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答辩
    “报告。”

    办公室内的人听到熟悉的声音,很是随意地答应:“进来吧。”

    上校推门而入,先是汇报了一声:“校长,我把沈耘带来了。”

    老校长点点头,颇为期待地吩咐道:“叫他进来,前头匆匆一面,我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上校走到门口,冲沈耘点点头。识相的沈耘迅速跟着走进来。等走到近前,停住了脚步,挺直身体冲坐在办公桌前的老将军敬礼:“首长好。”

    “嗯,你好。”

    老校长示意沈耘放下手,这才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沈耘面前,好好打量了一番。

    这才露出笑容:“很好,像个将门虎子的样子。你爷爷曾经也是我的老首长,只是我一直不知道,你居然是他的孙儿。直到昨天看了你的论文,感兴趣让人找了一下你的资料,才了解了情况。”

    “很好,做的事情有股子咱们军人的味道,我很高兴。现在有些人啊,仗着自己祖辈的一点功绩就翘起尾巴。有些还仗势欺人胡作非为,你能这样,我很高兴。”

    老校长说的是沈耘的低调。

    在学校到现在没有张扬过自己的家庭,这确实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受到夸奖,沈耘心里还是挺开心的。毕竟谁都喜欢被夸奖,而不是如圣人一样搞什么闻过则喜。

    不过,上级面前,该谦虚的时候还是要谦虚一下:“报告首长,这是我应该做的。”

    “行了,夸奖也是你应该得的。怎么样,今天的答辩有没有信心?”

    老校长并没有问沈耘这论文是不是找人代写的。学院里根本不具备这个条件,真要代写,写的人也不是傻子。这么经典的东西,搁谁那里都不愿让给旁人。

    “报告首长,有信心。”

    信心是有,但忐忑照样还是有。无非就是在事情没有到来之前,沈耘完全没有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老校长点点头:“好,我就等着你好好表现。”

    没有更多的话语,因为时间已经到了两点五十五分,各系的学员代表们已经在会议室安排就坐。沈耘此时也应当过去调试ppt这些东西,也好让答辩在三点钟准时进行。

    老校长摆摆手,示意沈耘赶紧过去。

    而自己则跟着走出办公室,往顶层慢慢走去。

    大会议室内,当学院的工作人员离开之后,显得稍微有些嘈杂。谁都不知道学院将大家召集到这里来做什么,因此开始笑声地嘀咕起来。

    当沈耘踏进门的时候,几个跟沈耘熟悉的学员低声喊着他的名字,开始冲他递眼色。

    回给他们一个微笑,沈耘走到电脑前,摁下电源。

    “沈耘,你疯了,赶紧下来,呆会儿首长们就要来了。”不明就里的学员站起身来催促,得到的却只是沈耘一个神秘的微笑。

    在许多学员惊慌的眼神里,沈耘在打开的电脑上,控制着开启了挂在墙上的大屏幕。随即插上u盘,打开自己的ppt,迅速调试起来。

    短短三分钟时间,先前还在为沈耘的无状行为担忧的学员们,此时似乎全都明白了些什么。

    看向沈耘的眼神中,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准时三点钟,老校长带着三十余位学院的领导和教员,来到会议室。

    那位上校秘书担任临时的主持人,对本次会议的目的作了简短的介绍,随后,便示意沈耘开始自己的讲述。

    “各位首长,各位教员,各位同学们,大家下午好。我是作战指挥系学员沈耘,今天我答辩的题目是《古代军事哲学的总结和反思》。”

    “古代军事哲学,是一个非常广的概念。本文综合了现有的二十多本各代兵书,以及许多古代战例,综合地概括了冷兵器时代的战争规律,同时与热武器时代的战役战例结合进行分析,对未来的战争进行了大胆构想。”

    “论文的第一部分,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思想……”

    当面对所有人的时候,沈耘先前的忐忑反而消失不见。

    从开学到现在,自己查阅过的所有相关资料瞬间变得无比清晰。沈耘侃侃而谈都有了十分的底气。

    答辩嘛,自然不用把论文说的那么细,沈耘尽可能用一些古文来概述,饶是如此,第一部分也足足讲了二十多分钟。

    这要是放在一般大学,早就超时了。

    至于剩下的两部分,由于是一些引战例作证明,所以篇幅自然小一些。直到最后,沈耘才进行第三部分的总结:“因此,综上所述,古代战争的一般思想和规律,在当代同样具备一定的指导意义和作用。谢谢大家的听讲。”

    说完之后,就站在了屏幕旁边,等候评审们发问。

    而老校长第一个开口:“沈耘学员,我想问你,你的火攻篇,对于热武器时代,有多少实际的指导意义和价值?”

    这个问题问的极为尖锐,因为热武器的交战距离已经完全没有古代那么近了。而且有先进的侦测设备,火攻基本上也实施不起来。

    这就有点尴尬了。

    然而沈耘准备了这么久,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闻言点点头,带着自信的笑容回答:

    “首先,这一篇章所提到的火攻,其实只是战争的一种辅助手段,而并非仅仅是指具体的火攻。历史上也有使用水攻,石攻的手段,都是利用一定的条件达成消灭的目的。”

    “而火攻篇的要旨也并不在这里,而在于讲述战争中人可以利用多种条件,来为自己创造最优的进攻条件,从而达到保存有生力量的目的。”

    “我想从这个方面来讲,对于现代战争还是具备一定限度的积极意义。”

    一个简短的回答,瞬间赢得了座位中不少教员的掌声。他们看得出来,沈耘是真的准备充分,对于自己的论文有相当的记忆和理解。

    老校长也点点头:“很好,你的答案我很满意。请继续。”

    沈耘微微一笑,目光开始扫视台下。

    接下来,到底会由哪位首长或者是教员发问,沈耘虽然不知道,但却充满了斗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