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考核第一天
    没有熊熊战火,没有迷雾硝烟。

    当数个基础项目考核完毕之后,同一个连队被一分为三,开始进行角色扮演的游戏。

    游戏场地在733基地的大门口,两方是暴民,一方是防暴组。暴民和防暴组之间,以一条非常惹眼的白线作为边界。

    暴民的任务是想方设法突破防暴组的阻拦,冲进白线以内。而防暴组,则要以有限的手段来阻拦暴民接近白线。

    作为评判员的一种众官,听沈耘吹响了标志对抗开始的哨子,眼睛开始不停地打量着这一百来人的倾情演出,每一个人的表现,最终他们都要有一个综合评判。

    当然了,看戏嘛,自然心情还是不错的。

    面对数量倍于自己的暴民,防暴组的战士们首先分出一组,手持坚硬的盾牌护在白线之外。

    “前方人员听清楚了,这里是华夏维和步兵营,请保持距离,不要继续靠近。”

    有序的组织和流畅的阿拉伯语,让军官们同时点了点头。

    这是国际通用的防暴程序,当前看来,这些战士们并没有一点失误。

    连续的喊话,饰演暴民的这些人充耳不闻,只是一个劲手持各种暴力武器往前冲。

    “啪啪啪”,三声清脆的枪响,瞬间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而此时防暴组再次传来喊话声:“请所有人员保持理智,我方具有一定的自卫反击权,继续冲击营地将被视为武装袭击,我方将进行权限内的反击。”

    在设定里防暴组的喊话是全部没用的,因此暴民依旧冲击着有几个甚至已经搭着人梯直接越过了持盾的防暴战士的头顶。

    就在此时,沈耘忽然喊了一声:“跳过去的其中一人身上携带烈性炸药。”

    话音还没落,预留的防暴组战士迅速冲上去准备擒拿这几个人。

    当然了,其中肯定是不乏反抗的。所有人的表现都映入沈耘和潘光眼帘,这些人的格斗招式和相互配合,都是考察的目标。

    谁都想获得最终的胜利,所以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变化,这场扮演很有可能变成一场格斗较量。

    沈耘怎么可能玩这么小儿科的东西,忽然出言提醒:“携带炸药的家伙发现情况胶着,准备引爆炸弹。”

    事先已经安排好的那名战士迅速做出一个异常的动作,随即迅速朝防暴组人员比较集中的地方冲过去。

    只是还没有冲到他想要到的地方,眉心居然就已经出现了一个红点。

    这标志着他已经被防暴组暗中观察的狙击手给击毙。而因为遭遇这样的情况,一部分防暴战士迅速填装了麻醉弹,开始逐一向这些暴民们射击。

    沈耘还没完呢:“忽然发现,被击毙者身上携带的炸药不仅有遥控引信,还有一个定时引信,距离爆炸,还有三十秒。”

    这还了得,负责防暴的战士们感觉自己要被玩坏了。

    三十秒,这是要弄死人的节奏啊。

    此时除了迅速撤离,还能有什么办法,防暴组的战士们飞速开始撤离。在仅有的三十秒之内,尽可能地躲避在掩体后。

    三十秒钟转眼就到了,当所有人集合起来的时候,沈耘并没有作点评,而是让之前负责饰演暴民的一组换成防暴组。

    当然,设定的预案可是有好多种的,基本上这些年维和时发生的种种冲击维和营地的情况都被拿过来用了。

    这个项目,除了负责医疗的小组,其他人都要参加考核。

    足足一整天时间,军官们感觉全都用来看戏了。

    随着夜幕拉开,战士们开始回去休息。而这个时候,沈耘和潘光则与这些连长指导员们,边看录像边对战士们进行评价。

    “一连,或许是第一个参加考核的,所以表现并不算很好。个别表现好的,相信大家都看到了。”

    “从二连开始,仔细看第二次的表演,看到了吧,其他人都是在看到王梁在后退的同时对暴民进行射击,才有样学样的。”

    沈耘丝毫不掩饰自己对王梁的看重:“所以,在这一轮,王梁要的一个高分。只有他第一时间意识到危险中同样要完成任务。”

    被第一个表扬的是二连的人,二连的连长指导员自然非常高兴:“这个王梁绝对是个人才,训练拔尖,思想过硬,之前我一直拿他当我的副连长在用。”

    潘光点点头:“闲话不多说,打分吧。”

    足足五个小时,所有人都有些头晕眼花的时候,所有人都完成了评分。

    到了这个时候,也已经很深了,战士们也早已经陷入了沉睡。但在考核期间,潘光和沈耘怎么可能让他们过得那么消停。

    “今晚的好戏,谁要去?”

    听到好戏两个字,本来都在揉太阳穴的一群连长指导员瞬间来了兴趣:“这么大的好戏,不去可惜了。要不这样,咱们一起去,早些折腾完早些睡觉。”

    这样的提议自然是所有人纷纷叫好。

    这并不是要扔个烟雾弹到战士们的宿舍里,相反,今晚他们要做的事情,绝对要让遭灾的人没有任何一点察觉。

    悄悄潜入自己负责的两个大宿舍,沈耘心里暗自偷笑。

    他此时已经在想,明天这些家伙被紧急集合叫起来之后,相互看到脸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人陷入熟睡之后,做什么的都有。

    要说这磨牙放屁打呼噜,在这个宿舍里还真是一样都不少。震天响的呼噜声,让沈耘后悔这事儿没用小型无人机来完成。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是废话了,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完成既定的任务。

    随便摸到几个已经陷入深度睡眠的战士身边,沈耘憋着笑在他们的身上做了一番手脚。

    因为用力极轻,这些战士们只以为是自己在梦里出现了什么一样,倒也没有一个被吵醒。

    当既定的任务目标二十个够了之后,沈耘心里想着明天这些战士们被紧急集合的哨音叫醒后那狼狈的表情,乐呵呵地走了出去。

    宿舍内,再度陷入了沉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