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第二份礼物
    目送钱江和朱观知两人离开了房间,沈耘躺在床上,掏出手机。

    温和的日光灯将清冷的光芒照在沈耘身上,却无意间照进他的心里。握着手机的双手忽然迅速地颤动起来,此刻的沈耘嘴角露出幸福的微笑。

    也不管旁边邢荣诧异的目光,似乎这个不足一寸见方的小屏幕就是沈耘的整个世界。

    邢荣看着沈耘这个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是在给女朋友发短信。无奈地摇摇头,感慨一声:“又是一个即将一头栽进婚姻坟墓里的人。”见自己这说沈耘居然都无动于衷,只能拉开了被子先睡下。

    良久,沈耘的手指终于停止了颤动,而这个时候,他的笑容就更盛了。

    回头看了看邢荣,见他此时已经侧着身子睡过去,一副不愿看见自己秀恩爱的架势,沈耘轻叫一声:“老邢,我把等关了吧。”

    “关吧关吧,反正你有灯没灯都是一个样子。不过小年轻还是要注意身体,早些睡,恩爱的话那是说不完的。”邢荣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惹得沈耘嘿嘿一笑,随即跳下床关了灯,继续抱着手机,眼睛一眨不眨。

    而在有些距离的军区大院,此时韩玉华陪着韩伏虎夫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韩母依旧时不时地在评价沈耘,本来这些都是说给韩玉华听的,可说了几句之后就发现了不对劲。韩玉华的回答不是“嗯”,就是“好的”,要不就忽然冒出一句“啊”。

    很显然,韩母说的这些她是一句都没听到耳朵里。

    韩母一阵气恼,正要将韩玉华拉醒了教训一顿,却被韩伏虎给拦住了:“别急,看看这丫头被什么勾了魂。”

    韩伏虎的声音很轻,并没有惊醒韩玉华。而听到这话的韩母顿感无奈,没好气地瞥了韩伏虎一眼这才说道:“除了沈耘,还能有谁。你说这养了二十几年的闺女,就见了人家两面就成了这个样子。老韩,你就不怕她嫁过去受气啊。”

    听着自己妻子的抱怨,韩伏虎笑了笑:“你看看你,嘴上不饶人不是。其实你也同意他们俩的事情。年轻人嘛,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记得当初你跟岳父岳母抢我给你写的情书的事情了。”

    “老不要脸的,尽提这些干嘛。”

    打了韩伏虎一下,韩母也因此不再继续抱怨。只是将目光从电视转移到韩玉华身上,就等着看她闹什么。

    忽然响起一个简短的旋律,只见先前一直呆呆愣愣坐在沙发上的韩玉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手机,瞬间就打开了手机。随即看着手机上的东西,脸上露出了感动和娇羞。

    这是怎么回事?韩伏虎夫妻面面相觑。

    此时的韩母也不顾什么个人**权了,反正华夏数千年来的传统就是父母面前儿女基本没什么**权。身体稍微往前探了探,一把从韩玉华手里夺过手机,随即交给了韩伏虎。

    韩母可是精明的很,手机到了韩伏虎手里,韩玉华想要抢回来,肯定得过她这一关。

    她可不觉得,韩玉华能够翻了天,跟她发脾气。

    乍然被抢走手机的韩玉华,先是一阵茫然失措,等回过神来,看着已经盯着屏幕看的韩伏虎,惊叫一声:“爸,您怎么能这样。”

    韩伏虎则乐了:“这都是你妈的主意,我也服从她的命令。”嘴上说话,可是眼睛却并没有离开手机。直到将所有的内容全都读完了,这才笑眯眯地说道:“难怪能把你这丫头弄得五迷三道的,合着这小子有这个本事。”

    抬头看着已经被韩母强势镇压的韩玉华:“让你妈看看,哈哈,挺好。”

    说完,将手机往韩母跟前一送:“给,你看看。当年我要是有这个文采,哪里用得着费那么大事,直接就这一首诗就能让你跟我了。”

    被韩伏虎这么一调侃,韩母回头瞪了他一眼,这才接过手机。而上边的内容,忽然就让她心里一动。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衣昏沉,”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一首前世爱尔兰诗人叶芝的诗作,被沈耘借用过来。让韩母震惊于沈耘文采的同时,也看到了沈耘想要和韩玉华共度一生的决心。

    一直到读完,韩母犹自觉得不满足,继续读了第二遍。

    而在招待所的沈耘,此时抱在手机一直在等待韩玉华的回信。可是等了二十几分钟,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那种想要在爱人面前展示最优秀的自己的心理下,沈耘终于还是对佯睡的邢荣说声抱歉,随即开始拨打韩玉华的电话。

    看手机上的闪烁的姓名,又看看韩玉华脸上那种期待和焦急,韩母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将手机重新交还到韩玉华手上。当然了,顺手也接通了电话还开启了外放。

    “玉华,我写的东西你看到了吗?”、

    韩玉华可以听得出沈耘的急切,在自己父母似笑非笑的眼神中,娇羞地点头答应:“嗯。”

    虽然仅有这么一个字,可是沈耘却就像是得到了最大的肯定一样,急忙追着说道:“其实,还有一首根据这首诗创作的歌,我现在就唱给你听吧。”

    说完也不管韩玉华是什么回应,没有伴奏没有编曲,沈耘低声清唱起来。

    躺在床上的邢荣,此时翻身看着正一脸甜蜜的沈耘,心道这小子居然还有这个本事。随即也开始欣赏起这段听着还有点意思的歌曲。

    而在韩玉华家中,一家三口的所有注意力,一时间全都汇集在韩玉华的手机上。

    等沈耘唱完最后一句:“当我老了,我真希望,这首歌是唱歌你的。”韩玉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当着韩伏虎夫妻的面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而韩伏虎夫妻两人,却并没有介意,反倒是相依相偎,似乎在怀念当年他们两人青春年少的时候,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