爬到一边的巨石上,正要远眺的时候,忽然在石梁上发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东西。

    那是一枚烟蒂。

    要不是它还有一点未曾燃尽的白色烟头,沈耘差点都要忽略了。

    这烟蒂非常巧妙地被扔在石梁模糊浮雕的凹槽里,以至于没有被风沙掩埋。

    看那白色的程度,很显然就是近期留下的。

    沈耘小心翼翼地踩在石梁上走过去,蹲在那烟蒂前,将其捡起来。

    这一看,沈耘就乐了。

    白色的烟纸上,两个半截汉字清晰可见。自从利西比亚战乱之后,基本上国内的企业断了这里的业务。因此利西比亚国内的华夏烟草非常罕见。

    何况,看这烟的商标,貌似还是五六十块一盒的那种,如果不是那些游客,其他人根本不会来这里抽烟。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发现那些人曾经在这里的踪迹,接下来就可以尝试着勾勒他们大概的行程了。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