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久违的电话(补昨天一更)
    持续两个月,沈耘带给这些军官的震撼,直接让他们对沈耘这个人产生了不符合身份的尊敬。

    正如秦司令员所说,沈耘对他们学习的帮助,简直太大了。

    当玗石页教员与几名教员审核过所有人的思想报告等一系列文件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这些人的素质足够胜任他们即将的得到的任务。

    当队伍再次来到京城机场的时候,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极为喜悦的。

    玗石页少将当场就给与了他们相当高的评价,也就是说,此次前往利西比亚参加维和任务,妥妥地不会有人被淘汰了。

    下飞机,一行人直接被早就恭候多时的军区大巴拉回司令部。

    依旧是去时那间会议室,秦司令员走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几张纸,脸上充满了笑容。

    “很好,两个月的培训,你们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冲着大家伙扬扬手里的纸张,秦司令员非常满意地点头:“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国防大学国际防务学院传真过来的,你们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少于百字的评价。”

    “通过他们的评价和建议,军区会开会研究决定,你们谁会担任维和营的什么职务。这些,都是接下来的事情。当务之急,一年内没有回过家的,可以准予十天假期探亲。”

    “至于剩下的人,就先在军区招待所住下,十天之后,等候通知。”

    在招待所住下,对沈耘来说,确实是一件非常无奈的事情。

    如果可以,其实他也想回家去看看家人。尤其是,要好好安抚一下已经足足两个月没有联系过的韩玉华。

    很难想象,新婚三天就分开,接下来估计还要一年多甚至更久的分别,对韩玉华来说,是怎样的伤害。

    来到招待所,沈耘翻出手机充了电。

    看着电量足够,这才拨通韩玉华的手机。

    两个月以来,韩玉华茶不思饭不想,可说是急坏了家里所有人。沈耘爸妈因为工作,不得不回去。但是老爷子和沈耘奶奶,却因为担心孙媳妇,在军区大院附近找了房子住下。

    这会儿,连同韩玉华的母亲,三个女儿都在韩玉华的闺房中。

    突如其来的电话,并没有引起韩玉华的兴致。

    这些天也经常有闺蜜会打电话过来约她出去玩,可是一想到沈耘,韩玉华哪里还有心思动。

    在她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小心愿,那就是期望在某一天,沈耘能够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而家里,或许是这个心愿最有可能实现的地方。

    电话铃声已经响了三十几秒,眼看韩玉华还是失魂落魄地趴在床上,韩母忍不住将手机取了过来。

    当她看到屏幕的第一眼,便立即接通了手机,随即推推韩玉华:“丫头,是小耘来的电话。快接啊。”

    闻言韩玉华的眼睛忽然一亮,随即便黯淡起来,使着小性子:“我不想接。”

    说是这么说,其实韩玉华的眼睛里早就渗出了泪水。无非是想让沈耘听见她一肚子的怨气。

    “玉华,我想你了。”手机就在韩玉华枕边,沈耘如何听不出韩玉华的情绪。心里满怀着歉疚,沈耘声音很是温柔地说道。

    “大坏蛋,骗子,”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气,韩玉华声嘶力竭地骂着沈耘,但瞬间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重新瘫在床上,流着眼泪说道:“我想你。”

    相思从两个月前凝结,到现在就算是再多的眼泪也无法化开。

    沈耘知道对这个女人来说,结婚之后,自己就已经成了她的一切。如今这个所谓的一切在很长时间内都不能陪伴照顾她,如何不教她心里充满了委屈。

    “玉华,听我说。”

    沈耘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柔,好让韩玉华得到最大程度的安慰:“从今天开始,我们有十天的时间,可以在军区内自由活动。所以如果可以,你过来吧。”

    沈耘也算是机灵,十天时间他们可以有时限地在金陵城自由活动。

    所以如果韩玉华能来,那么在每天可以准许的范围之内,过一过小两口的甜蜜生活。虽然有些打擦边球,但想来司令部也不会对这种事情表现出严苛来。

    况且这也不是沈耘一个人在这么做,有条件的军官,都各自开始联系自己的家属了。

    听到沈耘的这句话,韩玉华瞬间擦干了泪水。

    “你说的是真的?”哽咽的声音听在沈耘耳中,让他那般的心痛。

    不过想想两个人即将迎来短暂的甜蜜,沈耘还是带着肯定的语气回答:“没错,虽然我不能离开金陵,但是你可以过来。我们应该有最少八天的时间在一起。”

    “那好,我现在就去订机票。”

    韩玉华忽然破涕为笑,随即看着自己的母亲和沈耘奶奶:“奶奶,妈,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小两口的生活,两位长辈如何忍心打扰。好不容易看着韩玉华心情能够好起来,她们自然不会去当那电灯泡:“不了,就你一个人去,跟小耘好好玩两天。”

    听到韩玉华做了决定,沈耘心里是极为开心的。

    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韩玉华的身体,因此特别嘱咐道:“今天太晚了,你订明天早上九点二十一分的航班吧。到时候我去机场接你。”

    在打电话之前,沈耘已经将很多东西都考虑清楚了。要不是自己这边条件实在不方便,他都想替韩玉华将机票给订了。

    显然被沈耘这么嘱咐,韩玉华的心里是极为甜蜜的。因为自己过去的一切,都已经由沈耘安排好了,这样的情况,让韩玉华感受了依靠。

    女人就是这个样子,结婚之前,无论是什么事情,自己都完全可以做好。但是到了婚后,总会将自己的一切都交付给心爱的男人。

    这并不是结婚了,人就傻了。

    无非就是她们希图用这种方式,从自己的爱人身上,获得婚姻所带来的安全感和依赖感。

    挂断电话的沈耘,在房间里高兴地跳了起来。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韩玉华尚未前来,他内心就充满了期待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