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霸气的反制
    让拉曼更加绝望的事情还在后头。

    就在他带着人冲到距离巡逻车一百来米的地方,近乎所有人都跟着踏进这条街,身后忽然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

    在滚滚烟尘中,又是十多辆巡逻车居然堵在了他们身后。

    如果从空中俯瞰,拉曼这伙人就像是风箱里的老鼠一样,只要潘光和赶来支援的维和营战士同时动手,他们绝对会两头受气。

    拉曼在这一瞬间,开始有些怕了。

    是个人就会怕死,哪怕有最为坚定的信仰,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都会产生恐惧。

    何况,津坦军事委员会的成员们都是亲世俗派,虽然也有信仰,但并没有其他人那么坚定。

    比起潘光他们,赶来支援的战士们下手可就狠多了。

    对着拉曼这些人身后的空地,高射机枪里直接就是几梭子。

    这要是打在人的身上,估计瞬间就能躺下二十几个。

    “前面的武装力量,立刻放下武器。”

    喊话非常简单,颇有些缴枪不杀的意思。当喇叭里这个声音重复了三遍的时候,拉曼终于意识到,自己这回是栽了。

    非常听话地将武器放在地上,拉曼促催着手下的战士们赶紧照做。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些华夏人跟自己想象的根本就不同,他们是真的会出手,而且真的会对自己等人的生命造成伤害。

    看着这些人全都放下了武器,其中几辆巡逻车迅速打开,二十多名华夏军人端着先进的武器冲他们这边走来。

    哪怕是明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等人的生命安全不会遭受威胁,但这些人依旧忍不住往后退着。

    只是他们此时也忽略了,潘光这边同样有一大批人在堵着他们。

    看着所有人都离开了地上的武器,赶来支援的战士们这才用简单的阿拉伯语告诉他们:

    “从现在开始,先前交火中受伤的,跟我们前去接受治疗。其余人,你们暂时会被看押在我们营地,等你们的人过来交涉。”

    这是沈耘的原话,赶来的四连长一字不落全都复述了出来。

    现在拉曼心里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嚣张,同时心里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只要能够保住小命,一切都好说。

    潘光匆匆赶过来,看到四连长已经这么安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四连长将之前被炮弹轰击过的车开回去修理,而他们则换了更好的车辆继续在此戍守。

    短暂的交火紧急持续的二十分钟不到就宣告结束。

    这在往常的候夫拉城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但这一切就是在华夏维和部队的手里变成了现实,而且被收拾的对象,还是战斗力不凡的津坦军事委员会的人。

    不论是候夫拉城中的平民,还是各个武装势力在城中派驻的人手,此时心里都同时生出一种华夏维和部队不可匹敌的心态。

    而那些一直没有出门,在家中等到枪炮声停息之后,拿出收音机开始收听电台的平民,也适时听到了两方政府同时的声明。

    “各位候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夫拉城的平民,以及各个武装组织,经过详细的调查,我们确定今早米苏拉塔旅发布的声明属于伪造。”

    “他们意图挑拨华夏维和营跟候夫拉城中各方势力的和平关系,从而达到自己坐收渔利的目的。下面,是华夏维和营提供的录音。”

    电台里非常清晰地传出昨天那个冒充国民议会官员的家伙跟沈耘交涉的内容,与此同时,各个武装势力头目的电脑里,都传来了一份昨天的监控视频。

    到这个时候,大家伙才明白,华夏维和营是真的不愿意参与到他们各方势力的争斗中。而且也没有像米苏拉塔旅所言跟他们有过接触。

    一切,其实就是这些臭名昭著的家伙设的一个局。

    好几个跟米苏拉塔旅有恩怨的武装组织都开始庆幸自己没有跟维和营产生冲突。

    但这个时候,津坦军事委员会候夫拉分部,却乱成了一团。

    拉曼带人去攻击华夏维和营戍守的区域,现在证明本来就是错误的决定。

    而关键问题是,拉曼非但没有捞到半点便宜,反而被华夏维和营的人给收拾了,到现在缴了武器,直接被带到了维和营。

    基地中仅存的人员在着急上火中,迅速向远在的黎波里的总部进行汇报。

    华夏维和营进驻候夫拉一个月还不到,其实大家伙都还在观望期间。

    得到消息的津坦军事委员会总部这会儿简直欲哭无泪,他们可算是在整个利西比亚十多支武装力量中丢了大人。

    “司令,您说现在该怎么处理?”

    候夫拉分部的津坦战士惴惴不安地询问,惹得的黎波里这边的人恼怒不已。

    偏生拉曼这些被扣押的人基本上已经是他们在候夫拉武装力量的六成人员了。如果被华夏维和营扣押时间长了,不仅会丢了脸面,还有可能被其他武装组织趁虚而入。

    电话那头,要紧了牙关恶狠狠地回答:“派人去华夏维和营接洽,就说我们愿意派人前去谈判,希望他们能够善待拉曼一行人。”

    而沈耘这边,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将拉曼这些人俘获过来之后,沈耘迅速开始向维和司令部报告。

    “约翰娜小姐,好久不见。”

    听到电话那边是熟人接电话,沈耘并没有放松,而是例行问好之后,开始汇报今天的情况。

    “就在刚才,津坦军事委员会候夫拉分部三百多人袭击了我方派驻在伊德里斯行宫的维和官兵。我方迫不得已,使用了自卫反击权,解除了这些人的武装。”

    沈耘一字一句汇报着,引得约翰娜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天呐,沈,你们这次做的太疯狂了。交火期间没有双方没有大规模伤亡吧?”

    约翰娜担心华夏维和营一个收不住手,打死太多津坦军事委员会的人,彻底交恶对方。

    沈耘笑了笑:“放心吧,我们留了手。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死亡,倒是有几个对方的人四肢有贯穿伤,没有什么大碍。至于我方,有三辆巡逻车被他们用火箭炮炸毁,无人员伤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