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让方涵三人震惊的来宾
    

    站在这座摩天大楼后,沈耘的身体有些颤抖。

    哪怕,此时他的右手紧紧握着韩玉华的左手。

    虽然国家法律这些年深入人心。但是在老一辈的人眼中,如果不举行一场婚礼,就算是领了证,这个婚姻也多少有些缺憾。

    连带着沈耘多多少少也有些这样的思想,所以在京城民政局登记的时候他还一脸喜悦和淡定,可是此时却紧张的不行。

    于此同时,作为伴郎的方涵,秦绍武,黄韬以及武长宏和杨朗,各自穿着军礼服站在大厅内,跟韩玉华邀请来的一群青春靓丽的伴娘一起看着沈耘的动作偷笑。

    有了女朋友,武长宏也多少收敛了些。

    不过这个时候依旧评头品足,当着邱晓慧的面啧啧惊叹:“老三这个初哥,大学一直没谈过恋爱,没想到毕业之后居然还赶到了咱们前头。我说,晓慧,啥时候咱们也……”

    看着邱晓慧穿着一身婚纱,武长宏心里火热。

    当然了,杨朗这个闷骚虽然嘴上不说,但默默地拉起他女友的手,就足以说明一切。

    而方涵三个结过婚的人关注的重点又不一样。

    “你看,沈耘现在这姿势,明显是紧张了。亏昨晚还跟咱们吹牛震天响。”

    “没错,要不是有弟妹在他身边,估计这货立马能掉头回来。哈哈哈。”

    “别说他了,搁我这里我也紧张。”黄韬倒是说了句公道话:“乖乖,咱们现在迎进来了十三个少将,五个中将,还有两个总参的首长。这阵势,太吓人了。”

    被邱晓慧收拾了的武长宏,此时舔着脸凑上来,满脸堆笑解释:“三位老哥有所不知,那些少将中将,是老三丈人的同事和上级。那两位总参的首长,是老三他爷爷的故交。”

    说完啧啧舌:“以前老三说过一回他家的情况,我们都以为他是吹牛。尤其是毕业分配的时候,都担心他在部队里呆不长。谁知道这小子说的是真话。”

    “而且还凭自己的本事,短短两年就升衔了。我们要不是仗着专业技术,只怕早就被他给落到后头去了。”

    有武长宏这么一解释,方涵三个人惊呆了。

    因为武长宏语焉不详,三人急忙追问:“沈耘这小子到底什么家庭背景,之前他说自己是当兵世家,不过家人都退伍了。”

    “这么说也没错啦。不过他爷爷曾经在东南军区当过司令员,后来到了中央退下来的。至于他老爸,还没生他的时候就退役了,退役之前是副团级。”

    说到这里,杨朗忽然插嘴:“他们家全都是晚婚晚育,上一代的事情隔的太久了,所以不刻意去查,根本就查不清楚。”

    听着两人透露的信息,方涵三人将之拼凑起来,得出的结论让他们心里一惊。合着,自己认识的沈耘,原来真的如他自己所说,已经非常低调了。

    而这个时候,沈耘又迎来了一位贵客。

    一辆在这京城里显得极为普通的车辆,缓缓开到门口。

    从副驾驶的位置上走下来一名武警,非常恭敬地打开后车门,将一位老人请了下来。

    看到他,沈耘先前的紧张瞬间消失不见,牵着韩玉华急忙迎上去,很是恭敬地冲来人敬礼之后,这才扭头对韩玉华说:“玉华,这是我的老师,徐教授。”

    身穿婚纱的韩玉华很久之前就听沈耘提起过这位老人,现在终于见面,脸上也带着敬重。盈盈冲徐教授一鞠躬,这才温婉地说道:“老师好,一直听沈耘提起您,说您是他一生的老师。您能来真是太好了。”

    就这一点,就值得沈耘娶她。

    徐教授看到小两口这样的态度,心里也非常开心,连连点头之后,才对沈耘嘱咐:“这是个好姑娘,你要好好待她。如果让我发现你三心二意,哪怕追到东南军区去,我也要打你一顿。”

    韩玉华闻言,立即甜甜一笑,冲徐教授又是鞠躬:“谢谢老师。”

    那得意的小眼神,让沈耘恨不得立刻找个没人的角落让她领会一下作为丈夫的威严。

    将徐教授让进去,方涵三人再度通过武长宏和杨朗了解了这位老人的巨大能量。

    徐教授可是享受正大军区级待遇的专家,这次显然是从实验室直接过来的,因此配备的是武警的车辆,而且一路上还有武警保护。

    这份待遇,方涵这些人哪怕奋斗一辈子都没法享受到。

    论战略意义,一名掌握尖端科技的科学家可是重要太多了。

    相比徐教授的登场,接下来的客人就档次低了很多,包括韩伏虎的一些知交,沈耘爸妈的朋友,以及老爷子的几位老战友。

    说是沈耘的婚礼,其实就是一场老朋友的见面会。基本上发请柬的时候,沈耘和韩玉华就努力做过功课,所以也不虞认错。

    两人在门口又等了半个小时,终于发过请柬的人都来了。这个时候,沈耘终于松了一口气。

    松开韩玉华的手,扭头笑了笑:“玉华,咱们也上去吧。时间快到了,估计人家司仪都要等急了。”

    与此同时,方涵五人和伴娘们也走了过来,冲沈耘问道:“沈耘,上去吧,你们俩需要稍微准备一下,等到了婚礼的时候,别闹出笑话。今天这宾客阵容,都比得上一场高级会议了,可千万不能有所怠慢。”

    沈耘点点头:“其实玉华爸爸这边的首长好对付,过去敬礼就行。他们都是抽空过来的,坐一坐就会离开。”

    说完冲韩玉华笑笑,这才继续说道:“倒是老爷子这边的老战友,有些还在职,有些已经退下来了,咱们是真心得拿出百分之二百的精神去应对。”

    老一辈就喜欢看小辈精神抖擞的样子,做好了,估计也就得句夸奖。要是做不好,能劈头盖脸把你骂到怀疑人生。

    这些老人家可不管你是不是在结婚。

    沈耘之前就听说过,沈耘老爸结婚的那个时候,军队还没有全面禁酒。当时一位老首长硬是要跟沈耘老爸拼酒一斤。

    为了洞房,沈耘老爸喝了一半就停下来,结果硬是被这老首长指着额头骂没出息。

    沈耘可不想也遇到这样的情况。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