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为你们请功(补昨天的一更)
    只是跟韩玉华打了个招呼,唐教员等人就非常自觉地走到了别的宿舍。

    毕竟要给一对小青年留出足够的空间,也不说做没羞没臊的事了,好歹总要说说情话吧。再要相见,真的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他们全都是过来人,明白其中的苦楚。

    没了八个闪亮的大灯泡,沈耘总算是放开了。

    拉着韩玉华的手一起坐在床上:“我没想到,你会来。”

    “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

    一问一答,语句看起来对不上,然而其中的心意,完全是一般的不舍。似乎觉得话题伤感了一些,沈耘咧着嘴笑道:“没事,反正再过几天,你也要去金陵,到时候我去探班。”

    说到这里,韩玉华也好受了一些:“那你说说,你用什么样的身份去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眼睛已经开心地眯成两弯月牙儿。

    其实韩玉华的意思,就是想要阻止沈耘胡吹大气,哪知沈耘此时忽然嘿嘿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演的戏还是康赤雷导演拍的。到时候我就以他老朋友的身份过去。”

    说到这里,沈耘得意地扬起下巴:“这就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看着韩玉华迷茫的眼神,沈耘忽然想起来,似乎这个世界是没有《孙子兵法》的,同样,也没有后人总结出来的三十六计。

    不过说都说出来了,沈耘便顺带解释一下:“就是咱们作战指挥的时候,将一部分力量摆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暗地里用另一部分力量去进攻他们不曾料到的地方。”

    看沈耘得意的样子,韩玉华没好气地打了他一下:“你就知道把这些东西用在歪门邪道的地方,小心我跟我爸说,让他好好收拾你。”

    “你爸,嘿嘿,那还不如你收拾我呢。还别说,那天跟你爸顶嘴的时候我倒是胆子大,回来之后越想越害怕。你说万一你爸气坏了把你锁在家里,那我怎么办?”

    “你不是说要自由恋爱应尽一切办法吗?那你就用啊。”韩玉华眼睛一转,促狭地看着沈耘。

    这回沈耘是真没话说了。逞英雄那也就一时的事情,哪能任何时候都这么玩。临了,沈耘还是得乖乖屈服在韩玉华的雌威之下。

    逗乐了一阵子,看看时间,已经快要六点了。

    韩玉华忽然就投进了沈耘的怀抱,这一下让沈耘有些猝不及防。不过,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非常不要脸地笑了起来。

    原来,韩玉华跟他一样,心里十分不舍对方的离开。

    轻抚韩玉华的背,沈耘轻声说道:“其实,我是真的不想走。玉华,回去之后,咱们写恋爱报告吧。”

    写恋爱报告,意味着如果双方同意,在半年之后就可以正式结婚。沈耘的提议带着几分询问,无论韩玉华答不答应,他都没有任何意见。毕竟,结婚这事儿总得两个人配合。

    然而,心里却是有些期待的。

    沈耘已经决定好了,跟韩玉华的事情,回到学校之后就立刻跟自己家里说一声。好让家里人也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条件成熟,双方家长也应当提前见一面。

    没有正面看韩玉华的脸,沈耘根本不知道,此时韩玉华面色粉红,显然是害羞了。

    半天等不到答案的沈耘,只能这样安慰韩玉华和自己:“是不是我有些太心急了。嘿嘿,其实你不答应也没关心,反正我就一直赖定你了。你说什么时候,那就什么时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玉华忽然凑到他的耳边说道:“那就这周吧。”

    “啊?”

    沈耘这次可不是捉弄韩玉华,是真的有些没太听清楚,韩玉华的声音真的太小了。

    羞恼之下,依旧粉红着脸的韩玉华拧了沈耘一下,这才重复了一遍。而就这一遍,让沈耘忘记了因为那一个肌肉一百八十度旋转带来的阵痛。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此时笑的跟个傻子一样。

    六点半,哪怕唐教员再怎么宽容,但时间不等人,在门外听墙根的八个人还是敲响了房门:“沈耘,该说的也说了,该做的也做了,这会儿该收拾东西上路了。”

    一句话让屋内的两人同时臊红了脸。

    沈耘打开房门,没好气地将邢荣的背包扔了出来:“你们思想真不纯洁。行了,走吧。”

    回到房中,背上背包,手牵着韩玉华走出了房门。

    将退房的手续办完了,唐教员带着钱江他们叫了两辆出租,而沈耘则由韩玉华载着。一行十人就此往机场行去。

    一对小情侣,在众人的调侃中,依依不舍,却不得不分离。当沈耘在登机口最后看了韩玉华一眼之后,缠绵的视线终究还是随着飞机被隔开。

    若有所失的韩玉华在机场坐了好一阵子,直到看着飞机离开地面,这才转身离开。

    两个半小时后,九人三辆车,来到了学院的大门口。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了,算算时间,就连正常的晚自习都已经下了很久。大门口除了站岗的学员,一片冷冷清清。

    而逐个检验过身份之后,走进校门口,钱江忽然感慨:“走进这道大门,瞬间觉得铺天盖地的压力。唉,耽误了一周的学业,累死累活,就要从今晚开始了。”

    朱观知也点点头:“要是咱们这次去颗粒无收,那就真的亏大了。好在有了兜里这枚奖章,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

    最后一个“的”刚说完,忽然在大路旁的树林里传来“咚”一声,随即一大群学员钻了出来,集结成队伍,欢庆的锣鼓敲得震天响。

    而最前面这一排,居然还来开了一道横幅,红底白字,在路灯下格外鲜明——热烈庆祝我校学员在数学建模大赛中获得优异成绩。

    富态的教务处主任迎上来,笑容满面地祝贺道:“你们在大赛中的成绩,组委会已经通知了我们。学员们算好了时间,下了自习就主动过来迎接你们。好样的,我已经决定,为你们请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