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沈母的提议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那兔的风波还没有平息,但是沈耘却已经在连日苦读之后,迎来了除夕。这样一个传统节日,沈耘自然需要放下手头的所有繁忙,帮助家人打扫卫生张贴春联。

    忙乎了一整个下午,总算是得到了一点偷闲的时间。

    沈耘回到房间,抱着手机拨通了韩玉华的号码。不过,不在部队可以放肆使用智能机的沈耘,这回打的可是视频电话。

    足月不见,韩月华经历了多地连轴转的慰问演出,人也清瘦了许多。沈耘看在眼里,当真是有些心疼:“玉华,最近辛苦你了。你看,人都瘦了。”

    似乎习惯了沈耘的关心,在那窄窄的手机屏幕里,韩玉华露出了笑容:“还好啦,我跟你说哦,沈耘,这次去的好多地方,我都不知道条件居然那么艰苦。”

    韩玉华不会轻言艰苦,这次去的地方,肯定是非常特殊的地方。沈耘不由得好奇起来:“你们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啊?”

    “川藏疆,三省的十个哨所。我们都是去一个地方休息好几天,然后再去下一个地方。有一些路,真的好危险呢。沈耘,你是不知道……”

    事后才觉得惊心动魄的韩玉华,讲述着当时让她惊心动魄的经历。而沈耘的心里,一方面为自己的女友受这么多苦感到心酸,另一方面,也对那些驻扎在如此艰苦环境下的战士们升起敬佩。

    “玉华,能够安全回来就好。对了,前段时间你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也就没有告诉你。我家这边,我已经跟我爸妈都说了。大年初四,我们举家前往京城。”

    韩玉华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伯父伯母同意了?哎呀,我得赶紧跟我爸妈说一下。你不提这事,我都给忘了。难怪从昨天回来到现在,他们都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韩玉华娇嗔着,正要起身走出闺房。

    但就在这个时候,沈母推门而入:“小耘,你跟谁说话呢?”

    当看到沈耘手机屏幕里韩玉华的样子,顿时惊叫:“哎呀,原来是跟这闺女啊。叫玉华对吧,闺女,听说你去慰问演出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比起沈耘初见韩伏虎夫妇,韩玉华作为一个女孩子,虽然日常生活中显得爽快,但这个时候,难免有些小女儿家的娇羞。脸红着低了低头,这才声音如蚊子一般问候:“伯母好,我是韩玉华。”

    虽然声音很低,但被叫了一声伯母的沈母,心里却甜如蜜。

    在沈耘有些无奈地眼神中,脸上满是笑容地一把抢过手机:“闺女,我跟沈耘他爸啊,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到了初四,咱们就一起去京城。到时候咱们娘俩好好聊聊。”

    “我可告诉你啊,沈耘这小子长大了,也不听爸妈的话了。将来就得你管着他。”

    沈母此时充分发挥了她作为一个话务员的职业素养,喋喋不休的话语让韩玉华越来越羞涩,而沈耘却越来越无奈。

    到最后当她意犹未尽地挂断了电话的时候,沈耘真的好想哭出来。

    本来他还准备在新年之前最后腻歪一番,谁想到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会儿要是再打电话过去,沈耘可以肯定,韩玉华绝对是不会再接了。

    目光呆滞地抱着手机在床上躺了足足半个小时,沈母终于再一次走进屋来:“臭小子真有眼光,这闺女长得挺俊的。行了行了,别躺着了,赶紧起来吃饭。”

    将沈耘拽到了客厅,一大家子坐在一起,一人一碗热腾腾的饺子,迅速吃完之后,开始有说有笑总结这一年的事情。

    当然了,七点之后,闲聊就少了。看完新闻,电视就转到了春晚的前奏上。

    看着央视主持人连番播报着世界各国首脑发来的新春喝点,老爷子脸上满满的都是笑容。

    “我跟你们说啊。我刚参军的时候,咱们的队伍条件还非常艰苦。我们三五三团擅长打仗,而三幺六团擅长生产。过年的时候,我们团长就带着我们两个连,扛着缴获的装备跟三幺六团换猪肉。”

    “换了两头猪,全都杀了。我还记得那个肉味,哎呦,太美了。那时候咱们团长就说了,等打下江山,让全国人民过年都能吃上猪肉,还叫洋鬼子来给咱拜年。”

    老爷子说着,砸吧下嘴,似乎还在回味过了多少年的味道。

    当然了,嘴角也露出一丝满足:“现在咱团长说的话,全都实现了。”

    沈耘知道,老爷子回味的并不是那个味道,而是那个时候和他一起吃东西的人。经历了那兔的事情,老爷子似乎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好在老爷子身子骨依旧健朗,沈耘倒也没有多少可担心的。

    “爷爷您就放心吧,国家正在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也在不断提高。虽然还有部分山区因为种种原因经济落后,但是我想党和国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国民。”

    老爷子点点头:“这就对啦。”

    安慰完了老爷子,沈耘正准备抱着手机跟韩玉华短信里谈情说爱,哪知沈母居然在这个时候不好好看春晚,忽然横叉一杠子。

    “小耘的女朋友啊,我刚才见了。挺好的一个姑娘,爸,您说,要不这次过去两家见面了,就把两个孩子的亲事给定下。小耘也老大不小了,人家姑娘也耽误不起。”

    提起韩玉华,一家人连春晚最为精彩的相声都扔下不听了。

    沈耘奶奶笑眯眯地追问:“你见过了?是不是跟电视上一样漂亮?性格怎么样,能不能管住咱家这个小猴子?”

    好嘛,人家问性格都是问是不是温柔贤惠,到了自己就成了能不能管住自己。沈耘真的是有万般委屈想对韩玉华说。但眼下还是只能傻傻看着沈母侃侃而谈。

    足足多半个小时,这场会议才商讨结束。

    结果自然是以沈母的提议为准,到时候跟韩玉华的家人接触一下,如果双方都比较满意,那就彻底敲定两人结婚的事情。

    得到这个结果,沈耘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