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你愿不愿意?
    沈耘不觉得看到纠察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真要是被纠察给抓住了,通报的军区里,然后写检查做检讨,那才是丢人呢。而且在这里被抓住,那绝对就是跨越了半个中国,来首都给军区和学院丢脸,到时候那真要死了。

    见韩玉华还在笑,沈耘无奈地摇头:“唉,不在军中,不知纠察狠。”

    看着沈耘又在耍宝,韩玉华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行了行了,人家都走远了,赶紧进去开车回去。我爸妈都要等急了。”

    韩玉华说的没错,韩伏虎夫妻俩这会儿确实也等的有点着急。

    “老韩,你说,咱们女儿会不会?”韩母有些担心,现在这些小年轻啊,思想就是开放。这谈出情,谈出爱,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谈出下一代。

    电视上这种事情多了去了,到最后一拍两散,可就苦了孩子了。

    韩伏虎自然明白自己妻子的意思,摇摇头:“别乱说,玉华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还不清楚她是什么性格。行了,也别乱猜了,估计一对小情侣许久不见,有很多私密话要说,咱俩再等等就是了。”

    然而,两位老人家似乎没有考虑过,我大京城的交通状况,不堵车那才是见鬼了。

    此时正停在一处十字路口等待红绿灯那漫长的读秒的时候,沈耘坐在驾驶座上,以一种戏谑地口吻对韩玉华唱着《五环之歌》。虽说此时两人所在的位置其实是三环。

    韩玉华很久没有听过沈耘唱歌了,平素两人在电话里聊的也就是一些双方的日常,此时看着这么逗逼的沈耘,她笑的前俯后仰。直到一曲结束,缓了几口气,又喝了口说,这才看着沈耘:

    “原来这就是你这一年搞出来的东西啊,哈哈哈,笑死人了。你说这歌你怎么想出来的。”

    看着韩玉华的笑靥,沈耘冲着车外扬了扬下巴:“这不,就是这么想出来的。你说咱们一路走走停停,这都快半小时了吧。看地图,还得大半个小时才能到啊,伯父伯母要是等不及怎么办?”

    “我爸妈才不会等你呢。到了之后,你就连累我吃剩菜剩饭吧。”

    没好气地白了沈耘一眼,韩玉华看红灯还有一段时间,再度要求道:“把这个《五环之歌》再给我唱一遍,我还要听。”

    沈耘这下子终于明白沈耘叫作死了。自己这就是作死啊,刚才为了逗韩玉华开心,就带着玩笑的成分唱了一回。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听上瘾了,这已经是沈耘唱的第五遍了。

    可是韩玉华那闪亮的眼睛根本就不容他拒绝啊,沈耘只能乖乖就范:“我把车子开上五环……”

    一路的欢笑声里,两人终于将车子开到了军区大院门口。

    不得不说,这里住着的都是比较重要的军官家属,因此警卫也十分严格。即便有韩玉华这张熟面孔,依然查证了沈耘的证件,还向韩伏虎打电话求证。得到韩伏虎的同意,两人这才开车进来。

    在屋子里有些坐不住的韩伏虎,也顾不上什么长幼尊卑,直接走出房门,看着沈耘和韩玉华两人甜蜜地将车停好,然后拎着东西走了过来。

    虽然在家,但是韩伏虎依旧一身军装。

    满脸笑意看着眼前这个小伙子走到自己面前朝自己敬礼,韩伏虎笑着点点头:“怎么这么久?小伙子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行了,赶紧进屋。”

    还别说,在来之前,沈耘内心是各种忐忑。但看到韩伏虎这个样子,反倒是心里安定了不少。不过安心归安心,沈耘依旧一副跟遇到纠察一样的架势,这让紧随其后的韩玉华再度偷笑。

    进了屋,韩母也从沙发上站起来,沈耘见状慌忙又是一个军礼:“伯母好。”

    有韩伏虎劝说,韩母态度也非常和善,迎着沈耘点点头:“你好,沈耘,跟电视上一模一样,很好。快来坐,我给你倒茶。老韩,赶紧的,让小沈坐下。你这首长不发话,我说话不管用啊。”

    韩伏虎笑笑:“行了行了,你就倒你的茶去吧。来,沈耘,坐这里。”

    看着沈耘拘谨地坐下,而韩玉华则再度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韩伏虎笑着问道:“来,跟我说说,你跟我家丫头,什么时候认识的?”

    本来这种问话方式,沈耘是相当喜欢的。因为没有任何绕弯子的地方,也不用猜什么心意。但是现在面对韩伏虎,沈耘这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身体往前倾了一下,随即回答:

    “报告首长,我跟玉华是在去年她去连队慰问演出的时候认识的。”

    “哦?”韩伏虎这是明知故问:“也就是说,认识还没有一年时间。这一年,你们通过多少次电话,有没有深入地了解彼此?”

    沈耘点了点头,随即又摇摇头:“首长,我认为,恋爱的双方,直至结婚,都不会对对方有所么深刻的了解。不过我跟玉华志趣相投,在某些地方也有共同的爱好,我想有了这些基础,我们的感情可以保证永远新鲜。”

    韩伏虎此时化身严父,不可置否地点点头:“小沈啊,我这么说,不是存心要打击你。你是基层军官,玉华是文工团演员,你觉得你们两个到底有什么志趣相投的地方?”

    言外之意,小子,你可别欺负我老人家读书少。

    沈耘点点头:“接下来的话,可能会让首长觉得我狂妄,但是为了玉华,我还是想说,关于音乐,尤其是军旅歌曲,我也有一定的研究和创作。想必在这一方面,我和玉华还是有共同语言的。”

    不待韩伏虎说什么,沈耘继续侃侃而谈:“入伍一年,感受着身边的人和事,我先后创作的歌曲多达六首,小说一部。想来这些事情对首长您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

    “我想,我会更加努力,能够和玉华保持这一方面的共同点,并发展更多合拍的东西。”

    听完了沈耘这番话,韩伏虎表情严肃地问道:“如果我说,让你调任到文工团来,和玉华永远在一起呢,你愿不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