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教员们震惊了
    学院教研处,几个身穿常服的教员正围坐在一起闲聊。

    “老赵,你说今天来的这个学员情况怎么样?”这位年逾五十的教员,肩上赫然是金色的松枝和一朵绚烂的宝相花。

    本来这个时候,他已经上完晚上第一节课,可以回家休息了。但受到教研处赵主任的邀请留了下来,为的就是和他身边几个老伙伴一起批阅沈耘的试卷。

    被问到的赵主任,此时抬头笑笑:“看时间,笔试也基本上结束了,相信刘教员马上就能赶过来。目前所知的是,他的体能方面非常优秀。”

    “咱们这里要培养的是军官,光体能好也没用。你说这套试卷他能做多少道?”另一位名叫丁文辉的教员,肩上同样挂着飘带和宝相花。看着手中的试卷,目光中略带几分玩味。

    另一位教员接过话头:“看他的资料,学历挺高,想必那些文化课的内容应该可以答出来。专业性的东西,就说不好了。反正咱们也不能期望太高。”

    说着说着,敲门声忽然响起。

    最靠近门的一位教员走过去打开门,只见刘教员一脸喜色:“了不得,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你们快看看,我发现咱们这回招来了一个怪物。”

    被刘教员这么一嚷嚷,在场的几名教员纷纷起了兴趣。一人一张接过刘教员递来的试卷,随即掏出笔准备开始批阅。

    拿到最后一张试卷的教员忽然惊叫起来:“不会吧,这个小伙子是不是前头的没做,怎么最后一张都做完了?”

    “咦?”因为这名教员的惊呼,其他几人也纷纷诧异起来:“我的这张全都做完了,老丁,你那张呢?”

    “我的也是,赵主任,你的呢?”

    在刘教员神秘的微笑中,其他人惊讶地发现,居然所有试卷,全都被做完了。这在金陵陆军指挥学院,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几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刘教员。

    “超时八分,全部做完。而且超出的时间全都是在论述最后一道题目。”强忍着内心的震撼,这位教员装作很平静地诉说着事实。

    包括赵主任在内的教员们纷纷沉默了。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与沈耘的隔空较劲。他们想要看看,这份做完的试卷,是不是真的花费了心思。

    所以哪怕许多简答题目的答案让这些教员们心头充满震撼,但是他们依旧选择了闭口不言。批改完手头的,就相互交换,这样一份试卷,六个人依旧花费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停下手头的工作。

    “安教授,你说说你的看法。”

    赵主任看着沉吟的几人,还是准备先统一一下意见。

    “六张试卷,我全都看了。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小伙子具备一定的基础。那些文化课的内容,我就不多说了。在军事理论和思想理论方面,这个小伙子是相当有水平的。”

    安教授是军事理论方面的专家,当然,思想理论也有涉猎,所以进行了这样的评价。

    赵主任又将目光投向另一位年轻的教员:“夏教员,你是心理学教授,说说他的心理素质如何?”

    “赵主任您应该知道,第8、15,26,33,47题是同一道题目的不同问法,该学员答案都是高度统一的。而另外两套测试题目,也是同样的结果。”

    年轻教员没有心理学家平素的温和,而是非常凌厉地说道:“第二十题,论述了他在特殊情况下执行任务的各种注意事项,回答非常完美,根本没有落入陷阱。”

    “所以这个人,心理素质相当过硬。”

    这个结论让赵主任再度点头,随即目光投向丁教员:“丁教授,你是作战指挥系的主任,你说说,他这方面素质怎么样。”

    “还好,哈哈,这名学员的指挥能力还是有所欠缺的。当然了,比起其他学员,也不差。我说的只是相对于他在军事理论方面的能力。这样也对嘛,有缺点,咱们才有可以教授的余地。”

    说完之后,丁教授一脸笑意:“这小子可以。”

    相继询问了其他五个人的意见,赵主任最后拍板决定:“既然这样,那就算一致通过了。这名学员是东南军区指定培养的,主修作战指挥,辅修国际关系。”

    “现在的情况是他已经落下一个月的课程了,所以丁教授,耿教授,要让你们系的教员多费心了。”

    “定向培养,好家伙,这小伙子看来前途无量啊。”随口感慨着,丁教授和耿教授点头答应。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学院的教授视为东南军区掌中宝的沈耘,此时正用最后一点机会,给韩玉华汇报自己的情况了。

    如果自己能够通过考核,那么接下来的学院生活,将会在严格管理通讯设备的环境下度过。想要打电话,还得等到周末一天的休息日。

    沈耘也算是情窦初开,韩玉华这也是初恋,两人都很明白在这段异地恋中,双方需要格外珍惜每一次交流的机会。

    “玉华,今天坐了五小时的车,来就被人家给收拾了。”

    慢慢地,沈耘似乎也学会了撒娇。这不,正带着几分快来心疼我的期待,对电话那头的韩玉华诉说。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你呀,就是欠收拾。你昨晚不是还自夸是无所不能沈连长么?怎么今天就开始抱怨了?说说,他们是怎么收拾你的。”

    求安慰未遂,沈耘只能收起那副可怜相:“你是不知道啊,一上来就测体能。这还不算,体能测完就是三个小时的笔试。我跟你说啊,我这会儿都还惴惴不安呢,生怕考核不过被送回去,那时候我可真的就成无业游民了。”

    “哎呀,我的沈大连长那股子自信去哪里了,赶紧给我找回来。对啦,你们学院允许亲友探访吗?”

    “怎么,你要过来?”沈耘忽然有种期冀,满怀欣喜追问。

    “这个嘛,看你表现咯。如果你能够留下,而且你们学院也允许探视,年后休假我就去看看。如果没通过,你就等着过一年半载我再原谅你吧。”

    韩玉华虽然这么说,实则内心却更加期盼沈耘能够留在学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