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字字珠玑的论文初稿
    放下档案袋的周瑾,并没有如其他几位学员一样离开。

    静静候在丁教授面前的他,带着几分讨好说道:“教授,虽然我知道不太合适,但我还是想看看,沈耘的论文到底写到了什么程度。”

    活了这么大岁数,丁教授在看到沈耘的档案袋的瞬间,就明白了其中有什么猫腻。

    看到周瑾的样子,老教授忽然笑了起来。

    跟沈耘一样,周瑾同样是他的得意门生。甚至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周瑾比沈耘还要走的更远一些。

    所以面对这样的请求,丁教授并没有拒绝。

    点了点头,在周瑾欣喜的表情里,丁教授打开沈耘的档案袋,从中取出厚厚一沓装订好的a4纸来。

    别的不说,光看这厚度,丁教授就有些慨叹:“但愿沈耘不要胡乱弄些东西出来,不然我就算想放水,在审查组面前也说不过去啊。”

    翻过扉页,一篇简短的摘要,就让丁教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纵观华夏数千年历史,无论是冷兵器时代,还是热武器时代,在已经发生的诸多战例中,依旧有一些普遍意义的军事命题和用兵原则。”

    “以朴素的辩证法思想来看,主客,敌我,众寡,攻守,利害等矛盾普遍存在于每一场战争中。而这些矛盾的双方,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

    “科学地看待这些问题,我们就可以从中找到一些普适的战争规律,并以此引申出更多的思考。”

    单纯就这摘要来讲,丁教授觉得,沈耘的军事思想课,绝对是非常优秀的。

    摘要看过,轮到了目录。

    这下子丁教授就更惊讶了。

    通过目录,就可以看出来一片论文的内容深度。

    用人体来形同,目录就如同骨架,内容便是依附在骨架上的血肉。如果骨架的格局本来就小,那么内容再怎么充实,给人的感觉也是小。

    而骨架宽宏,就算是血肉单薄些,也会让人觉得高大。高大而空洞,还有发展的潜力,矮小却充实,撑死了也就是一个矮胖子。

    丁教授和周瑾的目光,死死盯在目录页上。

    沈耘将目录分成了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就是古代军事哲学思想。而这个部分,也算是沈耘书写的重头戏。足足十三个篇目的内容,很多名词促使丁教授和周瑾要翻开看后边的具体内容。

    第二部分是战例分析。这些相对来说就比较少了。第三部的未来展望和应用分析,同样具备相当的诱惑力。

    丁教授有种直觉,沈耘所书写的每一部分,单独拿出来基本上都能够成为一片非常优秀的论文。

    迫不及待地他翻开了论文的正文。

    第一章的内容,其实就是介绍了一下古代军事理论的发展历程。这种东西不论是丁教授,还是周瑾,其实并不感兴趣。

    所以草草翻过,两人最终将目光聚焦到了第二章,也就是第一部分真正的核心。

    这章的第一个小节,叫做“计篇。”

    “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

    虽然是一句古文,但丁教授却很容易弄明白。唯一让他不解的是,这句话到底出自哪里,自己曾经读过的古代文献,不记得有这样一句话。

    “周瑾,你上网查查,这句话到底出自哪里。”

    丁教授开口,心里一惊迫不及待想要弄清楚内心的疑惑。

    同样困惑的周瑾,迅速在电脑上打出这一句话,然后进行了搜索。

    让两人震惊的是,网上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句话。

    难道,这是沈耘自己总结出来的?丁教授有种不敢相信的揣测。就他所知,学院所有的古代军事典籍,在网上都能够找到电子版。

    带着这样的疑惑,丁教授和周瑾继续往下看。

    “所以古代战争,基本上以道天地将法这五个方面为纲,通过对比双方的基本条件,就可以判断一场战争的胜负。所谓道……”

    一节“计篇”,沈耘就足足书写了三张a4纸的内容。即便如此,丁教授依旧觉得没有半分赘述,通篇连他都不忍修改任何一个字。

    紧随其后的“作战篇”,沈耘所表述的兵贵神速,速战速决,以战养战等思想,更是让两人读的酣畅淋漓。

    正如沈耘在摘要中所言,有些军事思想,是具有普适价值的。作战篇的表露的思想,正是这个样子。

    意犹未尽的师生两人,继续往下翻的时候,却发现之后的全都是一些结合这两篇分析的战例。

    虽然读起来也有不少引人赞叹的地方,可是终究没有前文那么惊艳了。

    合起沈耘的论文,丁教授长叹一声:“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到这儿就结束了呢。这个沈耘,当真是了不得,后生可畏啊。”

    “教授,那沈耘的进度,算不算通过了?”

    如果按照目录计算,沈耘的论文别说三分之一了,就连六分之一都没有完成。

    但是如果算上目录这个本身就具备相当重要作用的东西,那沈耘到底完成了几分,就值得商榷了。

    听到周瑾的询问,丁教授直接点头:“能够在两个月之内,做出这样的框架,还写出这样的内容,这都不给通过,那学院也就成了应试教育的地方了。”

    说完之后,竟然又重新翻开,在此那两篇内容。

    周瑾可以看得出来丁教授对沈耘这篇论文的重视和喜爱。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周瑾提出了离开。

    临走时丁教授千叮咛万嘱咐,让周瑾千万要记得保密。

    沈耘的论文研究价值很大,但毕竟还没有成形。给与一定的保护是沈耘顺利完成论文的必要条件。

    看着周瑾离开,丁教授做出了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而此时根本不知道在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的沈耘,此时正抱着课本不停地预习着。明天早上,还有两节大课等着他呢。

    活动室内,同在丁教授名下的另外几个学员,却相互传着小纸条,讨论的内容,全都是关于沈耘的论文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