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鱼肠
    指挥室里,沈耘乐呵呵地冲几位刚刚上楼的连长指导员笑道:

    “怎么样,看着是不是很解气?”

    “要是在给他一拳,那就更解气。可惜,咱们的规定是要优待俘虏。”六连长砸吧下嘴唇,略带遗憾。

    这番话瞬间引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六连长匆忙补了一句:“我就不信,你们不是这么想的。”

    沈耘嘿嘿一笑:“好了,接下来你们看着点。这位也是我的老熟人,我得过去叙叙话。”

    “熟人?教导员,不是我小看你,之前你带的连队人家估计看不上吧。”

    对于这么耿直的询问,沈耘表示深切的无奈:“两年多前,他们给全军区所有的队部挨个上课,难道你们都忘了。再说了,我们连也是功勋连,是他们下手的重要目标。”

    看着沈耘这幅较真的样子,在场的所有军官们只能表现的尽可能严肃一些:“原来如此。”

    等沈耘走出指挥中心的门,这才偷着乐呵:“没想到教导员平时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原来对自己的老部队也挺有感情嘛。”

    隔壁,八连长已经将男子严密地看守起来。

    手铐脚镣也就不说了,腰里边也锁着一道链子。

    见沈耘进来,男子见沈耘进来,愣了一下,随即咧嘴笑道:“沈连长,没想到时隔两年多,咱们又见面了。”

    拉过一把椅子,沈耘坐在男子对面,同样带着笑容:“是啊,只是咱们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有烟没?”

    男子忽然询问沈耘,沈耘则转过头看着八连长。

    坐在一边的八连长摇摇头,从兜里掏出烟盒,连同打火机交到沈耘手里。

    沈耘先是抽出一根烟,非常小心地将烟蒂塞进男子嘴里,随即单手打火,另一只手护着火焰将烟头引燃。

    男子美美地吸了一口,干涩的嘴唇将烟蒂粘在上边,正好方便他开口说话。

    “本来吧,我还想着今年咱们突击队招人,你应该会报名。谁知道交上来的名单里头没你。查了查资料,没想到还被保密了。”

    沈耘笑了笑:“你信不信,我要想进特种部队,早就被人家给抢走了。就你们这个态度可不行啊。”

    男子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没想到还挺骄傲嘛。没错,龙飞云派人找你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不过我们也不担心。他们有他们的优势,我们也有我们的长处。”

    “所以,您是在教我待价而沽吗?”

    说完这句话,沈耘和男子对视一眼,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对了,虽然也算是熟人了,但是还没请教,你的名字。”笑过之后,沈耘表情一肃。

    男子点点头:“你可以叫我鱼肠,这是我的代号。真是姓名,以及工作单位,就不说了。相信你不会直接黑进军队数据库查吧。”

    沈耘乐了:“你可别怂恿我,我可不想上军事法庭。好了,怎么说,你也算是我的老师,来到我这里,也别客气,想吃什么,我让咱们基地的大厨去做。”

    “学生我这么好的招待,相信您老人家也不会想着夺门而逃,给我来一回中心爆炸四面开花吧。”

    鱼肠,是一把勇决之剑。男子能起这样一个代号,说明他的性格就像是当年手持这把剑的专诸一样,隐忍决断。

    原本就非常戒备的沈耘,此时心里更加小心起来。

    而听到沈耘这席话的男子,顿时哑然失笑:“你小子,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这么小心。这品质,我喜欢。你就放心吧,接下来的戏,就轮不到我唱了。”

    沈耘点点头,出门的时候,刻意嘱咐八连长:“看守的人都站远一点,如果我这位老师有什么异动,直接击毙,不用犹豫。反正,咱们也没有想着要从他身上获取什么情报。”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八连长还不太明白沈耘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严厉,但站在指挥中心看着这间房中监控录像的军官们却看得非常清楚。

    当沈耘刚刚坐在鱼肠对面的时候,鱼肠的身体稍微往前探了探,而两只原本平放着的脚,在那一瞬间踮起脚尖。

    只是鱼肠估计了腰间铁链对他造成的障碍,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而在沈耘替他点烟的时候,他的其中一只手,已经握成了爪状。再微微往前一递,沈耘的咽喉就会被锁住,到时候沈耘就能变成他的人质。

    然而他也小看了沈耘,虽然沈耘打火的时候,连眼神似乎都在全神贯注地盯着烟头,但是在监控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沈耘挡风的那只手,拇指和食指呈勾状。

    只要鱼肠敢动手,沈耘同样能够迅速锁住他的咽喉。

    而且,另一只手还有打火机凑在鱼肠的面部,沈耘绝对可以利用这个小玩意做点文章。

    再接下来,两人寒暄的时候,彼此之间都有好几个试探的动作,只是就近看的时候,只以为两人是在换各自舒服的姿势坐在椅子上。

    所以当沈耘推门走进指挥中心的时候,这些连长指导员迅速转过身来,为他献上了热烈的掌声。

    赞扬声也是一并送到的:“教导员,干的漂亮。”

    而在隔壁,男子看着将距离拉开的一众战士,苦笑着摇摇头:“我说你们至于嘛,你看看我现在,这手铐脚镣也就不说了,腰里头还缠着铁链子。我想跑也跑不掉。”

    “我们只相信教导员说的话,你很危险,最好还是离你远一点。”

    坚决的回答让鱼肠彻底傻眼了。

    “我说,他到底给你们灌了什么**汤啊,你们这么信他。”

    可是到底鱼肠还是发现,自己一切的争辩都毫无作用,刚才和沈耘的一番试探之后,自己果然成功将自己给坑了。

    看着墙角的摄像头,鱼肠带着几分苦涩摇摇头:“我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现在这些年轻人,嘴上喊着尊师重道,可这下起手来,是一点都不手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