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
    手握剧本,沈耘对康赤雷点了点头。

    和煦的阳光照在沈耘和韩玉华的脸上,这一丝温暖,企图冲淡离别时的哀愁。然而相思如美酒,没了离别这苦涩的酒曲,如何能酿的醇香?

    沈耘最终还是留给韩玉华一个背影,最终便是连背影也消失在茂密的林间。

    走出影视城的沈耘,再度上演了全力奔跑的戏码。他很清楚,就剩下的这点时间,如果不早些跑出这拥堵的车流,自己很有可能赶不上回去的高铁。

    好在身后被人说抓小偷之类的话,不然沈耘绝对会被淹没在人民的汪洋大海中。准时两点十一分,沈耘气喘吁吁地踏上了回去的高铁。

    目光远眺之处,虽然看不到韩玉华的身影。

    但冥冥之中,沈耘还是觉得韩玉华能够感受到,他,同样恋恋不舍。

    苦情的戏码宣告结束,略微空荡的车厢里,沈耘找到自己的作为。旁边也没有人坐,环境还是比较好的。沈耘索性打开手中紧握的剧本,仔细研读起来。

    剧情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发生在黑土地上救亡图存的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编剧显然是是将真实发生的故事戏剧化,少了一些刺痛,多了一些豪壮。

    当然了,类似裤裆藏雷手撕鬼子的事情,这部戏里头并没有掺杂。整体上来说,这就是一个凭借情怀来吸引观众的电视剧。对于剧本沈耘并没有更深入的评价。

    反正康赤雷肯定不会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就是了。

    单纯以一个读者的身份,沈耘继续往下着上边的内容。

    毕竟只是为了了解剧情,因此很多地方沈耘并没有进行深入的,粗略的看了一遍,大致明白到底讲述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之后,高铁居然已经到达了金陵。

    下车之后,看看时间,沈耘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就现在这个时间点,随便打个车,都能够在四点钟之前赶到学校去。

    沈耘这么想着,也是这么做的。随手招来一辆出租,坐上去吩咐司机开往陆军指挥学院,便开始沉思关于歌曲的事情。

    脑海中许多印象深刻的爱国歌曲被他一一否定,不是歌词不符合剧情,就是立意不足以体现这部戏的情怀。

    沈耘思量再三,到下车的时候,依旧没有拿准到底该选择什么歌曲。回到学院,找到周瑾销假的时候,面对周瑾的调侃也是应付了一番,这才回到宿舍。

    308,方涵几人见沈耘回来,立刻迎上来准备询问一番。

    然而,当他们看到沈耘沉思的样子,忽然有种内心蒙上了阴翳的感觉。彼此打了个手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只是静静看着沈耘到底会维持这个样子到几时。

    渐渐地,天色逐渐昏沉,眼看就到了晚饭的时候,秦绍武再也忍不住。

    “沈耘,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过去看了弟妹一回,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跟弟妹闹别扭了。”虽说贸然打断沈耘的沉思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方涵却投给秦绍武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被秦绍武这么一说,方涵也回过神来,看了看全都看着自己的三人,不好意思地笑笑:“啊,没什么。是答应了别人一件事情,现在正在考虑到底该怎么好。”

    “什么事,不妨跟咱们说说。”方涵也担心沈耘这么搞会弄出病来,凑近了追问。

    沈耘摇摇头:“我不是吹牛,这事儿几位老哥还真的帮不了忙。我再想想。对了,你们说,如果为一部抗战电视剧配乐,以什么为主题最好?”

    沈耘这也算是病急乱投医,然而,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秦绍武忽然开口回答:“这有什么难的,抗战这个题材,肯定是要配那种誓死捍卫家园的音乐才对嘛。”

    “像现在这些,不说主题曲是情情爱爱了,就连剧情也是这个,真是狗血。你小子接的不会就是给人写歌的事情吧。我说,论咱们现有科目的成绩,你是第一,但这个也会就有些不是人了吧。”

    听着秦绍武絮叨,沈耘忽然抓住了要点。对呀,不一定要全首歌都描述矢志救国的内容。也可以放在局部嘛。这会儿他顿时有了主意,哈哈笑了两声,随即将没有任何防备的秦绍武一把拉到自己怀抱里。

    “松开,松开,我不是弟妹,也不搞基。”

    秦绍武连连挣扎,直到沈耘放开了他,这才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是不是失心疯了,从刚回来到现在,就没干过一件正常的事情。”

    只是,沈耘完全无视了他的话,转身坐在桌前拿起笔便在之上不停地记录着什么。三人有些好奇,凑过去偷看,上边赫然是一份简谱。

    而且在简谱上,还标注了什么地方该独唱,什么地方该合唱。

    短短二十分钟时间,沈耘就写好了曲谱,随即抬头对着黄韬说道:“黄哥,你的智能手机我用下,我这没法拍照发彩信。”

    这下子三人都发现原来沈耘从一开始说的就是真的,但是他们依旧不敢相信,沈耘居然还有这方面的才能。直到黄韬将手机递给沈耘,看着他将彩信发出去,这才一起惊叫:“卧槽,沈耘,你不会来真的吧?”

    边将手机交还给黄韬,边认真地点头,沈耘的脸上这个时候露出笑容:“你们的都看到了,还能有假。”

    见三人还是有些不相信,沈耘咧嘴笑的更欢实了。

    “你们都知道,玉华来金陵是拍戏来了。其实导演是她一个长辈,也是我的熟人。今天去之后,人家逮着要我写一首歌,回来的路上都在想这个呢。”

    沈耘说完之后,乐呵呵地拿起自己的手机,打通了康赤雷的电话:“康导,东西您看到了没?”

    “你小子厉害啊,这不到半天就捣鼓出来了。只是音乐好不好,还得有人唱出来才能知道。”

    “这个,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康导您能答应。”

    “是独唱的部分让玉华来是吧,我就知道你小子的鬼心思。这样吧,要不你先唱出来让我听听这歌到底怎么样好吧?”

    想了想,沈耘点头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