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该冷了那些先辈的心
    近乡情怯。

    这似乎是沈耘最为真实的写照。当他站在两座门中间,回想着上次回来的情形,却再也没有了当时那种随意的感觉。

    抬起手,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敲哪一边的门是好。

    犹豫之中,沈耘就连楼道里越来越响亮的脚步声都没有注意到。直到一个苍老却颇有底气的声音响起,沈耘这才回过神来。

    “小家伙,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敲门进屋。你奶奶在里头,我出门也没带钥匙。”

    赫然是老爷子从外边遛弯回来,看到沈耘这个傻傻的样子,替他做了决定。

    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沈耘敲了敲门,这才问道:“爷爷,您又出门闲逛去啦?”

    白了沈耘一眼,看门已经被打开,老爷子推了推沈耘,这才笑骂:“明知故问。进来吧。你们学校通知放假都已经两天了,我老头子日日盼夜夜盼,就是盼不到你回来。”

    看着沈耘奶奶十分急切地要将沈耘肩上的背包拉下来,老爷子摇摇头:“老婆子,娃儿长大了,这事儿你就让他自己来。说吧,这两天去哪了?”

    放下背包,开心地抱了抱喜笑颜开的奶奶,沈耘这才回答:“报告首长,这两天我去了趟老部队,看了看我的战友们。”

    “嗯,这才像话嘛。我还以为你个臭小子又跑去京城见你的女朋友了。对了,上次说要两家见面,你们决定好时间了么?”虽然带着几分促狭,不过老爷子还是比较关心韩玉华的事情。

    沈耘哪能不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加上奶奶也一脸关切,满脸堆笑回答:“玉华他最近一直跟团慰问演出呢。两家见面,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安排到初四。”

    年前韩玉华要到二十九才能回京城,肯定没法见面了。也之后大年三天该走的亲戚都走一下,然后到了初四两家好生聚一聚。之所以这么紧,完全是因为初八沈耘又要开学了。

    对于这样的安排,老爷子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好,那就初四吧。到时候我跟你奶奶也过去看看。”虽然对沈耘管得严,但从电视上看过韩玉华的样子,老爷子倒也颇为喜欢。

    沈耘这一家好就好在这里,并没有因为韩玉华艺人的身份就有所贬低。恰好相反,老爷还相当开明地对沈耘说道:

    “你奶奶是卫生员,你妈妈是话务员,这姑娘是个演员。这下子咱们家可算是把女兵兵种收罗了好些。要是将来重孙子再娶个什么员,咱家可就热闹了。”

    沈耘无奈地看看老人家,什么时候老爷子居然也这么富有童心了,居然还带上了收藏的兴致。

    闲聊了几句,奶奶表示要过去给沈耘做菜,而老爷子则拍拍身边的沙发,带着几分笑意:“臭小子,过来陪爷爷看看电视。顺带考察一下在部队里的思想改造成果。”

    得,沈耘最怕老爷子这一套了。

    要知道打小就被这么灌输思想,到现在沈耘还是有些心理抵触。

    但是老爷子的话能违背么?肯定是不能啊。沈耘乖乖走过去,把电视打开,然后将遥控器送到老爷子手上,这才坐在沙发上,随即装作十分认真地看着电视。

    电视里播放的,正好是某个电视台的国际局势分析。

    只见里边一个戴着眼镜西装革履的四十来岁男子正在侃侃而谈。其中就华夏和某个正在闹腾的南部大岛的关系,言辞凿凿地阐述着似乎非常正确地道理。

    “以武力统一,势必会引起米国插手。以现在华夏的战斗力,我不太相信能够和米国有一战之力。所以说,维持当下的局势,在舆论上造成一些压迫,才是最合理的方案。”

    说白了,其实就是想要通过贬低军队的战斗力,来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性。

    这也是国内很多砖家叫兽的惯用手法,他本身对于解放军的战斗力并没有直观的认识,只是听某些外**事专家贬低两句,就人云亦云。

    最为著名的,就是两年前北极熊国某位陆军中将评价华夏陆军根本不具备战斗力,在当下这样凭借高科技多兵种协同作战的时代,陆军应该被淘汰。

    以是这种说法一时间甚嚣尘上,被很多无脑的国民追捧,也成为裁汰陆军的理由之一。

    然而这种说法很快就被打脸。一年半前,多国联合军演,北极熊国的多兵种联合作战部队被华夏一个团的陆军全数歼灭。那强大的战斗力,让参与军演的各国代表纷纷赞叹不已。

    同样是北极熊国的一位中将,在军演后感慨说:“华夏有这样的陆军,未来只能寻求合作,而不应该为敌。”

    此前叫嚣个不停的砖家叫兽们终于不再闹腾了,最后只能醋意满满地说上一句:“这估计是选出来的特战队装作普通战士。”

    反正,就是欺负国家不能主动曝光部队情况,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老爷子听着这些话,当然表现出了十分的气愤。

    “一派胡言,他懂个什么。当年老子在三八线上小米加步枪跟米国鬼子打的时候,他还在他娘肚皮里头呢。装备好顶个球用,照样被老子跟战友们打的连连后退。”

    闹心的老爷子忍不住按到了另一个台。

    然而这样的砖家叫兽,肯定就不止这么一个,哪怕换了台,依旧有另一个叫嚣着华夏不胜论。

    到最后,老爷子终于忍不住,将电视关掉,随即眼角渗出泪花:“老子跟着战友们打生打死,为的就是让子孙后代挺起腰杆子做人。怎么才短短几十年,又成了洋鬼子的哈巴狗。”

    那种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的感情,让沈耘心中瞬间升起几分酸楚。

    他忽然觉得,应该有必要为自己的爷爷,乃至更多为华夏出生入死的铁血军人们做点什么。

    至少,不应该让他们的心,在这些不懂装懂的家伙凿凿的言辞中变得冰冷。

    低声安慰着老爷子,沈耘的心中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