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哭成泪人的老爷子
    而此时的沈耘,才紧紧握着手中的平板电脑,敲门走进了自己爷爷家里。

    老爷子因为之前看电视生了闷气,这会儿早就躺在了床上。

    见沈耘走进来,只是抬头看了看,便迅速低下了头。沈耘笑了笑:“爷爷,您先别睡,我找到了一个好东西,您快起来看看。”

    “什么啊?你先放着吧,到明天起来我再看。”

    老爷子的声音没精打采的,沈耘听在耳朵里,忽然觉得有些心酸。强忍着要哭出来的冲动,沈耘挤出一丝浅笑:“我敢说,这个东西您看了,绝对会哭出来。”

    “哭?”

    老爷子最受不得激将,眼神中带着几分蔑视一骨碌爬起来:“什么东西,拿来我看看。哼,老子被洋鬼子的子弹打穿了胳膊都没掉过一滴尿水,什么东西能让我哭。”

    看老爷子上钩,沈耘笑眯眯地将平板打开,点到了动画的界面。随后,将平板递过去:“喏,就是这个。”

    动画片刚开头,老爷子只当是哄小孩的玩意,没好气地白了沈耘一眼:“你就拿这个逗我啊,滚滚滚,小东西越来越欠揍了。”

    “爷爷,话可别说的那么满,有本事你看完三集不要哭,我就佩服您老人家是英雄。”

    沈耘照样是一击激将法,根本不担心老爷子不上套。果然,听到这话的老爷子瞪着眼睛:“看就看,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输了怎么办。”

    不过,老爷子很快就横不起来了,因为虽然动画里头全都是些动物,但语言和字母却告诉他,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当他看到那两只兔子最终站在城楼上的时候,老爷子双手忽然颤抖起来。他似乎已经明白这个动画片到底讲述的是什么。而那些黑白照片里,甚至就是他最熟悉的画面。

    先前还带着几分轻视的老爷子,将平板再度往面前凑了凑。

    看到这一幕,沈耘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知道,老爷子已经入迷了,接下来,就要看他能够撑到第几集。反正沈耘刚才回顾了一遍,在第三季的时候,就开始哭的稀里哗啦。

    十八分钟过去。

    老爷子的脸在平板前凑得越来越近,然后,忽然之间,老爷子就像个孩子一样,抱着平板大哭起来。

    不用看,沈耘就知道,这是看到了那场雪地里长达四个小时的等待。老爷子就是那场战役的经历者,他曾经无数次眼含热泪对沈耘讲述着那场战役多少战友长埋他国。

    “还有人记得,还有人记得,我的兄弟们,我想你啊。”

    泪水流淌,尽管沈耘和奶奶一起劝说,老爷子依旧没有停下。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实在哭的有些累了,这才用纸巾擦了擦眼角。

    “爷爷,要不,剩下的咱们明天再看。”

    老爷子这个状态,沈耘实在有些担心。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心情这么悲痛,肯定是身体不好。沈耘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这样把平板拿过来。

    然而,老爷子的回答却非常坚决:“不,我要把它看完,你们不要管我。”

    拿起平板,发现屏幕上早就跳过了很多东西,老爷子将之伸到沈耘面前:“给我调到我刚才看过的那里,我要接着看。”

    那种坚定的眼神,让沈耘不忍拒绝。重新回到第三集结尾的地方,老爷子是真的哭不出来了,所以双手紧紧地握着平板,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伴随片尾曲一帧一帧播放的黑白照片。

    第四集,第五集……

    老爷子到底还是上了岁数,嘴上说着要把这部动画片看完,其实因为看每一个画面,听每一句都显得格外认真,所以不到二十分钟,终于还是抱着平板沉沉睡去。

    沈耘尝试着抽了抽,发现老爷子将平板抱得很紧,所以最终还是摁了下电源键将其关闭,随即将被子拉起来盖在老爷子身上。

    怀着迁就,冲奶奶点点头,沈耘扭头走出了房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沈耘忽然看到,睡梦中的老爷子,眼角忽然流出泪水。

    不仅仅是一个杨毅,也不仅仅是一个老爷子。事实上,覆盖了华夏足足九成多的五大运营商的宣传力绝对厉害。

    在这个清冷的夜晚,华夏无数个亮着灯的房间里,有人捧着手机泣不成声。但他们停止哭泣的时候,就开始疯狂地向别人推荐这简单到有些简陋的动画片。

    短短两个小时,那年那兔那些事这七个字就被顶上了热搜。

    某些想要通过花钱买热搜位置的娱乐明星,此时已经欲哭无泪。

    而回到自己房间的沈耘,却接到了方涵的电话。

    “沈耘,我说你小子这事情搞得有点大啊。”沈耘知道,这事儿根本就瞒不过有心人。因为动画片第四集的时候,那个女卫生员唱的歌,恰好他也在方涵三人面前唱过。

    沈耘笑了笑:“方哥,有些事情吧,知道就行了,别说出来。”

    “这东西是你弄的?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还有这个本事。”方涵带着几分好奇地追问,不过却被沈耘给否认了:“这个倒是没有,都是一个朋友弄的,我就稍微提了点建议。”

    方涵并没有问沈耘到底是什么朋友,不过还是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说真的,虽然仅仅是个动画片,但是教育意义却非常明显。唯一不好的是,里边的有些政治态度太明显了。”

    沈耘知道方涵想说什么。

    在军队里,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就妄谈政治,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因为军人注定就是服从党的领导的,必须跟着党走。

    “方哥,你就放心吧。我看重的,同样是里边的教育意义。说真的,今天回家就看到几个电视台那些叫兽们唱衰咱们军队,心里不憋屈那是假的。”

    听到沈耘的回答,方涵沉默了一下:“没人喜欢战争,所以,咱们就应该以强大的姿态震慑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或许,这就是咱们这些人勤学苦练的目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