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作战指挥系的学员们此时的内心是极度震撼的。

    虽然有人之前也说过沈耘在考场上的表现,但是谁都不会相信沈耘能考出这样的成绩。

    甚至连沈耘自己也是极度震撼的,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就算是自己觉得弱势的几个科目,成绩同样没有低于九十。

    当一阵惊叹以后,反应过来的学员们才想起,此处应该有掌声。

    面对这样的喝彩,沈耘居然也有些不知所措。直到丁教授虚按双手,掌声才瞬间平息。

    “下面,我想请沈耘同学上台来,说说他的学习经验。”

    热烈的掌声再度响起,这次学员们更加期待沈耘如何讲述了。毕竟如果能把这些经验拿过来化为己用,对他们来说将受益终生。

    沈耘被方涵几个推搡着走上台。

    先后向丁教授和学员们敬礼之后,这才带着几分谦卑说道:“首先要谢谢大家的鼓励。事实上,除了个别科目,我的学习经验并没有多好。”

    “背诵每一部分知识的时候,我都会先了解它到底讲述的什么。以此发展出一个脉络来,进而将每一个细小的知识点填充进去。”

    “这种方法其实在很多学校都有,叫做思维导图。单纯凭借大脑想象不出来的时候,也可以写在纸上。”

    说到这里,沈耘转身冲丁教授笑笑,在这位老人家的鼓励下,沈耘拿起粉笔,在黑板上书写。

    “比如我最为弱势的军事思想,依照书籍的目录,我做成了如下的导图。”

    沈耘确实是用过这种办法,效果当然也不错。掩盖了本身记忆力出色的条件,这种方法也有很大的作用。

    侃侃而谈了二十分钟,沈耘在黑板上画出了一副脉络分明的导图。坐在底下的学员们赫然发现,就这么点东西。真的涵盖了至少一个月课程的内容。

    而且在沈耘这样的讲解下,很多人忽然觉得原来这么课程居然也可以这么简单。

    有些在这门科目中成绩不是很好的学员,此时纷纷打定主意,等开会结束,一定要私下找沈耘将这一套方法问个清楚。如果能够和沈耘结成互助对子,那就更好还不过了。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很多人盯上的沈耘,带着谦虚的微笑再度向丁教授和在座的学员们敬礼,这才走下来。

    成绩宣读完毕,丁教授也没有继续发言,留下几句话之后,便让周瑾带着学员们自行活动。

    丁教授离开了,大家伙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本来这次会议就是为了宣读成绩,这会儿正事都干完了,周瑾想了想,还是决定解散,让大家该干嘛干嘛。获悉了各自的成绩,总要留出一点时间思考和反省。

    偌大一个连队活动室,随着学员们有序撤离,忽然就变得空荡荡的。当最后离开的周瑾将灯全数熄灭,这里便重新陷入了寂静。

    而连队宿舍里,此时却像是炸了窝一样。

    除了那几个轮到值日的学员不得不给大家拎壶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打开水,其他人这会儿全都挤在了308宿舍门口。所有人的目的都一样,那就是让沈耘更多地传授一些学习经验。

    毕竟这里是军校,成绩最终绝对能够影响他们将来的去向。

    要想分到一个好单位,必须拿出过硬的成绩。为了关乎一生的东西,抛下上级的脸面又如何。更何况,来到这里之后,在学习中大家就只有一个身份,——学员。

    面对这种情况,在方涵几人的鼓励下,沈耘走到门口:“各位,论年龄,论军衔,各位都算是我的老大哥。老大哥问事情,沈耘自然不会怠慢。”

    “但是今晚这个情况,大家也看到了,宿舍区域内这么哄乱,一不小心就会遭受处罚。真的得不偿失。不如这样,每天饭后半小时,我跟大家在活动室讲,可以吗?”

    谁都不能说不行。

    至少,沈耘是答应了要给他们所有人来上课的,这就已经足够了。

    点头答应之后,作战指挥系的学员们各自散开。看着门口再也没有人逗留,沈耘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似乎在看他笑话的三人,顿感一阵无奈。

    “沈耘,看来有些地方你还是没有适应啊。”

    看到这个样子,方涵倚在窗前,带几分玩味说道。

    “啊?”沈耘不明白,他到底什么地方没有适应。带着疑惑的目光,沈耘关上门,走到方涵身前追问:“方哥,我到底什么地方有问题,你就明说呗。”

    宿舍四个人,就属方涵最为沉稳。看他就像是看一位阅历丰富的长者。而秦绍武则是热血的社会少年,仗义中带着几分狡猾。而黄韬这个人,纯属八面玲珑的做派。

    唯有自己,似乎什么都处在青年人的时代,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得学。

    来了兴趣的秦绍武和黄韬自然也走过来,听方涵怎么说沈耘。

    “早就跟你说过了,欲带皇冠,必承其重。虽然你有了争强好胜的心,却还没有适应成为强者之后的生活和心态。”

    似乎觉得沈耘还是有些不明白,方涵放缓了语气:“就像刚才,虽然你说话的内容是没错的。但处置的方式和语气,都还把自己当做是一个中尉。这就不对了。”

    “来到这里,大家在一定程度上就平起平坐了。而这次考试,也证明你各方面都比咱们优秀。所以你跟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区别。我们现在有的,你在将来也肯定会有。”

    说完了这些,方涵就闭口不言。

    剩下的东西,只能让沈耘自己理解了。而秦绍武直接一脸认同:“老方说的没错,沈耘。你跟我们确实不一样,就咱们这些人,毕业的时候,能够被学院授衔的,估计也就老方和周班长两个人。”

    “现在再加上一个你。你可以想想,再过大半年,其实你跟咱们差距就没这么大了。咱们部队里,只有拥有鲜明的个人特点,又不会被这些特点干扰的人,才能走的更远。”

    两人轮番说教,让沈耘陷入了深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