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被要走的退出报告
    足足一周时间,沈耘将一个维和训练营闹得天翻地覆。

    从第三天开始,负责炊事班的七连长就直接闹到了沈耘办公室。

    没办法,那么触目惊心的照片,以及沈耘绘声绘色的讲述,不仅严重影响了战士们的就餐**,甚至炊事班的战士们看了,都没法正常做饭了。

    只是这一课谁都逃不掉,即便七连长是一个两毛一,他也照样得在沈耘的劝说中乖乖回去。

    只是,让沈耘惊讶的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居然在上课结束之后,有这么一个人站在了自己面前。

    群山阻隔住了夕阳的余晖,办公室里也不得不打开空调阻隔寒冷的侵袭。

    明亮的灯光下,眼前这个瘦弱白净的小伙子时不时迅速抬头偷瞄沈耘一下,随即迅速低下头去。

    有时候和沈耘的眼神对上,便好长时间不敢抬起头来。

    那个样子,就像是做了贼被发现似的。

    自从他打报告进来之后,已经站了将近十分钟了,沈耘没有问他来做什么,他就一直这样偷瞄着沈耘。

    眼看着马上都要到看新闻的时间了,沈耘实在有些憋不住,只能看着眼前这个少年问道:

    “如果我记得没错,你是叫程雪峰对吧?”

    被叫出了自己的名字,程雪峰显得极为惊讶。

    原本低了很久的头颅终于再度抬起来,眼神中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地看着沈耘:“啊,教导员,您知道我?”

    随即,小伙子就重新低下了头颅。

    似乎觉得自己的名字被沈耘知道,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一样。

    程雪峰的名字沈耘当然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秦军报上来的那几份申请退出训练的报告。

    事实上沈耘在前期教授外语的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基本上将训练营上下两千多张脸全都和他们的姓名对上了号。

    而随着这次讲课,沈耘也着重查看了申请退出的战士们的详细资料。

    如今他已经拟好了后天要考试的题目,可谁知道在这个时候,程雪峰主动找了上来。

    “我知道,你来肯定和退出报告有关系。”

    沈耘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一些。

    先前看程雪峰的资料,说他性格特有些腼腆内向,沈耘还觉得都来当兵了,能内向成什么样子。

    可现在他算是见识了。

    当兵也不是万能的,塑造一个人的性格,是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过程和某些特别的机遇的。

    不是说来到军营这个大熔炉里就一定能够将废铁炼成钢。

    “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因此有什么心理负担。真的,你的情况我很理解,你这么选择,并没有错。”

    只当是程雪峰还没有过了心中那道坎,沈耘强按着他坐在自己办公桌旁边,端了杯水放在他面前,这才继续说道:

    “你今天能够站在这里,说明你心里还是有那么一股子男儿气概,作为你的教导员,我心里很开心。”

    程雪峰没有端起水杯,而是抬头看着沈耘,憋了一阵子,忽然冒出一句话:“教导员,我想要回我的退出申请。”

    从一开始,程雪峰最多的表现就是低头,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让沈耘瞬间愣了一下。

    随即,以不确定的语气追问:“你是说,你想要回你的退出申请,想要继续留在维和营训练?”

    程雪峰点了点头。

    这下就更出乎沈耘的意料了,略带着提醒说道:“小程,是这样,退出报告一旦要回去,我们就不会在接下来乃至到最后的考核中放水了。”

    “如果你一旦被选中,就必须要前往利西比亚完成任务,这将是一个漫长又煎熬,还有极大危险的过程。”

    “到了那个时候,你再想退出,可就真的要被当做是逃兵,上军事法庭了。你可要考虑清楚。”

    本来以为,程雪峰也许仅仅是一时间面子上下不去,所以前来索要退出报告的。

    但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了沈耘的预料。

    “教导员,我是真的想要回我的退出报告。往后我再也不会闹什么退出了,我要做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我不是懦夫。”

    被这么一句慷慨激昂的话给堵了一回,沈耘忽然不知道说什么话好了。

    最终,沈耘只能砸吧一下嘴唇:“你确定,你这不是一时意气?”

    “报告,卫生队的那些女兵都敢壮着胆子去,我怎么能认怂。我的前女友,就是说我懦弱才跟我分的手。”

    被沈耘这么一问,程雪峰是彻底被激发出了他内心的那种冲动。

    而沈耘万万也没有想到,原来失恋居然还有这样的好处,能够将自己这个兵彻底洗礼了一遍。

    不得不说,程雪峰这次确实是遇到了一个合适的契机,将他从前所忍受的一切负面情绪全都激发出来。

    而恰好这个时候,又遇上而来卫生队那群姑娘在不经意之间的正确引导。

    种种巧合,就此让程雪峰在内心里渴望赢得尊重和认可,而要回报告,正是他对自己从前做过的一些自我感觉没出息的事情的逐一弥补。

    想通了这些事情,沈耘的心情瞬间明朗起来。

    走回作为,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叠稿纸,从中取出一份,放到程雪峰面前。

    “报告,我可以给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够为自己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维和营不是用来证明什么的地方,而是一个随时冒着生命危险来完成使命的地方。我很高兴你的思想有了转变,但是,显然还不够。”

    听到沈耘的话,程雪峰迅速站起身来,对沈耘敬礼。

    “报告教导员,我说到做到,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看着程雪峰现在早已没有了先前进来的时候那种欲言又止的样子,沈耘笑着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会做到。还是那句话,不要有心理负担,一切都往前看。”

    目送程雪峰走出办公室,沈耘忽然就笑了起来。

    这场思想教育课还是蛮有用的,至少,能够改变一个人略为消极的性格,哪怕只是暂时,这都是相当大的收获。

    想到这里,沈耘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