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要来场期中考试(为飞翔的小汤圆呦万赏加更)
    韩玉华还没有到来,倒是期中考试的消息忽然传了出来。

    如果不是在外军研究的课程上教员说漏了嘴,估计学院还真能将这场考试变成一场突然袭击。而袭击的内容,除了现在教授的课业之外,还包括军官军事技能考核。

    本来就比较沉重的学习压力,现在真的如世界最高峰所在的山脉那么大。

    以数十度斜角倾泻在金陵的阳光,透过自习室的窗户,照在沈耘身上。

    如果此时他的面前摆放的不是一本艰涩的军事思想课本,而是一册诗集;如果此时他的杯子里盛的不是一块钱一袋的速溶咖啡,而是上好的摩卡;如果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应对考试,而是跟韩玉华互发短信进行心的交流。

    那么沈耘一定会觉得岁月静好。

    然而一切都只能是这样,而不能成为那样。所以就算脊背被晒的暖烘烘的,沈耘却根本没能在心里升起一点点的浪漫。

    当他再度将目光从书上移开的时候,面前多了一张纸条:“军事历史复习进度怎样了?”

    在纸条下边,三个代号后头分别跟着一个分数。从五分之四,到三分之二,这都是宿舍四人的复习成果。每一门科目现在都处于高强度的背诵过程。

    用方涵的话来讲,管他理解不理解,先背下来再说。而沈耘,再一次在这一张纸条上写下了一。

    对此方涵等人虽然会羡慕,但是根本不觉得惊讶。晚上睡觉之前例行的相互订正背诵,沈耘已经连续八天没有犯任何一丝错误。哪怕是课本之外的习题,似乎沈耘都后来者居上。

    当然了,按照四人共同制定的复习大纲,现在的军事历史,是最后一门功课。只要这一门完全搞定,接下来就是自如地应对考试了。

    四人的计划,基本上就是按照考试的时间来定的。就在计划正式完成的这一天,其中考试,也终于来临。

    依旧是教研处出考题,在此之前各个学科的教学进度已经基本统一,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考试的范畴没有超出现有的教学进度。

    十一月十日,金陵陆军指挥学院开校两个半月的时候,学员们终于迎来他们的第一次考试。

    作战指挥专业的第一堂考试,赫然是军事运筹学。

    这一门科目,在外人眼里,绝对是沈耘的长项。因为不仅仅是数学建模,接下来的的其他运筹学知识点,沈耘居然也延续了他在建模这一块的优秀表现。

    甚至在唐教员眼中,沈耘根本就无须进行考试。以他的水平,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但规矩就是规矩,不能因为平时表现好就轻易打破。沈耘依旧带着家什走进了考场。

    自从在建模大赛之后,方涵便私下找沈耘深入地谈了一些事情。

    沈耘此事不仅回想起方涵的那些话:“你已经很平稳地走出了第一步,但是还不够。今年这么多学员,每个人都想争取最后的那几个名额。所以你只有一直保持这样的势头,未来才能大有作为。”

    “这样,不会引得很多人嫉妒和不满吗?”

    “实力超过一些,当然会引得人嫉妒。但是超过很多,让他们追都追不上,到时候就只有敬仰了。高玉才奖,就开了个好头。加油吧,沈耘,你的能力应该可以迅速追上我们。”

    理清了纷乱的思绪,沈耘开始仔细审题答题。

    脑海里这会儿所有关于军事运筹学的知识点全都涌上来,沈耘或许单纯地只是一个将知识点进行梳理的人。每一道题目,只是短短的沉思之后,他就开始书写答案。

    不过一个小时,沈耘揉揉酸涩的手腕,放下笔长舒了一口气。

    期中考试并不如建模大赛,沈耘最终还是选择了提前交卷。下门军事思想考试在十点钟,沈耘还是想再看看课本,将自己记忆有些模糊的几个知识点进行巩固。

    虽然已经尽可能小心地举手,但随着讲台上一名教员走下来的身影,沈耘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没有会觉得沈耘是尿憋不住了。

    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憋三五个小时那都是小意思。现在沈耘举手,不是发现了试卷的错误,就是要交卷,除此之外,根本没有第三种可能。

    这名教员沈耘比较陌生,想来应当是其他学院的。走到沈耘身边,低声询问:“同学,你有什么事情?”

    沈耘点点头:“报告教员,我现在申请交卷。”

    “交卷?”教员有些诧异,他完全没有想到,考试时间足足有一个半小时,而现在也才过了一个小时,这名学员居然就申请要交卷。

    而当他看到沈耘笃定的眼神时,终究还是再度询问:“你确定要交卷吗?”与此同时,他开始翻阅沈耘摆在桌面上的答题卡。

    简单的几眼扫视下来,这名教员心里暗自吃惊。他完全没有想到,沈耘居然将所有的题目全都回答完毕,而且答案的字数绝对不少。

    看到这一幕,他沉默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注意不要在楼道内喧哗,出去之后可以自由活动,准备下一场考试。”

    沈耘点了点头,在许多学生诧异的目光中,收拾好东西轻手轻脚走出了考场。

    而此时还面对试卷上不少题目作难的学员们,心里顿时感到一阵忧伤。这发暴击给的实在是太强力了,以至于他们的心里瞬间感到一阵沉重的压力。

    人与人的差距,难道真的就有这么大,以至于就连这样高难度的考试,都被人家轻松拉开三十分钟的距离。

    低头看着试卷上感觉依旧有些困难的试题,他们终究还是收回了胡思乱想的心思,开始全力以赴应对这些试题。

    而走出考场的沈耘,却迎上了几个巡考官。

    相互敬礼之后,这几位示意沈耘跟他们到大楼外头:“这位学员,这么早出考场,你的试卷做完了吗?”

    “报告首长,此次军事运筹学的考题,我已经全部作答完毕。”

    “那你觉得试题难度怎么样?”

    “整体难度中上,个别题目难度很高。”

    “但你为什么这么早就做完了呢?”询问这句话的时候,沈耘不知道,几位巡考官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期末的时候,要求教研处将军事运筹学的题目再加大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