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轮番上阵的教员
    不管是谁,都觉得康晓峰这回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丢尽脸面,住进医院。受了处分,误了课程。一时间他的存在就像是个大笑话一样,成为其他系学员茶余饭后的笑料。

    而作战指挥系的学员们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倒也说不上兔死狐悲,只是大闹了这么一场,相互之间的关系似乎都弄得有些僵硬。像沈耘这种注定会成为后起之秀的家伙,没拉上关系确实是一种遗憾。

    时间的流逝,似乎也无法磨灭众人心中的复杂情绪。

    但更多的却是因为,期末考试根本就容不得他们再有过分的瞎想。

    足足十三四门课程,需要在短短一周时间内全部考完。连轴转的复习让他们连觉都睡不好,做梦都还在不停地背课文。

    而考试的结果,自然毫无疑问,沈耘照样是第一,方涵继续是第二。秦绍武和黄韬,赫然也挤进了前十,一时间308宿舍风头无两。

    成绩下来的当天,这件事情就传扬了出去。

    这一次不仅是沈耘来打脸了,308以一个集体的身份告诉这一届的所有学员,他们现在,玩的是实力。

    在所有人的惊奇和震撼中,或许,还带着几分期待,终于,上交毕业论文的时间到了。

    大家现在都极为迫切地想知道,沈耘的论文到底讲述了些什么东西。

    要知道当初考试的时候他们可是羡慕死了,足足四门课程,沈耘全都没有参加考试。甚至他们在背课文的时候,沈耘却拿着从图书馆里借来的资料在看。

    这么被学院看重的东西,到底写了些什么内容?

    308宿舍内,方涵三人看着沈耘手里这册装订得跟书一样的论文,怀着几分激动赞叹:“沈耘,我敢说,你这玩意现在就差一个书号。”

    什么意思?

    方涵继续解释:“这么有深度的东西,学院肯定会征求你的同意,将之刊印出来。”

    沈耘当然知道自己手里这东西的价值。

    要知道,这可是他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将《孙子兵法》和本世界的很多战役战例结合起来汇总成的东西。

    说白了,就是一本《孙子兵法和今古战例白话版》。

    想想前世这本书的地位,沈耘就知道即便这个世界的军事理论如何成熟,但这本书出现,照样能够引起巨大的轰动。

    听到方涵解释的黄韬也笑了起来:“那岂不是说,我有了一个小小年纪就写出一本军事专著的室友?说出去怎么感觉没人回信呢?”

    沈耘和方涵以及秦绍武瞬间哈哈大笑起来,黄韬说的还真的是事实。这论文真要出版,只怕确实没有人愿意相信它的作者是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

    笑闹间,周瑾推门进来。

    作为亲自了沈耘论文的几个人之一,周瑾一直对沈耘抱着善意:“沈耘,赶紧的先把你的论文拿过来我看看。等了两个多月了,现在终于等你写完了。”

    “老周,你看过?”

    因为兴奋,周瑾说漏了嘴,方涵瞬间抓住话柄开始追问。

    知道掩饰不过去的周瑾嘿嘿一笑:“初次审核的时候我就跟着丁教授看过了,那时候我就一直在等了。”

    周瑾解释完,便凑到沈耘身边,带着几分期待看着沈耘。

    沈耘如何能够抵挡得住一个男人这么看着他,匆忙将论文递过去:“班长,您就赶紧拿着回去吧,你这么看我,我紧张。”

    充满了嫌弃的语气,让周瑾一阵无奈:“老子只是想看个论文啊,你们用得着,么。行了行了,都把论文给我,就差你们四个了,出门我就去上交。”

    有说有笑,其他三人也将装订好的论文送到周瑾怀里,然后恭送他出门。

    周瑾走出门之后,迅速回到自己的宿舍,将四人的论文分别放好,冲自己的室友点点头:“哥几个,都收齐了,陪我往办公室走一遭吧。”

    说完后,率先抱着有沈耘论文的这些走出了宿舍。

    这一天,不仅仅是学员们期待,其实教员们同样等候多时了。

    作战指挥系的教员们,此时全都坐在办公室里,嘴上闲谈着,眼睛却不时冲门外张望。

    当周瑾带着室友抱着几摞论文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们居然得到了来自所有教员的问候。四人受宠若惊地将怀里的东西分发给这些教员,这才敬礼转身离开。

    而得到论文的教员们并没有第一时间翻开自己面前的东西,而是纷纷凑到丁教授这里来。

    尤其是国内外军事史,战役战例等四门课程的教员,直接搬椅子坐在丁教授身边,随即用促催的目光看着将双手放在论文上的丁教授。

    面对这样的情况,丁教授莞尔一笑。

    “来,谁给我倒杯茶,索性我给你们念几段。”兴致勃勃的丁教授打开沈耘的论文,翻过之前早就已经看过的内容,也不管是不是有人给倒茶,就张开了嘴:

    “谋攻篇。大凡用兵的规则,使敌人举国不战而降是上策,击败敌国使之降服就差了一等;使敌人全军不战而降是上策,击败敌人而取胜也差了一等……所以百战百胜并非最好的用兵策略,不交战而使得敌人屈服这才是最好的。”

    “因此最好的用兵策略就是使用谋略使敌人请降,其次才是通过外交手段胜敌,接下来才是通过野战获胜,而最差的方法就是攻城。”

    “所以战争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最大程度地削弱敌人,最大限度地保存自己……”

    这些充满了哲学思考的文字,被丁教授娓娓道来,居然引得在场所有人屏住了呼吸。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精辟。

    太精辟了,当战争思想被提升到哲学的高度,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一种视角,能阐发出这样深刻的东西。

    一篇谋攻念完,犹自不尽兴地教员们看着丁教授喝了口水润嗓子,都觉得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凑在一边的华夏战争史教员索性将论文拉了拉,自己接着念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