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车没油了
    午后的会面,虽然名义上被称之为会谈,其实就是利西比亚两个政府对华夏的妥协。

    所谓的商议,也不过就是拿出一番姿态来摆给范大使和联合国的四位观察员看罢了。

    商议的过程虽然唇枪舌剑,但沈耘基本上就属于看热闹的。范大使和秋少寒两人应对这些问题绰绰有余,包括沈耘在内,其他人基本是就是看客。

    当两方人全都心满意足地离开卜雷加港口的时候,范大使长舒一口气:“小沈啊,我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好了。现在你跟秋大校两人可以直接去候夫拉。”

    “到了当地,一定要注意安全。虽然当地也有政府武装,但根本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万事小心。”

    秋少寒与沈耘同时点了点头。

    这些问题他们都很清楚,候夫拉并非善地,孤身过去,肯定有危险。

    当车辆行至锡德尔时,沈耘和秋少寒换到了另一辆车上。后备箱里大使馆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定的资金和武器,对两人来说,这已经是最强有力的保障了。

    去候夫拉的路,要比到的黎波里近很多。

    但两个人的行动,为了保证安全,两人还是行至中途,找了一个相对平静的地方住了下来。

    度过了最为剧烈的冲突期,如今利西比亚的夜间还算是太平。

    整整一个晚上,两人交替换岗,倒是没有听到任何一声枪炮声。

    也是,旷日持久的交火,足足五六年,谁都没有那么充足的精力能够从早到晚24小时不停歇地闹腾。

    当黎明的曙光洒在这片热土上,专属热带的动物们开启了一整天的喧嚣。

    从车厢里取出两瓶水,拧开后打湿了毛巾,在脸上狠狠地揉搓两把,深呼吸着清晨高含氧量的空气,两人的精神总算是好了很多。

    就着剩下的水啃了两块压缩干粮,将所有痕迹都收拾了一遍,这才重新踏上征程。

    一路上秋少寒不禁感慨:“好在咱们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年底,要是在五六月份,这一路上鲜少青翠,轮胎少不得都会被晒爆了。”

    沈耘接过话茬:“看来到了候夫拉,水源的勘测也是重中之重。如果在那种温度下,没有稳定的水源供应,只怕咱们的战士战斗力会下降一大截啊。”

    面对沈耘的担心,秋少寒笑了笑:“你就放心吧,候夫拉怎么说也在朱夫拉绿洲的边缘,地下水资源非常丰富,倒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当然了,如果能够在营地找到固定的水源,那就最好了。”

    行至达赫拉,距离候夫拉已经非常近的地方,却发生了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车子快没油了,备用的汽油也没了。

    本来还打算一路畅通前往候夫拉的两人,一时间也傻眼了。

    秋少寒不得不叹了一口气:“看来,咱们第一个要接触的武装组织,就是他们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沈耘心里也很清楚,秋少寒口中所说的他们,就是对利西比亚的经济起着相当大作用的石油设施卫队。

    这个组织成立于四年前,其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保护利西比亚重要的石油设施,以及许多重要区域的油料供应设备。

    虽然他们不独霸利西比亚石油的收益,但是不论是新政府还是救国政府,都默许给与他们石油和油料销售的分成。利用这些收益,石油设施卫队日渐壮大。

    到如今,它已经是利西比亚第五大军事组织。

    虽然两人都没有到过达赫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迅速找到加油站。

    达赫拉算不上什么重要的城市,所以硝烟战火相对要少一些。所以面对沈耘和秋少寒开的车辆,这里的居民并没有多少畏惧。

    有意锻炼沈耘在这里的沟通能力,包括问路这些问题,秋少寒全都交给了沈耘。

    下车之后,随意拦住一个过路的当地居民,沈耘操着一口标准的阿拉伯语问道:“你好,请问最近的加油站在哪里?”

    习惯了方言的达赫拉居民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露出白皙的牙齿冲沈耘咧嘴笑笑:“你们走错地方了,往回走两条街,然后向那个方向走,你很快就能看到了。”

    为了得到更多的情况,沈耘从兜里掏出一包口香糖,先是自己嚼了一片,随即将剩下的给了这个人。

    小小的礼物瞬间让他眉开眼笑,所以当沈耘问道加油的时候该注意什么的时候,此人紧紧攥着口香糖喋喋不休地讲述了起来:

    “你们外国人加油很贵的,不过那些家伙人品还是有保证的,不会见钱眼开。当然了,如果你能送给他们一些好东西,他们会很高兴给你们一些优惠的。”

    对此沈耘表示理解,政府已经如此无力,对于地方的管控肯定很弱。

    所以石油设施卫队盘剥一些外国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毕竟没有外快,谁喜欢呆在加油站这种随便一颗炮弹瞬间就能让人粉身碎骨的地方。

    回到车里,沈耘按照此人的指引,将车辆掉头。

    要不怎么说这里的普通人很淳朴呢,虽然没有报酬,但是指引的路线一点都没有差错。不多七八分钟,沈耘便看到了加油站的影子。

    当然了,对着这守卫森严的地方,沈耘表示有点胆战心惊。

    加油站的天顶的四角,赫然是四挺高射机枪,当然了,沈耘还注意到麻袋筑成的防御工事中间有两个小口,里边有漆黑的枪管。

    不用说,狙击手。

    再看看下边,几十名手持机枪的大汉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的车辆,沈耘丝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和秋少寒有稍微的异动,包括上边的机枪瞬间就会射出子弹雨来。

    这架势,沈耘吞了口吐沫,缓缓打开车窗,用阿拉伯语冲这些人喊道:“我们是中国人,前来游玩的,汽车没有了,想要加油。”

    搁谁那里,听到沈耘这一口熟练的阿拉伯语都会产生讶异。

    这些大汉显然也不例外。

    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其中一名大汉对身边的人点了点头,随即那人便持枪来到沈耘的车窗前。

    “拿出你的证件,让我们看看。”

    那种语气,不容置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