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沈耘的选择
    这一夜,沈耘睡得很甜蜜。做梦都是在跟韩玉华在一起,如他歌里所唱,两人鹤发苍苍自己居然还在给韩玉华唱情歌。

    一觉醒来,已经是清晨,一番例行的锻炼之后,在招待所里吃了早饭,八人就在唐教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军体文化中心门口。

    此时前来的队伍不多,学员们大都站在门前列队,而教员们则闲适地站在一起闲聊。见唐教员过来,几位教员开始打招呼:“老唐,今年又是你带队啊。快来,一起聊聊。”

    军校虽然多,但是在同一个学科的教员却永远就那么几个。因此彼此之间都是非常熟悉的。

    不过,在这些和善的声音里,却有一个声音格外刻薄:“唐瑞,你居然还有脸来。你在金陵陆军指挥学院的这几年,年年都来走过场,搁我这里我都没脸见人了。”

    教员和学员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而说话的人似乎也有意要让学员们听到,声音格外大。

    一瞬间原本还笑容可掬的唐教员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而学员队伍里,很多人看向沈耘八人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蔑视。

    唐教员此时很是严肃地看着教员中的一人,一字一顿地说道:“熊平,我希望你我之间的恩怨,不要带到这里来。我承认,在数学建模这一块,我教授学生的水平还有待提高,但这并不能成为你羞辱我的理由。”

    一个回合的交锋,让其他教员们反应过来,开始劝说起两人。

    但那名叫做熊平的教员似乎还不依不饶:“年年来走过场,真是给你们学院丢脸。我看趁着大赛还没开始,你还是带着你的学员尽早回去吧,省得看到我的学生上台领奖让他们心酸。”

    嚣张的语气,让沈耘一阵不爽。

    压低了声音,沈耘拽拽身前的钱江:“钱老哥,这个熊平教员什么来头?这么嚣张。”

    钱江在这些人里头阅历是最广的,沈耘自然希望能够从他的口中得到有些有用的信息。而听到沈耘的询问,钱江同样带着几分不爽回答:

    “浙省海事学院的本科教员。他们的学生都是从普通高中招收的,学制四年。加上海防的实践比较多,所以在数学建模这一块非常强势。如果网上的消息没错,他们已经连续四届荣获一等奖了。”

    “而这个熊平教员,正是海事学院的军事运筹学教授,有很多篇专业论文获得军队内容嘉奖。所以他嚣张,也确实有本钱。”

    “那他跟咱们唐教员?”沈耘也有些八卦,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熊平居然不顾场合就跟唐教员开撕。

    钱江的脸上忽然变得非常精彩起来。似乎犹豫了一阵子,这才轻声说道:“据说啊,两人年轻时是同学。然后剧情很狗血,同时喜欢一个女同学,最终唐教员赢了。”

    “当然,事情还不止这样。当年两人同时前往金陵陆军指挥学院,两人因为前事势同水火。最终唐教员因为综合能力突出,率先提升待遇。这位熊教员一气之下就辞职到了浙省海事学院。”

    “不在一个学校,相互之间较劲的地方,也只剩下这样的大赛。”

    说到这里,钱江给沈耘递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明了了前因后果的沈耘,也是一阵无奈。要说这个熊教员也真是心胸稍微狭隘了一点,这原本就是一场不太公平的较量,居然还让他玩出了成就感。

    听着他此时依旧有些不依不饶,沈耘暗下决心,这一回自己一定要使出全力,给唐教员正名,为金陵陆军指挥学院争光。顺带,回击一下看向自己等人的不屑目光

    八点,军体文化中心的大门准时开启,有序地走进场馆之后,大赛组委会简单地宣读了开幕词,便开始让各个小队开始选择题目并登记分队情况。

    作为小队队长,沈耘在钱江三人肯定的目光中,走到台前。

    两道可供选择的题目,一道是ct成像系统参数标定和成像,另一道则是一个拍照赚钱任务定价。两道题目中,前者给出的数据少但是立意难,而后者则是数据庞大立意简单。

    沈耘发现,很多小队都选择了第二道题目。

    因为第一道题目除了建立模型,还要给出算法。而且问题和要求还相当多。而第二题虽然数据庞大,但是借助计算机还是相当容易处理的

    当然了,沈耘一起注意的,还有浙省海事学院的题目选择。

    果然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些小伙子觉得第一题因为难度,评委肯定会给予分数上的照顾,因此毫不犹豫选择了第一题。

    本来就有心跟他们打个擂台的沈耘,嘴角习惯性露出一丝微笑,随即走到组委会工作人员面前,带着之前报备时下发的参赛资格证说道:“同志,请帮我登记,金陵陆军指挥学院,沈耘小组选择第一题。这是我们的诚信承诺书和选题登记表。”

    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带着几分惊讶看了沈耘一眼,终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收下两章表,将登记回执交给了沈耘。

    沈耘刚回到下边的队伍里,钱江三个人就围了上来。看着沈耘匆忙地问道:“沈耘,选了哪道题目??是不是第二题,咱们得赶紧。数据太大了,不加快速度做不完啊。”

    沈耘笑了笑,随即摇摇头:“没有,我选的第一题。”

    “什么?”朱观知惊叫一声,随即哭丧着脸:“沈耘,你可坑坏我了。这玩意我们都有些搞不来啊。涉及到算法,咱们这几个人根本就弄不出一个成熟的结果。”

    看着朱观知的样子,钱江忽然笑了笑:“我看,小沈选这道题目,肯定是有把握的。好了,赶紧来研究下问题,然后咱们开始看数据吧。把现有的资源整合了,再做这倒题目也多几分把握。”

    钱江的态度让沈耘顿生好感:“几位哥哥你们就放心吧。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你们先看题目,我做个东西出来,到时候就不用那么费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