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有人不服啊
    论文进度的审核,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作战指挥系这九十多人的论文,从进度和质量两方面评定,也足足花费了三天的时间。

    而公布结果的时间,赫然是一个本来可以悠闲无比的周末。

    两张单薄的纸,张贴在三楼的公告栏上,那鲜艳的印章,则无言地证明其真实性和权威性。

    楼道内一声咋呼,瞬间使得准备睡到晌午的学员们纷纷起来围观。当然了,没有看到结果之前,谁的心都有些惴惴不安。

    就连沈耘自己,也生怕自己真的遭了警告,说什么受处罚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名单是按照学号排列的。而学号的顺序,又意味着宿舍的顺序。

    301的四个人看到自己通过考核,忍不住欢笑着给其他人让开了位置。至于别人的成绩,反正站在旁边看反应就知道了。

    有喜自然有忧,304的其中一人,就非常不幸地批注考核未通过。至于理由,则是重复率过高,有照搬原文的嫌疑。

    轮到308的时候,本来还闲扯的学员们,忽然静了下来。

    308其他几人都好说,但是沈耘的结果,绝对是所有人关注的重点。

    或者说,沈耘现在的情况也算是风向标。如果沈耘考核没通过,那应该有很多人就放心了。

    可是,让他们失望了。

    沈耘的学号是最后一个,直接找过去,论文名称后边,赫然写着“通过”俩字。虽然白纸黑字没有那么耀眼,可一样看傻了很多人。

    蓦地,人群中传出一声不甘的怒吼:“我不服,凭什么沈耘的论文都能通过,我的就不能。”

    这次可以说是指名道姓贬低沈耘了。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沈耘循声看过去,说话的正是304挂了的那个少校。

    此时他正眼睛通红地看着自己,语气中带着不忿:“两个月的时间,那么宽的题目,怎么可能完成三分之一。”

    这个问题,似乎没人能够回答。

    但是最为当事人的沈耘,哪怕他的身份现在仅仅是一名中尉,但面对这样的质疑,他还是选择展出来捍卫自己的声誉。

    “少校,如果你对我的论文进度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参照公告中的最后一段话,到学院申请复核。”

    “但是,在没有真实凭据的情况下,就肆意指责和贬低别人。哪怕我军衔比你低,但依旧会视为这是你对我人格和尊严的侮辱。”

    沈耘的眼睛里射出一道冷芒:“我有权利,对你的不当行为提出控诉。”

    这少校现在纯粹就是死鸭子嘴硬:“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点关系。但学院也不是你一家开的,老子这就去申请复核。”

    似乎是觉得沈耘这么挤兑,让他在众人面前失了脸面。少校指着沈耘恶狠狠地说道:“老子就是要在大家面前,揭开你的真面目。”

    这样毫无根据的指责,居然赢得了很多人的拥护。

    看他们默默地站在这位少校身后,沈耘笑了笑:“眼红是种病,有空就去治。想去你就去,我就想看看,你灰头土脸回来的时候,还想说点什么。”

    丢下这句话,沈耘直接转身回到了宿舍。

    当关上门的刹那,沈耘不禁苦笑起来。

    自己再怎么发挥,到底军衔只不过是一个中尉。虽然在成绩上能够碾压所有人,可是那些老兵油子照样不会产生什么服气的心态。

    他相信,对自己不满的人,绝对不止这个少校一人。

    不过,对这个跳出来的家伙,沈耘也只能表示真是个脑子缺根筋的玩意。

    金陵陆军指挥学院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都能插手进来的么?自己真要有那么厉害的势力,还用得着避难似地过来?

    与此同时,作战指挥系的十余人根本不听周瑾的劝阻,一意孤行走向了一办。

    在一办办公的,基本上都是学院的行政人员。

    不同于搞教育的文职人员,这里全都是正式的军职。

    当这十多人涌进一办,瞬间就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

    今天是周末,学院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通知学员来此。如此规模的人数,到底来做什么?

    十几人也不理会这些诧异的目光,径直来到学院的纪律检查委员会。

    正如那少校之前所说,他们纷纷怀疑沈耘是拖了关系才会一直有逆天的表现的。这样的问题,自然交给纪检部门最合适了。

    以那名少校为代表,到了门前打声报告,听到里边有人让进去,便立刻推门孤身闯进了屋子。

    今天纪检单位值班的,是位过五十的大校。见这名少校进来,点点头问道:“同志,请问你有什么要反应的情况吗?”

    “报告,我是一连学员康晓峰,学号160115。我实名举报本系学员沈耘,凭借关系,在考试和考核中弄虚作假,严重影响了本系学员的正常学习生活。”

    听到这样的举报,大校表情有些严肃:“同志,你手头有什么证据吗?”

    “报告。沈耘是去年十月二号入校,十月下旬到北京参加数学建模大赛,为期一周。十一月中旬的期中考试,他居然以十八门成绩满分,其他全部九十分以上考了咱们系的第一。”

    “期末也是如此,十二月月底又去北京参赛,结果回来又拿了期末第一。本学期伊始的开始同样如此。”

    “这也就罢了。可是近期论文第一轮进度考核,他申报的题目范围非常大,单纯需要查阅的资料,就多达二十多本。可就是这样他的论文居然又顺利过关。”

    “这么明天的作假行为,难道不算是证据吗?”

    少校说的义愤填膺,以至于面前这位大校的神情都越来越严肃。当大校将所有的情况全都记录下来之后,这才带着几分安慰地口吻说道:

    “同志,你先回去。你提供的情况,我会立刻组织人手进行调查。一旦确认情况属实,我们会立刻通报学院党委进行处理。”

    “请你一定相信,学院跟一切不良行为作斗争的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