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到老连队
    上好的炖猪蹄,沈耘眼睛都不眨,直接要了一保温桶。

    糖果饮料,瓜子花生……买到最后,沈耘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可以转行到火车上推个小车卖东西了。

    看着雇来的两辆三轮车上堆满了东西,沈耘终于停了下来,对着车主笑道:“两位大叔,带我到这里的部队驻地那里。”

    “小伙子,你要去慰问解放军啊?”其中一位车主,听到沈耘的请求,带着几分诧异看着他:“用不着这么破费的,你这些东西啊,送过去估计他们还要给你钱。”

    “与其这样,不如再过几天,跟其他人一道……”

    沈耘听明白了,不过还是笑着解释:“我不是去慰问,我这是去看望战友。您就放心吧,路我都认识,乘着时间还早,咱们快点出发吧,要不然你们回来的时候就天黑了。”

    听沈耘说路程长短,两人也明白沈耘绝对对这一块区域非常熟悉。

    点点头,终究还是带着沈耘往驻地的方向驶去。

    有沈耘之路,两辆车很准确地停在了二营的大门口。值班的战士本来还有些怀疑,今天也不是后勤送补给的时候,怎么忽然来了这么两辆车。

    但当他看到车上跳下一个身穿便装,背着部队才有的背包的青年的时候,瞬间惊叫出声:“连长,您回来了?”

    时间大抵就是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今天正好就是一连的战士在站岗。

    认出沈耘的他,真的好想冲过去抱住沈耘。只是碍于哨兵的职责,还是强行忍住了冲动,对着沈耘敬礼:“连长好。”

    两辆三轮车的车主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载的这个青年居然还是个连长。路上他们都以为是退役的战士呢。

    而沈耘回礼之后,笑着摇摇头:“行了,也别连长连长的叫了。我现在只是一名军校学员,已经不是你们连长了。怎么样,看在过往的交情上,往里头通报通报?”

    沈耘还是一如既往地幽默,但战士却有些心酸。

    扭头擦了擦眼中的泪花,这才到了门口往里打电话。

    越到年底,烦心事越多。这几天先是军官请年假,后是连队年终考核,程天鑫和宋钺整天绕着这些事情,稍微想想都感觉头疼。

    当电话响起的时候,程天鑫强忍着头疼接起电话:“我是程天鑫,请问有什么事情?”

    “什么?你说沈耘那小子回来了?好,让他先等等,我马上下去。”

    沈耘毕竟已经离开二营,想要进营部,总归还是需要有人来接。这事儿本来有龚指导员或者王梁这些人就足够了,但程天鑫心里还有些事情,这才亲自下来。

    走近大门,看着站在那里微笑的沈耘,程天鑫忍不住加快了步子。

    凑近了,沈耘刚抬手行礼呢,就被程天鑫给拉了过来:“行了行了,别搞那些虚的。老子可是想死你了,你小子知不知道,你的一连都盼着你回来呢。”

    程天鑫这样的话,让沈耘有些奇怪。

    虽说思念是一回事,但用得着这么明显地说出来?

    说完这句话,程天鑫就要将沈耘拉进大门。无奈地沈耘急忙拽了拽:“营长,这还有些东西呢,还得劳烦您找几个人搬进去?”

    这时候程天鑫才注意到两辆三轮车。

    倒也没多说什么,程天鑫拿起手机,随便拨通一个号码,说了几句话便迅速挂断。不多时,只见差不多一个排的人手就以整齐的队伍跑步过来。

    “车上的东西,给我搬到食堂。通知炊事班,今晚多整几个好菜,咱们加餐。”

    以一种老兵油子的强调,程天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着眼前这些战士有序地将三轮车上的东西全都办下来抬走,这才客气地对两位三轮车主说道:

    “两位大叔,谢谢你们了。要不,先进去喝点茶水吃点东西?”

    运费沈耘在车上就付了,两人也急着回家,婉拒了程天鑫的邀请,便转身离开。

    而这个时候,将沈耘往大门里拉了拉,看看四周除了岗哨再没旁人,程天鑫这才凑到沈耘耳边低声问道:“这次回来能呆几天?”

    完全不明白为什么问这个的沈耘,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最多两天,后头还有事。”

    得到沈耘的答案,程天鑫点点头:“明天营里要组织一场基层军官大比武,你小子过来凑个数。”语气中根本没有跟沈耘商量的意思,这似乎也是程天鑫的一贯作风。

    但是,沈耘终究还是问了一句:“营长,这不合规矩吧。”

    似乎有些尴尬,同时有些生气,程天鑫在沈耘头上狠狠拍了一下:“规矩?你就说,干不干吧。你要不干,赶紧走人,刚才抬进去的东西,我给你原封不动送出来。”

    一下子就戳中了沈耘的软肋,他是来探望战友的,如果被营部给轰出去,那他还要脸不。

    “行行行,您老人家说了算,行吧。不就是个比武嘛,我沈耘怕过谁。咱们学院的少校一个个都被我收拾得服服帖帖。”

    当然了,提少校这两个字的时候,沈耘还特意看了程天鑫肩膀一眼。

    这个动作立刻引得程天鑫一阵气恼:“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胆子肥了,啊?出去小半年,就知道变着法作弄我了。明天要是你成绩不行,就等着我收拾你吧。”

    抬脚狠狠冲沈耘屁股踢了一脚,这才缓和了语气:“行了行了,跟你小子在说话,真是自己找罪受。赶紧走,老宋估计还等着呢,上去聊两句咱们就吃饭。”

    两人没有更多的言语,匆匆走上营部办公楼。

    早在程天鑫叫人搬东西的时候,宋钺就看到了门口的情况。只是角力比较远,并没有看清楚来人是谁。

    当沈耘打声报告,推门走进宋钺的办公室时,刚好起身的宋钺瞬间惊呆了。

    上下打量而来沈耘一番,这才忽然大笑起来:“你小子,可算是回来了。军校生活过得怎么样,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也不等沈耘回答,问完就将沈耘拉到沙发上按着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