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哭了沈,昏了康
    “哐”一声。

    吃过午饭走进宿舍的秦绍武,忽然对着自己的床腿来了一脚。与此同时,他开始破口大骂:

    “他娘的都是一群什么东西,当初沈耘给他们传授学习经验的时候,一个个亲的跟哈巴狗儿似的。现在他娘的避如蛇蝎,真是一群势利眼。”

    中午吃饭的时候,四个人坐着的那桌周围,空出了好些个座位。秦绍武这样的性格能够憋到现在,都能够说明他足够坚忍了。

    急忙关上门,黄韬拍了拍沈耘的肩膀,这才拉了秦绍武一下:“老秦,也别这么生气。叫人家看见,还以为咱恼羞成怒呢。”

    “反正别人我不管,我自己是相信沈耘的。学校应该也不会人云亦云,早晚会给沈耘一个公道。不过吧,我这会儿心里他娘的也感觉憋屈。”

    唯有方涵,似乎一直用一种比较平和的心态来面对这件事情。他清楚沈耘这会儿虽然有信心,但依旧需要一点安慰:

    “沈耘,撑住。这会儿就是黎明前的黑暗,一定不能露怯。就像你所说的,等到毕业论文公之于众的时候,一切都会大白于天下。”

    三人以不同的方式来支持和安慰自己,沈耘心里感到暖暖的。

    点点头,轻轻锤了秦绍武一下,搂着黄韬的脖子,这才面对方涵笑道:“说真的,我现在半点都不害怕。有他们给我的动力,我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把论文写完。”

    四个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对,这才是正理。”

    闲谈了几分钟,沈耘便坐在桌前,拿出那个巴掌大的小本子开始写起东西。

    时间转眼间,便来到了下午。

    一节作战指挥系统实操课程之后,又到了兴趣课的时间。

    学员们纷纷准备前往自己报名的兴趣小组,但就在这个时候,设在学院四处的广播忽然发出了声音。

    “请全体学员注意,下面即将播报关于作战指挥系沈耘学员被实名举报考试及论文拉关系作弊的调查报告。”

    值得学院这么兴师动众的,自然是大事。其实康晓峰在宿舍楼大闹一场之后,这事儿就在学院传开了。一天时间,足够让所有人都略有所闻。

    因此近乎所有人都开始支棱着耳朵准备听学院要给出怎样一个说法。

    “大家好,我是金陵陆军指挥学院纪律检查委员会处长洪律己。昨天早上,接到某学员实名举报,我处经过连夜调查取证,同时走访了作战指挥系十多名教员,现通报调查结果如下。”

    “经查,沈耘学员在入校前,已经具备极为出色的文化功底,以创学校记录的成绩通过入校考试。”

    “在校期间,严于律己,勤奋刻苦,鲜少在晚上一点前休息。因此在具备优势并努力学习的情况下,在上学期两次考试中全都取得作战指挥系第一名的好成绩。”

    “结合沈耘各科教员的表述,可以确定其成绩的真实有效,并无举报中所说的弄虚作假。”

    仅仅这一条,就让康晓峰几近疯狂。这可是他拿来举报沈耘最为凌厉的理由啊。可现在居然被否定了。

    跟在康晓峰身边的两名学员,下意识地看了看他的脸,那狰狞的表情,让他们也有些不寒而栗。

    但打击康晓峰的还不仅仅是这一点,因为广播还在继续,调查结果还没有说完。

    “而本次论文进度考核,沈耘通过的原因,作战指挥系主任丁教授,以及论文审核小组的成员们,也表示该论文虽然字数尚少,但已经具备了完整的架构,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超过了要求的三分之一,所以没有讲人情的因素在内。”

    “综合以上多点,沈耘学员在我校的学习生活是公开透明的,是没有掺杂任何虚假的。我处欢迎抱有疑问的学员前来提供更多新的证据。”

    洪处长说道这里,便宣告结束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

    广播中忽然传来另外一个声音。

    “下面播报昨日作战指挥系学员康晓峰与沈耘两人爆发冲突的调查结果。”

    “经查,昨日早晨九时三十七分许,作战指挥系学员在宿舍楼层内公告栏前查看论文审核结果时,学员康晓峰以学员沈耘的论文题目太大为由,质疑其通过的原因。”

    “质疑中两人爆发口角,康晓峰便邀约同系学员十余人,前往一办纪律检查委员会实名举报。”

    “事情发生之后,在学员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各系都有学员部疼痛程度地对学院产生了质疑,影响非常恶劣。”

    “经查,学员沈耘的论文在思想深度和内容广度两方面,都具备相当的水准。作战指挥系已经提请学院,准许学院沈耘免除国内外军事史等四门课程的考试,将之并入论文答辩中。”

    “针对学员康晓峰一时意气罔顾事实,捏造罪名并进行散播的行为,学院党委决定,给予其严重警告处分。如有异议,可以提请学院进行审查。”

    康晓峰原本还有些狰狞的脸,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他揪着沈耘说长道短,其实就是为了拉沈耘下水,好挽回自己因为审核不通过丢掉的面子。

    然而现在面子没有找回来,甚至连里子都丢的不剩了。这可是学院的处分,是会记入档案的。

    没想到自己成绩差还没有资格被记录进去,却因为一时好面子耍意气,将事情弄到了今天这个局面。

    强烈的心理波动之下,康晓峰忽然翻上眼白,连身边两名同学扶他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砸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毫无防备栽倒,强力的冲击却并没有唤醒康晓峰。反倒是在他的脸上,年前的枯草用柔韧的叶片划出了几道血印。

    两名学员急了,慌忙凑到康晓峰身边开始战场急救措施。然而明明一切都好,就是叫不醒他。无奈的两人只能将他沉重的身体抬起,匆匆前往校医室。

    而孤身前往计算机室准备乘机将这两天准备好的论文做成电子稿的,沈耘,听到广播里对自己的称赞,忽然就鼻子一酸,眼眶里涌出泪光。

    忍辱负重,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