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欣慰的喜悦和漫长的等待
    

    “我坦诚,当看到那具被炸成两段的尸体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

    “隔着照片,我能够感受到战争的惨烈。虽然平时经常喊着我不怕死的口号,但是这一刻,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然而,当我意识到,我还是个军人的时候,我放下了内心的恐惧。”

    当江海和秦军两个人强自按下心中的不安,回到座位上一起翻开第一份报告的时候,他们的心里充满了讶异。

    这并非他们想象中的退出申请,而是一份半是检讨半是决心的请愿书。

    笔迹有些一笔一划书写的意思,很显然写这份请愿书的战士,文化水平算不上多高。

    然而单冲这份觉悟,江海和秦军忽然觉得,这个小伙子一定要留在维和营。

    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将他从利西比亚的维和营地安全地带回华夏。

    江海和秦军非常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嘴角终于露出这三个小时以来他们第一次的笑容——这是对他们这段度日如年的忧虑最好的犒赏。

    “老江,接下来这份,还是你先看?”

    带着一丝期待,秦军冲江海问道。

    “来来来,咱们一起看。有着第一份打底,我这心里,也算是好受了不少。”江海脸上洋溢着笑容,轻松地伸了个懒腰。

    拿起第二份稿纸,仅仅翻开看了一眼,江海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

    兴致忽来,坐在椅子上气沉丹田徐徐念道:“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是军人最高的荣誉。”

    “如果我死在利西比亚,请将我的骨灰带回华夏。然后告诉我的父母,不要悲伤,因为他们的儿子,死的光荣。”

    还未战,先言死。本来是非常晦气的一件事情,但江海不以为意,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这些臭小子,真以为咱们是去送死了。”

    秦军同样怀着笑意,身体往这份报告前凑了凑:“要我说,教导员这一手玩的是真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么到了利西比亚就会时时刻刻小心。”

    “同样,也给咱们这些人敲响了警钟。士气是可用了,但咱们也不能拿战士们的生命当儿戏。”

    想起之前沈耘的叮嘱,江海也不得不承认,沈耘这趟思想政治课,教育的范畴确实不仅仅是这些战士。

    自己和秦军足足紧张了三个小时,但是结果到现在还是好的。

    可看着战士们将生命托付在他们手里,心里怎么忽然就觉得压力比之前还要重了呢?

    江海和秦军两人在办公室念叨,殊不知被他们念叨的人,此时正站在另一间办公室的窗前,静静看着窗外无尽的夜空。

    “阿嚏。”

    猛然一个喷嚏,将这极富格调的场景破坏殆尽。

    窗户遭受了猛烈的湿气侵袭,瞬间画出一片浓白,随即消失无形。

    而坐在办公桌前神情严肃地看着文件的潘光,抬头看了看略为有些狼狈的沈耘,无奈地摇摇头。

    “都说了,让你赶紧回去休息。刚从那么热的地方回来,身体肯定一时之间适应不了。你看,这不就着凉了。”

    嘴上是如此说着,手里一点也不慢,将一卷卫生纸对着沈耘一扔,看沈耘很是麻利地接住,这才说道:

    “赶紧擦擦,擦完了回去睡觉,今天也不是你值班,尽来瞎凑什么热闹。”

    “要不是想……”

    沈耘话说刚出来四个字,见潘光一脸笑意看着自己,忽然就停住了。

    这么没面子的事情,他才不会主动承认呢。

    “说啊,继续说啊,停下来干什么?”

    拿起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有些冰凉的茶水,潘光看着沈耘一脸促狭。在这个时候沈耘如何能够听潘光的,嘿嘿一笑,只是一味摇头。

    将被子随意放在桌上,潘光站起来凑到沈耘旁边,同样凝望着夜空,嘴里却没有停歇:“我就知道,你小子也在等江海他们的报告对不对?”

    看沈耘默不作声,潘光便继续问:“你说,要是有大范围的战士申请退出,咱们该怎么办?”

    毕竟维和营的要求是一千人,如果因此退出的人太多,到最后确实没法向上级交代。

    “营长,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强扭的瓜不甜?要人命的事情,肯定会有人害怕。但是咱们也要相信咱们战士的觉悟。”

    沈耘越是这么说,潘光越能从他的语言中感受到那股子不安。

    然而偏偏沈耘又说的没错,他居然也一时间没法反驳。

    觉悟,这玩意对很多学习过现代心理学和哲学理论的人来说,是一种绝对带有主观色彩的东西。

    想要对一支队伍进行一个详细的战斗力估计的时候,往往会忽略掉这些东西。

    因此信念啊,觉悟啊,精神啊,传承啊,于许多人来说,他们宁可无视也不愿稍微有一点的相信。

    但是沈耘相信,因为我军很多战役的胜利,都是凭着这种玄虚的主观因素获得的。

    潘光从兜里掏出一盒烟,取了一根,冲沈耘这边递了递:“来一根解解闷?”

    虽说在利西比亚因为各种缘故,沈耘是既喝了酒又抽了烟,但那都是迫不得已的情况。

    现在回来了,没有那么苛刻的环境,沈耘自然能不抽就不抽。

    摆摆手,看着潘光把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沈耘这才表情里带着几分期盼说道:“我觉得吧,这就是一道坎。对于任何军人都是一样的。”

    “如果他们的心里过不了这道坎,那么就算将来上了战场,只怕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调整好心态。”

    “现在社会上都在说,等到真上了战场,我一定会怎样怎样,可是眼下,不正就是真正的战场。”

    “说这些话的人,都是在给自己找退却的理由罢了。只有退到无路可退,这些人估计才会奋起反击,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付出的牺牲就太多了。”

    潘光转身将烟头狠狠拧进烟灰缸:“你说的没错,不过也不用那么悲观不是。至少咱们,会第一批冲出去,那就足够了。”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