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独当一面的能力
    秋少寒作为中间人,让三方相互认识之后,队伍便正式踏上了征程。

    能够在各种机械上乘坐的人员各自就位率先出发,剩余的战士们,则由利西比亚政府军提供运兵车,跟随在车队后缓缓沿着公路行驶。

    来时的路上,沈耘和潘光两人就已经进行了明确的分工。

    在这个时候,潘光需要跟随队伍一路前行。

    而沈耘则负责与三方的官员进行接洽。

    比起那些运兵车,官员们乘坐的这些车辆就要豪华很多了。好巧不巧,沈耘跟汉斯国的美女军官,以及两方政府的两名官员正好在同一辆车内。

    “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叫约翰娜,现在是利西比亚维和行动指挥部的参谋。”

    使用英语,汉斯国的美女军官冲沈耘点点头。

    正是在刚刚,她才意识到上次因为考核的原因,麦瑟尔并没有向沈耘他们透露其他观察员的详细信息,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沈耘称呼她都是美丽的小姐。

    “神有恩慈,是吗?很好听的名字。”

    恰好沈耘当初在网上看过一个帖子,说德国女性颇为流行的二十个名字的来历。这个约翰娜正好就在其中。

    这个时候拿出来套近乎,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约翰娜惊喜地叫出声来:“天哪,你居然知道我名字的含义,真是个有趣的华夏人。我想在你们华夏,像沈你这么优秀的军官,一定非常受女孩子喜欢。”

    沈耘笑了笑:“事实上,我已经在年前结婚了。所以不论有多少女孩子喜欢,我的心里只会认为仅有一个。”

    对于沈耘结婚这个问题,约翰娜抱着极大的好奇心。

    “刚刚结婚,你就出国维和,难道你的妻子就不担心吗?”

    沈耘笑了笑:“作为军人的妻子,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接受漫长等待的煎熬。我唯一能给给她的承诺,就是活着回去。”

    说出这样的话来,沈耘还能笑着,让约翰娜的内心感受到了一名华夏军人的担当。

    对此她只有衷心地祝福:“我想你一定能够平安归去的。”

    两人闲聊了几句,沈耘就发现似乎有些冷落这两位政府官员。

    虽然不知道他们身居何职,但到底也是利西比亚真正的执政者,沈耘不能厚此薄彼,让他们因为自己感受到华夏有什么冷态度。

    “两位好,不知道两位叫什么名字?”

    沈耘流利的阿拉伯语瞬间震惊了两名政府官员,当沈耘再度以同样的话询问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

    此时脸上也带上了惊喜:“真是没有想到,上尉先生,你的阿拉伯语会这么棒。你好,我叫萨拉维·赛多因,是新政府外交部的副部长。”

    虽然两个政府的关系有所缓和,但是两人的座位还是分开的,萨拉维坐在副驾驶座上。而另外一名来自救国政府的官员则跟沈耘他们一起坐在后边。

    “我是救国政府内政部长阿埃尔·斯金,很高兴认识你。”

    哪怕是坐在车上,这位内政部长也很是客气地冲沈耘侧身点头。

    至于约翰娜,已经被沈耘熟练的阿拉伯语震惊到长大了嘴巴。

    当然了,她本身只是会几句简单的阿语,根本没法像沈耘这样长篇大论跟两名利西比亚官员交谈的。

    本来约翰娜以为,在车上少了一个翻译,这一路上估计会非常沉闷。

    但是没有想到经沈耘作为枢纽,车上除了司机的四个人,居然能够进行非常愉快的交谈。

    当然了,很多时候都是她以及两名利西比亚官员对沈耘及这支维和部队提出各种好奇的问题。

    “沈,听我们副总理说,你曾经参加过三方会谈,这是真的吗?”

    这是新政府的官员提出的问题,作为外交部官员,他跟副总理卡杜比打过很多次交道,知道这个人虽然对谁都表现出亲善的态度,但主动打招呼的,都是他特别重视的人。

    沈耘作为一名上尉,身边有那么多军衔比他还高的,但是卡杜比居然能够折节下交,就说明沈耘具备相当优秀的能力。

    点点头,沈耘略带回忆说道:“是的,当初三方会谈的时候,有幸见过卡杜比先生。对于双方友好的态度,我代表华夏维和营,表示衷心的感谢。”

    沈耘感觉自己的嘴都干了,他说任何话,不仅要用阿语说一遍,还得用英语再复述一遍,简直就是一个人扮演着两个人的角色。

    直到天色渐暗,车队停在公路边一座小城里,这才得到了暂时的休息。

    沈耘下车没过多久,秋少寒就找了过来。

    “三月不见,表现依旧出色。看来在跟维和部以及两方政府的周旋,可以放心交给你来做了。”

    沈耘愣了一下。

    “你以为,让你们四个人坐在同一辆车上,没有一点特殊的含义吗?”

    沈耘这下子明白,合着这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考量。

    秋少寒非常满意地点点头:“先对你说声抱歉。你们的车里,我们提前安装了窃听器,你们的所有交谈坐在前边的我们都听得清楚。”

    拍着沈耘的肩膀表示肯定,秋少寒笑呵呵地继续说道:“知道吗,刚才我过来的时候,两方政府的首脑都表示非常欢迎你做这个沟通的桥梁。”

    “至于那个麦瑟尔,想必早在金陵的时候就被你们的表现征服了,不仅没有表现出异议,还替你们大吹法螺。你是不知道,当时我真想把那一幕拍下来。”

    直到这个时候,才轮到沈耘说一句话。

    “秋处长,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我比较好奇的是,您接下来,会不会也常驻在利西比亚?”

    如果秋少寒在这里,沈耘心里感觉会非常有底。

    有他和范大使在,基本上维和营出现任何问题都能够兜得住。这大概就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一种别样解读。

    但是让沈耘失望的是,秋少寒摇了摇头。

    “我虽然也负责你们的维和营的工作,但是这仅仅是其中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所以,很抱歉,沈耘,我只能帮你到这里。”

    见沈耘沉默不语,秋少寒笑了笑:“其实你应该高兴才对。之所以将这个摊子交给你们,那是对你们能力的肯定。在你们身上,我们看到了独当一面的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