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跟未来岳父顶牛
    其实韩玉华一直凑在自己的房门前偷听自己父亲和沈耘的对话。

    当沈耘说出前边那些话的时候,韩玉华心里是极为开心的。不管本意是不是,但她还是将沈耘创作军歌归为和自己志趣相投。

    但当她听到自己父亲突然的发难时,终于忍不住从房间里冲出来,对着韩伏虎很是严肃地说:“爸,你怎么可以这样,沈耘他在部队里有更好的前途,我不同意你这么做。”

    此时的韩伏虎变得无比严肃,看着韩玉华,冷声说道:“我们两个大爷们说话,轮不到你插嘴。回去。”

    沈耘看不得韩玉华受委屈,站起来轻抚韩玉华的背,然后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放心吧,这事儿我会处理,没关系。”在韩玉华委屈的眼神里,沈耘冲她点了点头。

    被自己的父亲呵斥,又被沈耘安慰,韩玉华强忍着委屈的泪水冲到房中,扑在床上哭泣起来。韩母埋怨了韩伏虎两句,便匆匆过去安抚韩玉华。

    一座宽敞的客厅里,现在就剩下沈耘和韩伏虎两人。

    迎着韩伏虎严厉的目光,沈耘深吸了一口气:“首长,作为一名军人,我很难想象,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个军人,除了要对家庭有责任之外,对于国家和人民,也应当有担当。也许我说的有些狂妄,但是我想,新时代的军队建设,需要我这样的人。而我,也甘愿做投身于军队建设这项伟大的使命中去。”

    “责任和家庭之间,我比较贪心,想要两样同时选择。而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维持好这两者之间的平衡。我希望,首长能够给我一个机会。”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听从我的建议,从连队转到文工团来了?你知不知道,文工团的工作有多么轻松,而且玉华一个女孩子,只有你们两人真的在一起,我们才能放心把她交给你。”

    韩伏虎表情依旧严肃,这会儿的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沈耘没有因为这表情和语气吓倒,相反,看着韩伏虎的脸,非常认真地说道:“在距离我的连队驻地不远的一座小村庄里,有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他自己参过军,又将自己的儿子送上了战场。儿子时候,孙子也参军,后因公牺牲。”

    “如今,他拒绝了政府的很多补贴,独自抚养重孙成人。想必不久的将来,他的重孙也会踏入军营。”

    “我自认比不上这位老人,但是从我爷爷那一辈开始,就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因为家庭的原因去某些地方享清福。我这一辈子,要么死在战场上,要么就服从上级命令光荣复员。只要我穿着这身军装,就不会去想退缩的事情。”

    表述完自己的志向,沈耘语气也松了下来:“至于玉华,就算是您二老不同意,也会用尽一切办法跟她在一起。坑蒙拐骗死缠烂打,只要是军规没有禁止的办法,我都会去试一试。”

    沈耘这也算是豁出去了,反正只要韩玉华真的喜欢他,那么他就会用尽一切努力。

    说完之后,沈耘很是坚定地看着韩伏虎,大有这位少将一拍桌子他就很识相地走人的意思。

    然而,让沈耘诧异的是,韩伏虎原本非常严肃的脸上,忽然露出笑容。随即笑容就像花朵一样灿烂,同时韩伏虎本人放声大笑起来。

    笑声惹得已经停止了哭泣的韩玉华和韩母忍不住打开门,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失心疯了。

    而旁若无人地大笑着的韩伏虎,看向沈耘的目光却柔和了很多。

    笑声停止,韩伏虎才点头说道:“你的回答,确实让我非常震撼。小伙子,你知道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我最怕什么吗?”

    沈耘急忙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而韩伏虎则是带着一点感慨说道:“我最怕你点头答应。”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韩玉华长舒了一口气。梨花带雨的样子,让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的沈耘心中顿生怜惜。

    但韩伏虎的话还没讲完:“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在热恋的时候昏了头脑,对女孩子言听计从的男人。那才是真正的对爱情不负责任。男人嘛,除了爱情,还有许多要承担的责任。咱们军人更是这样。”

    韩伏虎一句解释,让沈耘松了口气。同时心中也升起一丝窃喜。看这个样子,韩伏虎这一关,自己是过了。现在唯一需要攻克的,就是陪在韩玉华身边的韩母。

    感慨完这些,韩伏虎依旧笑容满面,看着沈耘说道:“你刚才说,你驻地的那位老前辈,他的故事能够给我仔细讲讲吗?这样的人,就算是他不需要国家的帮助,但是我们也应该铭记他的存在。”

    沈耘点点头,开始诉说自己从别人嘴里听到的那些白老爷子。

    而在韩玉华的闺房里,重新关上门之后,韩母表情有些奇怪地看着韩玉华:“丫头,难道你真的不想跟他在一起?”

    韩玉华没有回答,韩母却急了:“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家境怎么样,但是听你爸说他从军一年就升任连长,现在又去了金陵陆军指挥学院进修,想来前途还是很平坦的。”

    “妈妈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但是男人啊,确定了关系就要在一起,不然异地分居早晚会出问题。”

    韩玉华此时心情好了很多,先前被韩伏虎训斥的不快也消失无踪。听到韩母的话,很是坚定地回答道:“妈,你要相信我,也要相信沈耘。他既然能够在爸面前说出那样的话,说明他的主意非常坚定。”

    “再说了,您见过有几个初次跟女方家长见面就顶牛的。我觉得,就冲这一点,他就值得我去等待。”

    韩母瞬间觉得自己这闺女是没救了,这才几天,居然对沈耘就这么死心塌地,将来怕是被沈耘卖了都还帮着数钱呢。

    而韩玉华此时,脑海里却回想着沈耘那句“只要军规不禁止,坑蒙拐骗死缠烂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