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第一阶段检查
    这一学期,学院并没有进行什么期中考试。

    那玩意也就在上学期时间不太紧的时候,拿出来督促一下学员们的学习热情。

    放到这一学期,课业本来就紧,还加上毕业论文的设计和撰写,根本容不得大家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而转眼之间,时间就过去了两个月。开校时还有些清寒,到现在居然已经成了连绵的阴雨。

    大雨隔三差五就下上一回,天空甚至难得有晴朗的时候。

    漫天的乌云如同繁重的学业一般,压在人的心上,久久喘不过气来。

    更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让所有人心中不仅遍布阴云,甚至直接吹起了寒风——毕业论文设计的第一阶段检查,即将到来。

    在这场检查中,学员们需要将现有的论文草稿,以及对论文的大致构想全都形成文字上报。

    检查合格的标准,是论文的进度完成三分之一。

    如果算这个学期的时间,三分之一确实不多。但如果加上前两个月繁重的课业,那就简直要了亲命了。

    不过,比起自己的事情,很多人更愿意看沈耘到底怎么应对这次检查。

    两个月时间,估计连古代的兵法文献都没有看完。别说论文的三分之一,能写出十分之一的内容,都算厉害了。

    有人私底下打赌,这次沈耘估计会被口头警告。

    而在308宿舍,得知消息的方涵三人第一时间将沈耘从图书馆拽了回来。

    “沈耘,这回你可得交实底,你这论文,到底有没有把握。如果这次检查不能通过,你就得做好被警告的准备了。”

    方涵的表情有些严肃。

    沈耘当然知道他们全都是一片好心,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笔记本。

    “喏,这就是我的论文草稿。当然了,因为涵盖面比较广,所以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才完成了五分之一的样子。所以这次警告估计是吃定了。”

    口头警告罢了,沈耘倒是无所谓。

    更何况他的论文本身内容就比较多,即便五分之一,也比别人三分之一的内容多很多。比起有些人的,多出两倍甚至都不止。

    方涵带着几分好奇,翻开了这本笔记。

    只见上边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战例和简短论述的掺杂。有些地方似乎是为了图省事,就用脉络图表示。

    细看了一两页,方涵就认定沈耘的东西绝对有非常高的研究价值。后边的尊重沈耘的知识产权,方涵只是粗略扫了下页数。

    足足上百页的内容,看完之后方涵将笔记本塞到沈耘手里,竖起一根大拇指:“你小子,看不出来,真的有顶天的本事。好了,这些我就放心了。”

    黄韬和秦绍武也想接过来看看,却被方涵给阻止了:“你们就别看了,等最后的结果吧。”

    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但是方涵的话,两人还是选择了服从。

    沈耘笑笑,冲三人点点头:“走吧,一起去把现有的文稿弄成电子版打印出来,到时候也好有个交代。”

    检查通知下来的第五天晚上,晚自习下后,周瑾将所有人叫到了连队活动室。

    “好了,现在大家把论文初稿交一下,今晚我就要送过去。相同导师的论文交到一起,不要弄混了。”

    早就准备好的学员们,纷纷从自己的书包里抽出一个档案袋。走到与其相同导师的学员身边,开始交流信息。

    在这样的热闹里,沈耘却显得格外孤单。

    丁教授的名下,总共有八名学员。除了周瑾负责收论文,其他六人此时俨然抱成了一个小团体,唯独将沈耘撇在外头。

    这样的情况沈耘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这两个月,他也就是这么过来的。

    当周瑾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看这个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老弟,怎么样?不论如何,先交上去看看情况吧。”

    抬起头,迎着周瑾惋惜的目光,沈耘笑了笑:“班长,你就放心吧,大不了就是个口头警告。喏,这是我的论文,你收好。”

    周瑾本来还想再安慰沈耘两句,但是看他现在这么乐观的样子,也只好闭上了嘴巴。

    不过,当他接过沈耘的档案袋的时候,那沉甸甸的感觉让他心中瞬间充满了讶异。

    他不认为沈耘会胡乱弄些材料充数,谁都清楚,完不成进度最多只是口头警告。但这么不严肃对待这件事情,面临的就有可能是处分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周瑾忽然就开始好奇沈耘的档案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

    其实沈耘虽然被孤立,但依旧有很多人,明里暗里一直在关注着他。

    当他也将档案袋交给周瑾,而且看外形档案袋比较厚实的时候。很多人与周瑾一样,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

    只是碍于双方已经冷淡了很久的关系,这些人都抹不开面子过来询问沈耘。

    而周瑾作为班长,他还是比较守规矩的。从收到沈耘的档案袋,到送往教员办公室,周瑾虽然一直怀着好奇,却一直没有私自打开过。

    周瑾没有想到,此时教员办公室里值班的,居然是丁教授。

    作为作战指挥系的院长,丁教授不论是年龄,还是职位,都轮不到他来值班。但今天夜里,事情就是这么出奇。

    看到周瑾和几个学员抱着厚厚一沓档案袋走进办公室,丁教授笑着说道:“周瑾,这么早把论文收上来,学员们没有怨言吧。”

    开玩笑,怨言,谁敢有?早在五天前就已经通知了这个事情,如果现在还有怨言,那就不配当一名军官。军队只有提前完成任务,从来不会迁延时日。

    周瑾笑笑:“说到交论文,同学们都很积极。毕竟都是初稿,都等着教员们批评指正呢。我刚一说,他们就立刻交了过来。”

    作为班长,周瑾说话的水平确实非常高。就这么短短两句话,便引得丁教授笑眯眯地点头,同时看着他将八份档案袋放在了自己面前。

    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这一沓档案袋的最上方,署名赫然是沈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