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同学,来参加比赛吧
    沈耘侃侃而谈,一个个数学符号从他的口中说出,就像是在讲一个故事那么简单。

    还坐在教室里的学员们,除了目瞪口呆,似乎再也照不到一个合适的表情来面对眼前的这一切。

    而沈耘这才刚刚将第一种方案说完,

    “第二种模型,是环形搜索模型。把搜索的区域以短边中点连线为分界分为全等的两部分。以相同方式每十人搜索一部分,因为问题的对称性,我们只研究上半部分。”

    沈耘的思路越来越通彻,一时间速度飞快,有些想要拿笔记下来的学员也只能望“沈”兴叹。

    足足十分钟,沈耘就这样口述完了建模的所有过程。一声“回答完毕”,瞬间在教室内引爆一阵热烈的鼓掌声。

    而此时站在讲台上的教员,也一脸欣慰地看着沈耘:“好,非常好。两种模型,都是建立在避免重复搜索和非搜索性行进的思想基础下。沈耘,你的答案很完美。”

    示意沈耘坐下之后,这位教员将题目翻篇,紧接着出现的答案,赫然就是沈耘之前说的迂回搜索模型。指着这道题目,教员点头称赞:“两种方法,各有优劣,你们可以在课后,和沈耘探讨没有写出来的那种。”

    说完之后,开始在电脑上操作下一道题目,而在这个时候,方涵三人同时对沈耘竖起了大拇指。

    一堂大课,教员接连向沈耘提出了三个数学建模的问题。而每一个问题,沈耘都在一片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进行了完美的解答。

    九点五十,下课铃声响起,教员并没有第一时间走出教室,而是对沈耘招招手:“沈耘,你跟我来。”

    沈耘愣了愣,瞬间就被方涵几个人给推了起来:“愣着干嘛呢,快过去,教员叫你呢。记住了,完事之后,直接到三教203来。下节课的军队政治思想工作,就在那里上。”

    点点头,沈耘迅速收拾好东西,在这一群少校和上尉羡慕的眼神中走出了教室。而这个时候,周瑾也适时喊道:“赶紧楼下集合,十点十分就要上课了,磨蹭什么呢?”

    到这个时候,大家伙才想起时间紧迫的问题。

    而沈耘跟随教员走到不远处的教员休息室,里头正有三个人在喝着茶水闲聊。

    “唐教员,这个学员怎么了?”看着走进来的两人,其中一位带着几分笑意问道。哪怕军校学员,上课照样有可能做小动作。因此这位还以为沈耘就是犯了这个事情。

    “哈哈,没事,就是有点事情,想要和小伙子谈谈。来,沈耘,喝点水。你们十点十分还有课,我就长话短说吧。就在这月月底,全**校有个军校生数学建模大赛,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啊?”

    沈耘这回傻眼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教员居然也会提起关于比赛的事情。

    看沈耘一脸的诧异,这位教员也耐着性子解释:“这个大赛啊,难度还是有的。我刚才在课堂上拿出来的两个问题,都是历届大赛的试题。”

    “你的回答不仅非常标准和迅速,而且还提出了新的思路。只怕在此之前,你对数学建模这一块就已经有了深入的了解和学习。所以我想征求你的意见,给你报名上去。”

    沈耘非常无奈地说道:“报告教员,我没有意见。”

    没有意见,自然是好事。唐教员含着笑意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这样,后天还有我的课,到时候我把报名表拿过来。你填写好了,可以在当天下午去数学教研室找我。”

    沈耘点点头,敬礼之后,随即走出了休息室。

    而这个时候,忽然有个教员惊呼:“老唐,你刚才说,这个小伙子叫沈耘?”

    “是啊,怎么了?”唐教员美滋滋地喝着茶水,心里正为自己找到了一个人才而信息:“这个名字看着挺陌生的,教了一个月的学员,我居然还没有把他给认下。”

    唐教员的话,瞬间引得这位教员哈哈大笑起来:“你认下才有鬼呢,这个学员前天才到咱们学院,昨天才正式入校。如果我记得不错,这应该是他上的第二堂课。”

    “什么?”

    唐教员一声惊叫,看在其他两位教员眼中,显得非常怪异。不就是一个学员么,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

    “你们不知道,按照这么说,这个沈耘压根就没有上过我的课。但是今天将数学建模,他居然口述做对了三道题目。这个小伙子,之前绝对是专门学过的。”

    听了唐教员这番话,其他两位教员露出了了然的神色,而之前告诉沈耘来历的那名教员,却一脸淡定。

    “这有什么,这个小伙子还是第一个将顶级难度的考试卷全部做完的家伙。一开始丁院长跟我说,我还不相信,但是现在嘛,不信也得信了。再说,学没学过,看看他的资料就知道了。”

    浑然不知又有四位教员开始对他产生好奇的沈耘,此时坐在三教203内,看着方涵递过来的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笔记,一时间竟然傻了眼。

    看着他呆滞的目光,方涵觉得估计是这门课的深度让他产生了畏惧。带着安慰的笑容,方涵说道:“其实你也不用担心,要知道这门课虽然比较深,但是每周只有一节,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也就上过四节课,很容易补回来的。”

    然而,沈耘真正呆滞的原因根本就不是这个。

    如果沈耘老部队的几个首长拿到这份笔记,一定会大吃一惊,随后说道:“卧槽,沈耘这小子的东西居然都成了军校政治课的教材了。”

    没错,笔记上写着的,便是当初沈耘写出来的那篇论文的最前面一部分。被从事军事政治思想研究的专家们一发散,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句“听党指挥”,在这里居然讲了四节课都还没有讲完。

    不得不说,沈耘此时的内心,在万分激动的时候,也忍不住带上了几分苦涩。里头讲述的这些东西,实在是太过深奥,想要理解领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作者不了解自己文章的思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