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强势反击
    原本大街上就极为稀疏的行人,瞬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枪炮声变得惊慌失措起来。

    而因为内心的这种惊慌,逐渐开始漫无目的地逃窜。

    潘光的心里顿时一沉,如果自己此时不带人冲出去保护平民,那么华夏维和营的形象将会遭受极大的打击。

    然而,如果深究起来,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公然袭击的到底是哪股武装力量,可是目标是自己等人绝对不会错了。

    出营地之前沈耘的提醒还在他耳边回响。

    怎么办?

    潘光心里其实早就有了决断,但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有些下不了这个决定。

    打开耳麦,潘光主动联系沈耘:“基地基地,我们在城东行宫这里遭受了袭击,目前还不明确袭击者是谁。”

    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沈耘沉默了一瞬,随即告诉潘光:“紧急疏散平民,我会立刻派人去增援。对了,如果他们仅仅是进行示威,可以不必理会。”

    “可是,如果他们真的要袭击咱们呢?”

    “那还说什么,自卫反击权要来不是当摆设的。”沈耘斩钉截铁一句话,让潘光瞬间感受到了他的胸怀:“你难道就忍心看着我们的战士被打死打残?”

    潘光当然不愿意了,刚才也只不过是有些犹豫。

    现在沈耘这个教导员都开口了,那他还怕个卵子。

    抖了抖身上的碎石屑,潘光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迅速将战士们叫过来组织大家上仓皇失措的候夫拉平民进行撤离。

    而他这边,则以不是太标准的阿拉伯语喊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华夏维和营保护的区域,请暂停交火。”

    潘光这么喊,无意只是带着一丝侥幸,希望来人不是真的针对他们。

    然而一发无情的炮弹与潘光擦肩而过,非常明确地告诉他,华夏维和营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卵用。

    巡逻车迅速在行宫门口一字排开,构建了一道钢铁工事。

    前边也说过,这些巡逻车都是华夏专门制造的,特种钢材塑造的车身哪怕是对火箭弹,同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

    而依靠这些巡逻车,潘光带着仅有的一个班的战士,静静等候对方的出现。

    潘光不知道的是,因为刚才他没有第一时间组织有效的反击,此时津坦军事委员会的家伙们,心里已经开始有些看不起他们了。

    拉曼肩头扛着把ak,冲着一字排开的巡逻车不屑地吐了口吐沫。

    “这就是你们说的华夏维和营,我看也不怎么样嘛?老子几发火箭弹,他们就吓得龟缩在了车后头。我说,兄弟们,上家伙,把这些铁壳子轰开。”

    他此时可以说得上是极尽嚣张,华夏维和营又怎么样,先前吹得都要上天了,还不是经不起自己这些人一轮攻击。

    看着手底下的战士十分粗狂地扛着火箭弹发射器,将弹头对准了那些白色的巡逻车,拉曼兴致忽然,笑了喊了一声:“发射。”

    那滋味,拉曼感觉某些超级大国实验核弹也就这个程度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潘光心里升起一丝担忧。

    蚂蚁多了也能咬死象呢,这么多炮弹打过来,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巡逻车早晚会被打破。

    到那个时候,他们又该怎么办?

    强忍着心里的憋屈,潘光继续冲拉曼他们喊道:“前面的朋友,华夏维和营一直都是以和平为己任,我希望阁下不要轻易挑起战端。”

    “根据三方会谈结果,我方具备一定的自卫反击权。我不希望到了最后,引起我们两方的不愉快。”

    潘光不知道的是,因为自己的阿拉伯语不是太标准,说这些话的语气在拉曼眼中就有些示弱和讨好的意思。

    当然,也怪贫穷限制了拉曼的想象力,让他真的以为潘光是对自己求饶。膨胀的野心让他做出了一个后悔终生的决定。

    “狂野的战士们,这些华夏人说,他们有自卫反击权。你们说,我们要不要表现出一点点害怕来满足一下他们的虚荣心?”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拉曼非常猖狂地大笑着,抖动的双肩昭示着他内心无比的高傲。

    当然,这些津坦组织的战士类似于“干他奶的”“表现个鸡儿”这种粗博不堪的话语,也让拉曼充满了骄傲。

    肩头的ak被他迅速取下来,瞄准而来巡逻车上的防弹玻璃就是一梭子。

    虽然也仅仅是打掉了一些早就被火箭弹炸破的玻璃残渣,但拉曼对于他的成果,似乎已经非常满意。

    将枪支对着巡逻车后的潘光一行人扬了扬,拉曼得意地发号施令:“还愣着干什么,上,让华夏人领教一下咱们的厉害。”

    看着津坦组织的武装力量步步紧逼,潘光咬了咬牙。

    看来,到最后不搞点大动静是说不过去了。

    眼看之前组织平民后退到安全区域的战士们已经陆续返回,耳边听着那些零零星星的熟悉的阿拉伯语字眼,潘光瞪大了眼睛下了命令:

    “全体都有,打开保险,准备战斗。同志们,考验你们枪法的时间到了,尽可能让他们失去作战能力,给我打四肢。”

    说真的,这要求有些强人所难。

    想要射中运动中的人的四肢,是非常考验人射击能力的。

    好在潘光也不是强制性要求,反正能够尽最大可能就好了。万一没打中四肢,打中了脑袋或者心脏,那也只能说是这群家伙运气不好。

    作为连长,潘光打响了战斗的第一枪。

    他可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军官,优秀的枪法让他言出必行,第一枪,就命中了一个武装分子持枪的右手。

    弹头带着灼热的气浪从枪口射出,飞速地旋转着射进此人右手腕骨,因为传播介质的不同,瞬间在其手腕上破开一个洞。

    这家伙应该庆幸,子弹造成的是贯穿伤。

    如果弹头留在手腕里,压根不用想,翻滚的弹头造成的伤势,足够让他无法以任何手段进行包扎,到最后只能等着血液流干死亡。

    而拉曼,则在这一刻瞬间懵逼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华夏人居然真的会反击。

    不是说,华夏军人面对挑衅,都跟比鸽子还要温驯的兔子一样么?为什么,他们会反击?

    如果拉曼能够读了解一些华夏的文明,那么他此时一定会想到这样一句话——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