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送新郎,入洞房
    

    韩玉华不过用了短短几分钟就补好了妆,重新走出来的时候,梨花带雨的余韵加上梨涡浅笑,沈耘都沉醉了。

    心里乐呵呵地牵起韩玉华的手,看得伴娘们一阵无奈。新娘都已经心甘情愿投怀送抱了,还要她们做什么?

    而几个伴郎,此时则嘿嘿笑着,冲伴娘们招手,一起走到一对新人的身边。

    走上舞台,女司仪满怀着震惊看着沈耘和韩玉华。

    本来她以为沈耘就是个大木头,跟她见过的很多军人一样,木讷到需要时时刻刻让人提点。哪知没了她之后,沈耘这发挥简直突破了天际。

    两首歌唱的她都有些心动了,而且看上边的字幕,显然是这位新郎的原创。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妖孽存在,为了这场婚礼他到底还准备了些什么?

    “新娘好漂亮,大家说是不是?”

    终于从宾客身上找到自信的女司仪,此时逐渐恢复了心情,看着韩玉华问道:“新娘,新郎说你们是在一场慰问演出的时候认识的,不知道当时你对他的第一印象怎么样?”

    韩玉华甜甜地看了沈耘一眼,忽然拿起话筒回答:“嗯,第一感觉就是他好有才,然后,就没印象了。”

    一句没印象了惹得在场的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很明显韩玉华这也是在调侃沈耘,顺便给司仪增加一些主持难度。

    这样赤果果的同类相残,让女司仪差点没哭出来。好在她脑子倒是转的非常快,迅速追问道:“之前新郎说第一次见面,他就给你写了一首歌,不知道你能不能现场演唱一下。”

    提及沈耘的优秀,韩玉华自然爽快地答应。

    虽然穿着婚纱,但是拿起话筒,依旧对着台下将那首《军中绿花》给唱了一遍。而且经历了两年的锤炼,韩玉华的唱功臻至完美,掌声从一开口就没有断过。

    女司仪是彻底崩溃了。

    虽然之前她就知道韩玉华是歌星,但没有想到,两口子凑在一起的杀伤力会这么大。

    她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让这俩人唱歌了。

    艰难地将这场仪式主持下去,当最后宣布仪式结束的时候,司仪莫名感觉浑身一轻。随即开始感叹从业之艰难。

    待宴席开始,吃过了一阵子之后。沈耘与韩玉华,此时带着酒水开始逐一向这些来宾敬酒。

    有军规在头上悬着,在座的现役军官们大都选择喝两杯,以示对沈耘和韩玉华的祝福。沈耘心里很清楚,所以一路走过来,一直在感谢着。

    当然了,也不会多劝酒,这是在之前就跟韩伏虎商量好的。他们心里都很清楚,劝酒反而是害了他们,只要是明事理的长辈,就不会在这个事情上小心眼。

    方涵这几个伴郎可以说是最为舒服的了,因为一圈敬酒下来,基本上没有人让新郎新娘陪酒。

    因此他们跟着享福,到现在也不过就草草喝了两三杯。

    肴核既尽,杯盘狼藉。

    苏轼这句对宴席后的形容是一场贴切不过。送走了这些宾客,沈耘也感觉自己要散架了。

    至于韩玉华,直接被沈耘强势抱在一张椅子上坐着了。

    休息了一阵子,总算缓过劲来的小两口,开始被双方父母催促着回家。当然了,这个家就在韩玉华家中,之前韩玉华的闺房,现在就变成两人的新房了。

    在京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两人的工作也注定了根本没有必要在这里重新买上一套房。

    当然了,也跟小两口的经济条件有关。在这一点上沈耘和韩玉华有着相同的观点,那就是能不坑双方父母,就尽可能不要去坑。

    文明婚礼,不闹伴娘。

    到现在基本上连新娘都不闹了,十个人跟着沈耘来到韩伏虎家中,双方的家长就自动选择了回避,将这个空间留给了这些年轻人。

    “沈耘,你快说说,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么多歌啊?”作为武长宏的女朋友,邱晓慧已经跟沈耘见过一面,所以关系也算是熟络。

    她提出的问题,是在场所有女孩子都比较关心的。

    女孩子家,心中总是怀着一些浪漫。谁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为自己专门写一首好听的歌。

    韩玉华更是柔情蜜意地看着沈耘,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始至终一直牵着韩玉华的手,沈耘美美地说道:“其实简谱是我早就写好的,这些天一有空闲,我就往水木大学跑。母校音乐系,可是有不少厉害人物的。”

    “我跟他们提了要求,他们花了短短两天时间就完工了。当时看到这些制作的我都惊呆了。”

    “你哪来那么大面子,让你们学校的学弟动手的?”几个伴娘也有些好奇。

    沈耘嘿嘿一笑:“对于音乐人来说,没有什么是一首新歌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来两首。你们眼前这个漂亮的新娘,不就是被我用一首歌拐回来的吗?”

    随即,立刻遭受了韩玉华无情的镇压。

    闲聊了很久,眼看着天色都已经晚了,伴郎伴娘们非常自觉地离开。住处是沈耘早就已经安排好的,因此也不用刻意去送。

    回到房间,此时家中就只剩下沈耘和韩玉华两人。

    面对沈耘灼灼的目光,韩玉华瞬间羞红了脸。随即,只见沈耘一个弯腰,瞬间将韩玉华抱在怀里。走进韩玉华的闺房,轻轻抬脚一推,门就被关上了。

    小心翼翼把韩玉华放在床上,沈耘躺在韩玉华身边,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玉华,一年又七个月零三天,从认识你到现在,咱们终于结婚了。”

    胳膊一卷,将韩玉华搂在怀里,凑上去亲了一口,这才得意地说道:“说真的,这么漂亮的媳妇儿被我娶回家,我这心里啊,感觉都跟做梦一样。真的害怕,梦一旦醒了,你就不在身边了。”

    主动往沈耘怀里靠了靠,韩玉华呵气如兰:“傻瓜,怎么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到老。”

    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沈耘的内分泌系统运行加速。忽然间就觉得浑身有些燥热,翻身将韩玉华压在身下,沈耘嘿嘿一笑:“那就先来做点小两口该做的事情吧。”

    一声痛苦的呻吟之后,芙蓉帐暖,被翻红浪……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