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让一连战士作呕的思想课
    两天的时间,沈耘非常可观地将自己在利西比亚的所见所闻全都写了出来。

    看着手头打印出来足足一厘米厚的汇报材料,沈耘深感自己对得起秦司令员自掏腰包招待他们的那顿美食。

    将材料交到秋少寒手里,沈耘也就算是完成了阶段性的任务。

    接下来,沈耘当然是要回到733基地,将他在利西比亚的经历,讲述给自己的一群同僚听。然后具有针对性地开始对战士们进行强化训练。

    秦司令员专门打招呼,让司令部的车送沈耘回去。

    哪怕是司令部的车,到了733基地也不能乱闯。刚到门口,车辆就被值勤的战士给拦住了。

    “同志,请出示你的证件。”

    听着这样熟悉的口令,沈耘坐在车里登时笑了起来。

    离开多日,没想到基地越发地有模有样。沈耘笑着冲司机点点头,拉下车窗将自己的证件递了出去。

    “啊,教导员,您回来了。”惊喜的声音让沈耘笑着点了点头:“怎么,以为我当逃兵了。行了,赶紧跟营长汇报一声,然后放咱们进去吧。”

    值勤的战士点点头,拿起对讲机说了几句,随即取开路障,放沈耘和车辆进入基地。

    司机似乎对这里也是熟门熟路,没有沈耘之路,居然径直将车开到了办公楼前边。

    这个时候,潘光也刚好从楼上下来。

    看到沈耘下车,顿时跑过来一个熊抱:“你小子,可是想死我们了。听说利西比亚局势紧张,三天两头交火。想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却发现根本就打不通。”

    先冲着司机点头道谢,目送他出了基地,沈耘这才拉着潘光走进大楼。

    “别提了,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基建破坏严重,想要联系,都要打卫星电话。你打不通我的号码很正常,在候夫拉,我们连大使馆都没有联系过。”

    听到沈耘的话,潘光大感兴趣:“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看到潘光这个急切的样子,沈耘苦笑不得:“我说,怎么着也让我喝口水,然后吃点东西。”

    “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从今天下午开始,各连都要重点学习候夫拉的一些风俗人情和势力情况。这门课,我来主讲。”

    “还有,老潘,今晚咱们得开个会,我把我的一些经历说一下,然后商量商量,战士们的训练计划可能要改改。”

    看沈耘的种种动作和表情,潘光明白,去了利西比亚近二十天,沈耘绝对经历很多事情。

    现在他的气质和谈吐,比之前成熟稳重了很多。

    笑了笑,抬手看看时间:“累不累,要不这会儿先去休息休息。养好了精神,下午我好听你在利西比亚惊心动魄的光辉历程。”

    “可别开玩笑了,惊心动魄是有,但跟光辉历程是一点都不沾边。狼狈倒是有,就问你听不听。”

    沈耘无奈地对潘光说道。

    “哪能不听啊,好不容易看你小子不出风头,怎么能不听。我倒是想知道知道,利西比亚的这些武装组织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能够把你小子弄得那么狼狈。”

    闲聊了一阵子,时间也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走进餐厅,沈耘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

    神秘消失二十天,然后忽然出现。肤色变得非常黑,精神变得非常凌厉,几乎每一种变化,都让战士们有一种突兀的感觉。

    看着眼睛不停在沈耘身上扫视的战士们,潘光咳嗽一声,出言提醒:“都愣着干嘛,赶紧吃饭,吃完了就回去休息。训练了半天,你们不累啊。”

    累,当然累。

    可是比起好奇心,这点累算什么。目光紧紧盯着跟各自的连长指导员打招呼的沈耘,战士们心中全都在揣测,沈耘这些天到底去哪了。

    不得不承认,潘光的口风极严。到现在为止,所有的军官们都只知道沈耘被司令部叫过去培训去了,却不知道沈耘是出了一趟国。

    午饭过后,美美地睡了一觉,当两点的起床哨准时吹响之后,江海正要带着他的连队前往训练场进行今早既定的训练,没想到刚整好队,就被潘光给叫住了。

    “临时决定,今天下午一连上课。现在回去带上笔记,到大会议室。”

    突然的决定让一连的战士们心中窃喜,今天下午估计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当然,对于上课的内容,大家也有了准确的猜测。肯定是沈耘培训完之后,将学习到的东西再教授给大家。

    丝毫没有心理负担的一连战士,满心欢喜地回到宿舍取上自己的笔记本来到了大会议室。

    两百人,将大会议室塞了个满满当当。

    沈耘站在讲台上,默默地将投影仪打开,而第一张照片,就让几个接受能力稍微有点差的战士瞬间干呕起来。

    一具被炸成两截的尸体,周围是黑褐色的血迹。内脏因为长时间曝露在太阳下,已经有些干枯。苍蝇和蛆虫似乎找到了天堂,即便是静态的照片,也很容易想象到它们蠕动的样子。

    “很恶心,很难受,是吗?”

    沈耘清冷的声音响起在每个战士耳边:“然而,它就是利西比亚候夫拉城中真实发生的情况。”

    “照片拍摄于八天前,而这名死者,是在十三天前两股武装势力火拼的时候被炮弹误伤的平民。你们很好奇我这些天去了哪里,我现在告诉你们,我就在这里。”

    沈耘没有给这些人太多接受的时间,径自放出了下一张照片。

    断壁残垣中,熊熊的烈火还在燃烧,一个母亲无助地抱着自己的孩子哭泣。而她的身上,同样带着斑斑血迹。

    “我在候夫拉城里带了七八天,听到过三次集中的炮火声。同样,经历过两次炸弹在身边不远处爆炸的情形。”

    “我现在要告诉你们的,是一个真实的候夫拉,也就是在三个多月之后,我们将要去执行维和任务的地方。”

    “现在想要退出,还来得及。”

    沈耘严厉的目光盯着下边每一名战士,先前因为一时接受不了的几名战士,瞬间心虚地低下了头。

    而沈耘的劝说,并没有因此停止:“退出不丢人,到了地方被吓尿了裤子才丢人。老实说,当我差点被炮弹轰击到之后,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不要带着你们去那里送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