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沈耘的论文题目
    在九十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沈耘缓缓走到讲台前。

    等待多时的教员,看着沈耘很是恭敬地对自己行礼,也笑着点头回礼。

    礼毕,教员看着沈耘,很是关切地问道:“沈耘学员,你的题目,想好了没有?”

    沈耘点了点头:“报告教员,一连学员沈耘,学号160197,选择导师丁教授,论文题目《古代军事哲学的总结和反思》。”

    一言既出,瞬间让教员睁大了眼睛。

    “沈耘学员,你就不再考虑一下?要知道这个题目,覆盖面实在太大,做起来真的很麻烦。”

    教员全然是一片好意。他实在太清楚古代军事哲学意味着什么了,想要将这个概念搞清楚,至少要将流传于世的最少都是二十多部古代军事著作看一遍。

    然后还要总结出其中的思想和哲理,最终汇集起来,再进行反思和归纳。

    别说是一个沈耘了,就算是他们金陵陆军指挥学院的教员,很多人都不愿意单独搞这个东西。

    因为完全吃力不讨好啊。

    然而,沈耘却摇了摇头:“不用了,这一周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现在也算是最为明确的答案了。”

    劝说无效,教员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好吧,如果往后感觉题目太过困难,你再找丁教授更改吧。”

    填写完了沈耘的信息,教员收起登记册和笔,起身离开了教室。临出门的时候,依旧看了沈耘一眼,脸上多了几分惋惜。

    嘴上说是一回事,但实际操作起来,以丁教授治学的严谨,更改题目绝对非常困难。

    沈耘到最后只会出现两种情况。

    要么能够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将这道题目完成的非常完美。

    要么就只能做成一个空壳子,被丁教授无情地驳回。

    而以所有人的经验看来,明显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想想一个考试三连冠的家伙,到最后因为毕业论文没法毕业,教室里开始有些人窃窃私语起来。

    不少人看向沈耘的眼神,已经有了些微改变,感受着这样的目光,沈耘摇摇头,走出了教室。

    方涵三人见状,心里顿时着急起来。跟身边的人匆匆打声招呼追了出来。

    沈耘没有走多远,只是加快脚步追了十多秒,三人就凑到了沈耘身边。

    “沈耘,你小子这回玩的有点大啊。”比别人都多了几分信心的方涵,带着试探的口吻说道。

    让他没想到的是,沈耘自己居然也点头同意:“没错,我也觉得,这事儿干的有些冒险。”

    秦绍武顿时急了:“知道冒险你还干,你小子脑子是不是有坑啊。凭你的成绩,只要写个有点深度的就能妥妥毕业升衔,搞什么玩意。”

    看着三人关心的样子,沈耘忽然笑了起来:“你们着急成这个样子做什么?我说冒险,但又没说没把握。”

    “那你是什么意思?”三人异口同声追问,杀气腾腾的样子,让沈耘不寒而栗。

    沈耘慌忙抬起手,做出让大家放松的手势:“其实大体思路我都有了,只是框架的构建还没有完成,所以说冒险了。”

    得到沈耘这个答案,三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这个时候,等候在教研室的作战指挥系教员们,终于等到而来学员的报名表。

    学员主动选择之后,还需要由导师再选择一番。有些报名学生多的导师,自然要分一部分出去摊给那些报名少的教员。

    所以当看到报名册的时候,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依照事先就划分好的报名报表,每个教员手里都得到了一张报名表。在审视学员姓名的时候,同样也在审视他们的论文题目。

    丁教授作为作战指挥系的院长,自然最受学员们的追捧。

    报在他名下的学员,居然多达十六人。就在丁教授准备逐个看下去的时候,负责报名的教员走了过来。

    凑在丁教授身边,他以极低的声音说道:“丁院长,您最好先看看沈耘学员的报备情况。”

    沈耘的位置在最后一个,若不是这名教员提及,丁院长估计要很久之后才会看到。

    而这个时候么,自然是首先看沈耘了。

    当他看到沈耘报备的那个题目的时候,瞬间惊叫出声:“你确定没有弄错?”

    这名教员正视丁教授质询的目光,苦笑着点点头:“我已经确认过了,是这个题目没错。而且我还可以问过,他也没有准备更改的意思。”

    “这不是瞎胡闹嘛。几年前就有个成绩不错的学生,胃口太大搞了个范围太广的题目,到现在还在那里死磕呢。”

    丁教授瞬间有种冲动,想要跟沈耘谈话,让他将题目改过来。

    只是作为教员,终究对学员只有建议权,并没有指挥权。沈耘的论文写什么,那都是他的自由。自己强加干涉,也不和学院规定。

    想到最后,丁教授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但愿他能够说到做到,将这篇论文进行完美的阐述吧。唉,现在的年轻人,都想一口气吃个大胖子。”

    接下来的两天,沈耘接连面对了很多人异样的目光。

    导师名单的公布,更是让这种目光变得越发强烈。沈耘最终还是被丁教授选中,这样,也就意味着他的论文题目,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会更改。

    到了这个时候,沈耘也明白,自己这次做的确实有些惊世骇俗了。

    或者说,一直优秀的他,干了一件别人眼中的糊涂事。所以让很多人产生了自己作死的错觉。

    这种异样的目光,至少在毕业答辩之前,是不会消失的。沈耘已经做好了长期的准备。

    而与此同时,他的内心对这篇论文的勾勒,也变得也来越精细。基本上每天都会专门留出来一个小时的时间,对脑海中那个框架进行思考。

    若还有剩余的时间,就用来填充这些框架中的内容,从理论思想,到实际站立,沈耘的生活从此和图书馆结下不解之缘。

    而时间,也随着沈耘的努力,一点一点往期末的方向推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