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不具备作案能力的嫌疑人
    沈耘将视频发布在五大网站上之后,就迅速清除了自己电脑上的痕迹。

    而且为了彻底消泯证据,还在自己的电脑上设定了一些任务,将运行的时间一并篡改。就算网监部门查过来,也只能看到他浏览了母校论坛的几个帖子。

    至于那个hxh的id,沈耘就更不怕了。

    别看他因为那次事情被逮住了尾巴,但是别忘了,记录在案的资料中,明确显示他是不会制作动画片的。

    虽说那动画片的质量,制作起来确实用不了多久时间。然而沈耘根本就没有哪怕一点时间来做这个东西。

    不信邪的有酷老总,终究还是在驱车前往总部的路上打电话报了警。

    半个小时之后,两辆警车与黄老总的座驾同时到达了有酷的总部大楼。

    事关公司上百万的经济利益,黄老总跟几名前来的警察简单地寒暄了几句,便将他们带上了位于地下二层的服务器中心。

    当他们一道走进总控制中心的时候,妖剑正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动画片。

    不得不说,剧情虽然简单,却无形中勾动了他早就掩埋在内心深处的火热。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那些年少年意气,凭借自己的技术对抗来自世界各地的攻击。

    那时候,他们不求回报,只求心安,一切似乎都过的那么美好。

    此时妖剑之所以皱着眉头,只是不想当着下属的面,流下泪水。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妖剑转过身来。

    看到黄老总身边是几位警察,妖剑苦笑着冲他们致意:“老总,曾警官。”

    自家老总不说了,这个曾警官同样是妖剑的熟人。因为他当初也是那个圈子的,后来被特招进警局,现在已经是京城东城区网警的头头,专业技术一级警监。

    黄老总只是点了点头,而曾警官却热情地招呼:“妖剑,好久不见。”

    心里清楚他们联袂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妖剑也不客套,直接将几人带到其中一台电脑上:“你们看看吧,就是这样子。对了,曾警官,我这里有个截图,你可以看看。”

    沈耘做出的浮动图标总共就存在了半个小时,也就妖剑这些人职业习惯,及时进行了截屏。不然还真的没有了任何有用的消息。

    看着妖剑转到另一台电脑上,打开截图,曾警官默默地掏出手机,同样将乱码输入了一遍。

    看到结果的曾警官,迅速冲黄老总和妖剑两人点头:“两位,我的同事会对这里进行技术取证,我先走一步,有些东西需要提前查询一下。”

    比起妖剑这些人,曾警官的职业决定了他能够更多地知道一些内幕。虽然他同样不清楚hxh的身份,但是他知道,网监中心正经录入过此人的信息,只是后来被列为机密,连他都没有权限查阅。

    一脚踏出有酷的大楼,回到警车上,曾警官这才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短号:“警号013011,请求查询hxh的相关信息,请批准。”

    “请说明相关事由。”

    “一个小时前,hxh同时攻击了国内用户基数排行前五的视频运营商,在他们的首页强行推荐了一部12集共九十多分钟的动画片。预计造成经济损失约六百万,在一个浮动图案上他主动表明了身份。”

    对面迅速查证了消息的真伪,只听得电话中一阵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之后,一个凝重的声音在曾警官耳边响起。

    “hxh,真名沈耘,于五年前的中米黑客大战中,以一己之力强行攻破米国总统府官网。之后报名参加国防生,一年半前被分配到东南军区,现为金陵陆军指挥学院作战指挥系学员。”

    曾警官瞬间惊呆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沈耘居然会成为现役军人。

    不过,就算他是军人,只要是犯法了,照样要接受国家法律的制裁。

    想到这里,曾警官也明白这件事情想要处理下去,肯定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所以在电话里,他主动恳请:“事关军方,我恳请网监中心能够通知军方协查。”

    电话那头答应了之后,便迅速挂断了电话。显然事关五大视频运营商的案件,绝非小事。

    只是,堪堪半个小时过去,曾警官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让他失落的是,网监中心直接给予他最后的答复:“经查,沈耘本人不具备制作动漫的能力,同时也不具备跟动漫制作方联络的时间。”

    唯一的线索断了,曾警官有种绝望的心情:“那咱们,怎么跟有酷交代?”

    “不用交代,有人会去处理这些事情的。好了,今天的事情,要绝对保密,hxh 的真实身份,不容外泄。”

    “请放心。”

    挂断了电话,曾警官默默地点上一根烟。车外几名警员兴冲冲地走过来,看到曾警官,匆忙汇报着取证的成果。只是,网监中心已经交代不再查办,曾警官也只能无奈地摇头:

    “行了,收队回去,这事儿现在不归咱们管了。”

    临到年终,各行各业都在冲业绩。好些医院早在几天前就停止使用某些设备,有些地方甚至直接拒绝接纳患者。

    几个小伙子本以为在年前自己等人可以将这起答案破获,好得到上级嘉奖,然后赚几个奖金买年货,哪知忽然这事儿就不归他们管了。

    “头儿,怎么会这样?以咱们的技术,处理这件事情肯定手到擒来。对方可是留下了一些信息的,咱们往回追溯,肯定能够锁定犯罪嫌疑人的身份。”

    曾警官摇摇头:“你们都知道个屁,人家的身份早就表露出来了。可是那是个假的,我刚刚已经联系网监中心查证过了,没用。这事儿不归咱们管,回去吧。”

    将烟蒂狠狠按在烟灰缸里,曾警官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五大视频运营商的老总,同时接到了一个电话。

    平时趾高气昂的他们,现在却恭恭敬敬地聆听着里头讲述的内容。待听完之后,这才满脸堆笑:“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