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终到利西比亚
    军绿色的甲板上,沈耘与潘光,以及这艘巨轮的舰长,并肩站着远眺着蔚蓝的海洋。

    人们经常形容一个人胸襟广阔如海,当真正站立在大海之上,才发现形容总是会夸大。

    无论前后左右,看不到一点陆地。

    偶尔有海鸟飞来在船上停歇,总算是能够找到一点额外的喜悦。沈耘很难想象,在这茫茫大海之上,运送自己等人的军舰上的官兵们,心里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

    “刘舰长,不得不说,你和你的士兵,真的辛苦了。”

    沈耘莫名地感慨让舰长讶异了一下,随即带着笑容问道:“怎么说?”

    抬起手臂,向前方空旷的海面指了指,沈耘感慨道:“您知道吗,在这大海之上,经年跟熟悉的战友在一起,我感觉,就像是在关禁闭一样。”

    潘光没好气地拍掉了沈耘的手:“说的就像你被关过禁闭似的。”

    “别说,我还真就被关过一周。那种四周空荡荡,只有一点亮光的感觉,我是不想再受第二次。所以,我这才找刘舰长说说话嘛。”

    比起沈耘和潘光,刘舰长的年龄要大很多,俨然已经是沈耘他的叔伯辈了。

    听到沈耘和潘光的笑闹,他点了点头:“你们知道吗?当我第一年上船的时候,我是万般的不适应,出一次海吐一回,最严重的一次苦胆汁都吐出来了。”

    “这么严重?”

    虽然沈耘他们这一批来的战士也有晕船的,但是症状都没有那么厉害,最多就是头晕,在宿舍里睡着就好多了。

    “当时带我的师傅就跟我说,小伙子,干咱们海军的,就得吃得了苦,守得住心,忍得住风浪,耐得住寂寞。不要把大海跟自己对立起来,要跟它做朋友。”

    虽然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个口号已经提了这么多年,但是从一个海军嘴里说出来,还是让沈耘潘光有些不可思议。

    “我还以为,咱们的海军,心里想的都是征服这片大海呢。”

    沈耘砸吧下嘴,随即看着刘舰长,期待他继续说下去。

    “被这么看着我,其实这个事情吧,人力终归还是有限的,哪怕我们脚底下这万吨巨轮,如果遇到了大风浪,照样得翻船。”

    “所以,作为一个合格的海军,肯定会对自然抱着足够的敬畏去接近它,了解它,利用它。”

    话题一转,刘舰长转到了沈耘他们的任务上。

    “你们此去,也是一样的道理。利西比亚虽然局势复杂,但是你们保护的对象,是候夫拉的百姓和建筑。”

    “你们也要跟我们一样,尝试着跟他们沟通,获得他们的信任。然后才能更好地保护他们。战争带给人民的巨大伤痛,会在一时之间让他们对你们怀有巨大的敌意。”

    刘舰长说到这里,多了几分正色:“但是,我相信,我们华夏军人,能够以宽阔的胸襟和真诚的言行,来消除这些敌意。”

    刘舰长的教导沈耘和潘光铭记在心,不过随着刘舰长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接下来的话,让两人更加心旌飘动。

    “好了,让你们的战士从宿舍出来透透气,再过三个小时,咱们的目的地就到了。”

    这可是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啊。

    尤其是那些晕船的战士,陆地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最好的治愈药剂。

    战士们一开始对走出宿舍还是比较抗拒的,因为踏出那个门,就意味着他们会有很大的几率立刻吐出来。

    但是当听到马上就要达到的消息之后,哪怕是依然有些恶心,却强忍着来到船舱外。

    牢记之前海军战友的话,眼睛不再盯着海面,而是看着船上某个特定的东西。

    在这种转移注意力的方法中,三个小时的时间终于缓缓过去。

    利西比亚当地时间下午三点,华夏海军的军舰正式停靠在卜雷加港口内。

    沈耘对于这个港口是日思夜想,无数次在脑海中勾勒着这里的地形。组织战士们下船,之后,他就开始了物资的调度。

    一台台崭新的巡逻车,车体是由国际先进水准的特种钢材制造,能够有效阻挡步枪冲锋枪子弹的袭击,车上配备了雷达扫描和高射机枪,同时具备强大防御和攻击力。

    基建的重型机械,这个就不用说了,华夏的重工机械质量那是杠杠滴。

    还有最新款的运输车辆等等,就连沈耘,都看得有些眼花撩换,何况是那些前来港口迎接沈耘一行人的联合国维和部官员和利西比亚官员。

    秋少寒的出现一点都不出沈耘的意料,倒是让潘光吃惊了一下子。

    当他引着联合国和利西比亚两个政府的官员过来的时候,潘光与沈耘对视一眼,迅速向这些人敬礼。

    “华夏驻利西比亚候夫拉城维和部队,前来报到,请指示。”

    这些官员中,可是有很多沈耘的老熟人的。

    之前参加过会谈的两方政要不说了,沈耘没有想到麦瑟尔和那位汉斯国美女军官也赫然在列。

    秋少寒正要介绍的时候,麦瑟尔就摆摆手:“潘,沈,我们又见面了。看你们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们一定对我们的出现表示惊讶是吗?”

    “将军阁下,没有想到,您居然也会来到这里。”沈耘和潘光点点头。

    而秋少寒这个时候才笑着用阿拉伯语对两方政府的官员介绍道:“这位,是华夏维和营营长潘光中校,旁边这位是教导员沈耘上尉。”

    新政府的副总理卡杜比·萨姆哈连连点头:“上尉,我记得你,上次谈判的时候,你就在场。我想,维和营有一个了解利西比亚的人在,会对候夫拉的局势有相当大的好处。欢迎你。”

    而救国政府这边来的同样是位副总理,经由他身后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也了解了沈耘的一些情况。

    对沈耘点点头:“欢迎你们的到来,无论是我们,还是新政府,都希望候夫拉能够成为一个和平的纽带,所以,麻烦你们了。”

    客气的语言,被翻译成中文之后,倒是博得了不少战士好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