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英魂兮归故里
    跨越大半个华夏,人往北飞。

    地域性的气候条件让沈耘等人对祖国的幅员辽阔有了深刻的认识。早在登机的时候,因为机舱内有空调,沈耘等人纷纷脱下了制式棉大衣。

    然而数小时后,当飞机降落在停机坪上,当他们走出机舱之后,那从登机口涌来的刺骨的寒风,瞬间促使他们穿上了棉大衣。

    冬天来临,南方人总是羡慕北方人屋里有暖气。殊不知走到外边,连忍不住流出的鼻涕都来不及擦拭就能冻成冰块。

    沈耘忽然想起当初武长宏讲的一个笑话,那时候这里还没有盖起很多楼房。许多人冬天出门解手都要带根棍子,生怕一个不小心,那些生理排泄物就连根冻硬了。

    虽然仅仅是一个笑话,就跟很多南方人觉得现代的陇省出门骑驴一样,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这里冬季气温之严寒。

    身体是冷的,但心是热的。

    十一名学员看着机场的工作人员面色都有些沉郁,正如那外头的天气一般,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子痛恨来。谁都觉得,坐在飞机上的猜测或许是真的。

    一行人被带着乘坐了机场大巴。大巴上并不仅仅只有他们几个是军人,大半个巴士,载的全都是各种服色军装的军官。看臂章就清楚他们的来路十分复杂。

    而越是这样,沈耘几人的面色就越凝重。

    居然搞这么大,究竟是什么事情?

    带着疑窦,一行人被大巴拉到而来机场酒店。

    “没有命令,不得外出。”八个字的严令让沈耘和方涵乖乖缩回了房间。但越是这样,越勾起他们的好奇心。到底,究竟是什么事情?

    十一月三十日。

    沈耘一行人来到的这个城市,天空中乌云密布。虽然昨夜的天气预报已经说明今天不会有任何降雪的迹象,但这崇山叠嶂般的阴云,压在所有人心上,让人喘不过气来。

    八点半,所有人吃过早餐,都在等待。

    等待命令下发之后,正式接触这个神秘的任务。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人心中的阴翳都越来越沉重。直到,一声嘹亮的哨音打破了沉重的气氛。

    足足数百人,迅速跑到楼下集合,随即有序地登上机场大巴,迅速前往机场。

    当大巴再度停驻在机场客运中心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沈耘等人惊呆了。

    里一层外一层的群众,将机场围了个水泄不通。现场有上千警力在维持秩序。而沈耘一行人,则因为自己的身份,迅速整队之后,被顺利放行。细心的人都注意到,各自的教员发令的声音都极轻。

    那种低声,就像是害怕惊醒睡梦中的人一样。

    数百人轻轻地走进机场,走到停机坪那里,沈耘发现,在上百礼兵负责警戒的长方形区域,里边整齐有序地摆放着上百黝黑的案几。

    区域外围,是数十位鸡皮鹤发,身穿老式旧军装的朴素老人,以及上百怀抱着灵位身披素服的普通群众。在另一边,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一队身体站的笔挺的礼兵,此时神情肃穆地看着东北方的天空。

    当沈耘观察地更加仔细地时候,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的爷爷,也在那数十位老军人中间。

    他的胸口,同样没有戴那十几枚让他引以为傲的勋章。只是目光中含着泪光如那些礼兵一样,怔怔看着东北。

    沈耘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个猜测,本来还有些疑惑的心瞬间变得肃穆起来。

    他终于明白,这项任务,到底是什么。原来,院长说要带着全校师生的心意,就是为了这个。

    不仅是沈耘,很多人同样猜测到了。身体也不由得竭尽全力站直了,站正了。

    十点十分,许多人目光的焦点,东北方向,传来飞机的轰鸣。一家白色民用客机,在两架华夏最为先进的战斗机的护卫下,缓缓降落到停机坪上。

    “敬礼。”

    不论是现役官兵,还是那些老军人,同时向着这架客机抬起右手,做出最为标准的军礼。

    舱门缓缓打开,军乐队瞬间奏响了哀乐。在万众瞩目中,一名礼兵走出舱门。他表情肃穆而恭敬,双手牢牢抱着一只尺许见方,上方覆盖着鲜艳国旗的暗红色木盒。

    礼仪官一声嘹亮的“欢迎英雄回家”,瞬间引得在场所有人热泪盈眶。

    没错,那一个接着一个从机舱里走出来的礼兵怀里抱着的,就是当年抗米援朝时志愿兵烈士的遗憾。华夏与半岛两国商议多年,今天,终于迎来了第一批烈士的英魂。

    一声“欢迎英雄回家”,响彻了整座机场,又将回声久久盘旋在所有人耳边。

    在这一声里,沈耘听出了崇敬,听出了告慰,听出了心酸,也听出了自豪。

    这一声之后,机场再也没有声响,礼兵们轻轻地走到那些摆放好的案几前,此时早就等候多时的另外一批礼兵,单膝跪地,将木盒分别接在掌心,随后,缓缓移动到案几上。

    一位清瘦的西装男子,小心翼翼地捋着木盒上的国旗,那种轻柔,生怕惊扰了木盒中沉睡的人。

    当所有的木盒全都摆放在案几上之后,这名西装男子,站在最前端,以低沉地声音,念着从京城专门送来的悼词。那在华夏绵延了数千年的文字,此时有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

    悼词宣告结束,当目送这些遗憾被重新带到车上,送往早就开辟好的烈士陵园,礼仪官这才让所有人放下早已麻木的右手。

    安葬的工作,自是无须沈耘这些人前往,仅有这些烈士的结束,和沈耘爷爷那些经历过抗米援朝作战的老兵们,跟随而去。

    不过,这些已经足够了。

    正如校长之前所说,这是一堂沉重的课程,而沈耘等人所学,将要以一生的时间,来填写答卷。

    或许,这就是这趟课最为深沉的意义。在先辈们英魂的激励下,新一代的军人,应当发扬那种不怕苦不怕累,敢于奉献敢于牺牲的精神,让祖国永远繁荣昌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