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让人踟蹰不前的报告
    

    连续二十张照片,每一张的主题都是硝烟和战火。

    训练营一连的战士们已经没法再做出什么呕吐的动作。

    因为沈耘的话,让他们心里同时生出一样的情绪,那就是,自己还到底要不要参加维和营?

    如果在古代,一定会给沈耘安上一个动摇军心的罪名。

    因为当一连的战士离开会议室的时候,有很多人的眼睛中满满的全都是迷茫。

    就连江海和秦军两个连队首长,都忍不住留下来开始抱怨沈耘:

    “我说,教导员,你这事干的可不地道。咱们训练都过半了,你突然来这么一出,明天我们办公桌上要全是退出申请,那可怎么办?”

    潘光虽然没说什么,可是那紧皱的眉头也说明了他的态度。

    沈耘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行百里者半九十,任何以时间做衡量的进度都是虚假的。”

    沈耘虽然知道自己讲述的东西肯定会引起一些剧烈的反响,但是并不后悔。

    “这一刻早晚咱们都要上,趁着时间还早,将真正内心坚韧的战士留下来。这样到了利西比亚,他们才能迅速适应当地的环境。”

    眼看着江海就要和沈耘吵起来,潘光忽然开口劝说:

    “我支持教导员的意见。看了些照片就已经接受不了,如果遇到了真正的战场,他们会成什么样子?”

    “我们维和营,到利西比亚之后,肯定会遭遇真正的战争。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所以现在就告诉他们,能够接受和适应的,就留下。”

    说道这里,潘光的眼神如鹰隼一般,牢牢盯着江海和秦军:“如果接受不了,那就趁早滚蛋。不要到时候丢人丢到国门之外,咱们谁都脸上不好看。”

    被潘光这么一说,还想说点什么的江海和秦军沉默了。

    一个中校,一个少校,在潘光的目光中,缓缓低下了头。

    良久之后,这才叹了口气:“营长说的对,回去之后,我们会做战士们的工作。”

    看着两人的态度有所改善,沈耘这才开口:“不用过分苛责战士们,如果谁真的想要离开,就以训练成绩不达标为由劝退好了。”

    江海抬头看了看沈耘,他的眼神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惊讶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沈耘居然会这么老道。这样的说辞,就连他这个中校在一时之间都没有考虑到。

    毕竟如果严格追究起来,接下来要写退出报告的,都能够判定是逃兵了。

    沈耘还当是江海不明白什么意思呢:“毕竟也在咱们这里训练过,不论如何,都说明他们有那份为国尽忠的心。”

    “怕死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怕的是没有做好准备还硬撑着。到了利西比亚,真正交火的时候,那可是害人害己啊。”

    江海点点头,表示明白,沈耘便停住了嘴。

    晚饭的饭点如期而至。

    当两千人先后打好饭菜,准备就餐的时候,本来被其他连队羡慕的一连,却出现了非常奇怪的一幕。

    平常被疯抢的红烧肉血豆腐这些大菜,一连今天居然没有一个人抢。

    甚至很多人端着餐盘坐在桌子上,对眼前的饭菜却做出了难以下咽的表情。

    难道今天的饭菜真的不好吃吗?

    其他连队的战士心里充满了疑问,带着好奇心尝了尝自己盘子里的饭菜,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然而,为什么一连会有这么多人不吃呢?

    看这两百人衣服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少人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在晚饭结束之后,瞅个机会找一连的熟人问问情况。

    沈耘的老连队,同样有名战士就在一连。

    饭后回到宿舍,没过多久,王梁几个分在其他连队的人就找了过来。

    “小五子,你出来一下。”

    这名战士名字叫闵武福,一连的战士们都叫他是小五子。虽然他是二排的战士,但来到这里,对王梁的话他还是言听计从的。

    带着沉重的心情,小五子被王梁几人带到了楼下一个僻静的角落。

    “小五子,今天你们一连怎么回事?一下午没有训练,吃饭的时候全都一幅沉闷的样子。是不是连长批评你们了?”

    王梁嘴里的连长可不是江海,而是沈耘。

    哪怕这里是维和营,私底下他们依旧叫沈耘是连长,而并非什么教导员。

    闵武福摇摇头,带着复杂地心情开口说道:“一排长,您就别问我了。这事儿,你们也就这几天,都会挨上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表情有些别扭的闵武福,低头回避着大家的目光。

    其实他不知道,在已经有些昏暗的天色中,没有人能够从他脸上的表情中察觉到任何东西。

    而正是因为这样,王梁几个才越发关心:“小五子,说实话,不要遮遮掩掩的。”

    为王梁这么追问,闵武福近乎带上了哭腔:“一排长,您就别逼我了。这事儿,我是真的说不清楚。你们要是不看那些照片,根本不明白我们到底在想什么。”

    说完这一句,闵武福居然推开了挡在他身边的几人,径直冲进宿舍楼。

    那个瘦弱的背影,让王梁等人心里隐隐带上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只是闵武福仅仅说了三句话,据此也判断不出来什么,王梁几人只能无奈地就近找了个地方坐下。

    “小五子说的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问题是提出来了,可是谁都没有办法回答。一群人只能闲聊了几句,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等候闵武福口中所说的那一刻到来。

    而此时的江海和秦军,眼睛早就瞪着桌子上那厚厚一沓稿纸。

    从八点到现在,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而他们桌子上的稿纸厚度,是与分秒俱增。

    看着这些稿纸,两人的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

    眼下已经有一百二十七人正式上交了报告,他们之所以到现在连一份都没有看过,那是因为,他们也在怕。

    他们非常害怕,看到这些稿纸的第一眼,就让他们的内心充满了失望。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