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回京城
    再次见到韩玉华,两个人已经非常心有灵犀。

    在机场的大厅里,相对微笑,随即紧紧抱在了一起。当然,这样的公众场合,两人还是极为小心的,只是抱了一下,随即分开。

    “你怎么才来?”

    一句娇嗔,简直要将沈耘的心都融化了。紧紧牵着韩玉华的手,沈耘带着几分歉疚解释:“到家里跟爷爷奶奶他们问候了一声,所以来的晚了。”

    随后,略带着几分显摆:“怎么样,你的男人说话算数吧。说了再见的时候就结婚,现在我不就专门来娶你了。”

    没羞没臊地话引得韩玉华捂嘴一笑,没好气地白了沈耘一眼:“瞧你那得瑟的样。你想娶,我还不想嫁呢。让你一个人抱着机场柱子哭去。”

    嘿嘿一笑,沈耘轻轻拽了韩玉华的手一下,顺势将她搂在怀里。

    “想的美。人都到我的手里了,你觉得能跑的掉吗?开玩笑,到手的老婆要溜了,我往后还怎么混。乖乖就范吧,小妞。”

    那痞痞的模样,让韩玉华瞬间羞红了脸。

    出了大厅,还是老样子,沈耘负责开车,还有唱《五环之歌》逗韩玉华开心。而韩玉华负责时不时冷不丁亲沈耘一下,或者因为沈耘那些荤话拧他的腰。

    两人有说有笑,不过一个小时,便来到了军区大院。

    今天韩伏虎正好休息,或许是实在太想见到沈耘,居然一直在院子里等着。

    当两人过来之后,韩伏虎看着沈耘就大笑了起来。

    完全被韩伏虎这笑声弄懵的沈耘,带着几分小心低声问道:“爸,您还好吧。虽说笑一笑十年少,但笑的多了也挺伤身的。”

    然后,沈耘脑勺上就光荣地挨了一巴掌:“混小子,瞎说什么呢?看见你我就想起前几天高副司令回来之后那个气急败坏的样子。”

    “你小子,真是个惹祸精啊。”最后韩伏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让沈耘深感无奈。而他这个模样,偏偏又引得韩玉华偷笑起来。

    一路上她可是被沈耘那张花花的嘴皮子给调戏了很久,只是沈耘这家伙脸皮厚,身上皮也厚,除了拧腰之外,韩玉华根本没辙。

    到这里,终于有人能将沈耘给收拾服帖了,她如何不高兴。

    被韩伏虎这么一说,沈耘咧嘴笑了起来:“爸,您这完全是污蔑。我哪是惹祸精啊,高副司令跟咱们韩副司令,两人那是多年的冤家对头。他俩遇到一块,不发生点什么,真的正常吗?”

    “行啊,你小子,居然调侃起咱们司令员来了。别瞎说,那都是传闻,走走走,上楼,你妈可是等你很久了。”

    自从订婚之后,沈耘和韩玉华都改了口。

    当然,随着叫法的改变,这感情自然也深厚了不少。如今韩玉华的妈妈完全是将沈耘当亲儿子一样对待,有时候还催着韩玉华给沈耘打电话。

    紧跟韩伏虎,一对小夫妻走上楼,刚进门便听到叮叮当当炒菜的声音。而屋子里也充斥着一股浓香的肉味。

    “妈,半年没见,您还好吧。”

    沈耘打个招呼,很快就得到了回应:“沈耘回来了啊,赶紧坐下,我这里还有两个菜,炒完就开饭。玉华,赶紧给沈耘取点吃的垫垫肚子。”

    韩玉华是真的嫉妒啊,平时她还是家里的宝,但沈耘一来,这地位完全就从天上掉到了地上。现在她扮演的角色,估计就是一个使唤丫头。

    冲乐呵呵的沈耘看了一眼,韩玉华取来一些糕点放在桌子上。

    “妈听说你来,前天就去桂香楼买了吃的。我年前去边疆慰问演出回来,都还没这个待遇呢。”坐在沈耘身边,韩玉华带着几分嫉妒:“吃死你吧就。”

    沈耘哪能不知道韩玉华这是吃醋了,连忙堆笑安慰:“别闹,你要是到我家,估计待遇比这还好。这几天我爷爷奶奶还有爸妈,张嘴就是你的名字,我在他们身边根本就没存在感。”

    韩玉华一听这话,倒是成功被沈耘给搞定了。

    看着两人笑闹了一阵子,韩伏虎开始向沈耘交代一些事情。

    “婚礼呢,我跟你爸妈也商量过了,在三环内一家酒店举行。双方要邀请的客人,我们也大致拟定了一个名单,都是能够请过来的好友。总共摆五桌就足够了。”

    “现在就剩下你们两个人的问题。玉华那边同事太多,所以,我打算让你们俩领证之后,提前去他们单位招待一回,到婚礼那天,也就不用再请了。”

    沈耘点点头,这样的安排绝对没问题。

    不算沈耘爷爷,就韩伏虎和自己这两辈人,六个人六个工作单位和关系圈子,如果不这样弄,哪怕二十桌都不够招待的。

    “爸,这些事情您经验丰富,就由您来把关就行。我爸妈这几天也会请假过来,到时候您就跟他二老指挥,我们照做就行。”

    沈耘的态度让韩伏虎很满意。又交代了一些事情,这才开口问道:“接下来,你对工作有什么打算?”

    这是沈耘第一次在韩伏虎面前摇头,提及工作,他的面色也有些凝重:“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还没归队,上头也没有露出口风。就看回到军区,首长们怎么安排了。”

    不骄不躁的态度引得韩伏虎点点头:“你也不要心急。你在金陵陆军指挥学院的表现,我在京城都有所耳闻。前几天高副司令回来之后,就一直让人盯着你们学院,听说是为了你的论文。”

    沈耘笑了笑,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掏出自己留下的那册翻旧了的论文,递到韩伏虎手里。

    学院没有要求沈耘保密,只是让他尽可能不要将论文传到外人手里。韩伏虎可是他岳父啊,根本不能算作是外人。沈耘早就准备将这册论文送给他,现在一提起,便顺势而为。

    “就是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就是总结了一些古代军事的思想。没想到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看韩伏虎匆匆翻开论文,沈耘略带谦逊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