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这回真服了
    沈耘讲课足足维持了四十分钟,当第四课一并被沈耘讲授完毕之后,迎着沈耘的目光,杨飞宇走上讲台。

    “非常好。”到了这个时候,杨飞宇也不得不为沈耘的表现鼓掌,刚才的两节课,连他都听得有些入迷了。

    看着沈耘谦逊地笑了笑,杨飞宇继续说道:“往后沈耘你就是这门课的课代表。如果我不在,就由你来给大家讲课。课后也可以经常给大家辅导。”

    “好了,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了,下去之后,多多复习。不懂的都可以找沈耘请教。”

    杨飞宇满意地冲沈耘点点头,便带着教材走出了教室。

    在他的身后,立刻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才真正意义上接受了沈耘负责他们学习的身份。

    不过掌声也就持续了一小会儿。接下来的课程是一门完全没有教材的各国维和任务总览。教授的大致内容就是近五年来各国维和部队在任务区发生的一些事情。

    不仅有得到联合国嘉奖的事情,还有一些被尽可能压下来不让公众知道的糟糕问题。

    这门课的意义就在于让学员们通过学习这些东西,明确一个华夏维和军官面对一些问题的时候,应当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

    讲授这门课程的,赫然是玗石页少将。

    为了让军官更加重视这门课程,玗石页少将并没有直接开始讲授课程内容。而是对这门课程进行了一个详细的介绍。

    “总结前人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教训,化作我们完满执行任务的标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之所以不编写教材,就是为了让你们能够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总结出属于自己的一套思想来。”

    说到这里,玗石页少将大手一挥:“所以这门课程,原则上要求你们在结束之后,写出一份不少于五千字的思想论述来。希望你们能够做好准备。”

    被这么已提醒,所有人都还真的就有些严阵以待起来。

    写思想论述,估计同样也是评定自己在维和营担任什么职务的依据。

    谁不想通过这次任务,为自己的履历上写下光辉的一笔。到时候不仅是升职升衔,就算往后更进一步也有了一定的基础。

    神色有些严肃的军官们纷纷抬头挺胸,拿出最饱满的姿态来面对这门课程。

    玗石页少将显然非常满意大家的精神,点点头,开始正式阐述起教学内容来。

    “众所周知,世界上维和部队进驻最多的两个地方,中东和非洲。”

    “这些国家因何产生内乱,我们不做过多的阐述,这是属于政治的范畴。按照时间,五年前,咱们要讲述的是在中东以黎两国边境的维和情况。”

    这两个国家因为信仰和资源的问题,多年来一直在打仗。

    玗石页少将讲述的事件,对联合国的维和部队来说,都是极为惨痛的教训。因为观察哨所距离交战区域太近,以至于被双方的炮弹先后击中。

    这次死难的联合国观察员多达七名,重伤的维和战士也有四十多名。

    讲述到这些的时候,玗石页少将带着沉痛的心情:“这里面,就有咱们华夏的一名中校和十一名战士。所以,维和任务,是时时刻刻经受生命考验的。”

    一件又一件的事例被讲述出来,后边还有玗石页少将的点评。

    等课程结束,大家伙去食堂就餐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显得异常沉重。

    匆匆吃过午饭,所有人回到宿舍,开始入沈耘的计划,准备做笔记。

    只是,玗石页少将讲的太过繁杂,现在好些人居然只有一些简单的印象。其中很多细节居然都忘得一干二净。

    这就尴尬了。相互对了一阵子,结果发现还有一部分东西众说纷纭,根本就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怎么办?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沈耘。

    作为大家的学习负责人,所有人都希望沈耘能够做出一个正确的评判。又或者,就算他也没记清楚,也能够记录下来到了明天上课的时候再向玗石页少将请教。

    大家目光中的含义沈耘一清二楚。

    不过,他的做法就有些干脆了。

    “五年前的十月十五日,以黎双方交火期间,由于临时交战区域扩大,导致两个居民区被覆盖攻击。维和部队首先发出停战信号,之后以极快的速度带领当地居民撤离。”

    这是玗石页少将的原话,此时被沈耘娓娓道来,居然没有遗漏任何一个字。

    一群军官们怔怔地看着沈耘,略带试探地问道:“沈耘,你不会把教员讲的东西全都背下来了吧?”

    早早地暴露超凡的记忆力,对沈耘来说其实是件好事。

    既然被问到,沈耘自然笑眯眯地点头:“没错,教员讲述的东西,我都记下来了。就是怕大家到最后把有些东西搞混了,我这里还能够纠正。”

    “教员的原话就是这样,大家先记下来吧。等到了晚上咱们再集中复习。”

    与此同时,吃过饭准备回宿舍的杨飞宇,正好遇上了玗石页少将。

    两人凑到一起,正好谈谈今天上课的情况。维和军官的素养,直接关系到0117任务的成败。如果军官素质培养不好,那跟他们教员也有相当大的关系。

    “小杨,怎么样,这些军官们,学那些饶舌的阿拉伯语是不是洋相百出?”

    似乎已经笃定是这个结果,玗石页少将笑着说道:“压力不要太大,实在不行就给他们开小灶,进行严格训练。语言是个大难题,可不能疏忽大意。”

    结果,他看着杨少宇摇了摇头。

    阿拉伯语的难度他是清楚的,毕竟一起共事好今年,他们闲来无事也曾跟着杨飞宇学习。然而这玩意很多大舌头,翘舌的发音,直接将他们劝退。

    有个毅力非常的教员,跟着杨少宇学习了足足一年,到现在还是个只能简单说几句的程度。

    看到杨飞宇摇头,玗石页心里登的跳了一下:“不会这些人太差了,你都看不过眼去吧。这样吧,要不咱们商量一下,晚上最后一节课完了,再给他们加加担子?”

    看着玗石页少将这么紧张的表情,杨少宇忽然笑了起来。

    “将军,您就放心吧。这些军官里头,还是有人才的。有他帮忙,我这么课程绝对没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